咚!敲醒的初衷

吳克群去年12月份曾在「人生超幽默」發片記者會時,出人意表透露想退出歌壇,還象徵
吳克群去年12月份曾在「人生超幽默」發片記者會時,出人意表透露想退出歌壇,還象徵性放下麥克風的大動作,引發外界譁然! 圖/擷自噓星聞影音
聯合報 梅衍儂
WhatsApp

沒影片萬萬不能,就看「噓!短片」

早上8點半打卡、下午6點下班,外加應酬加班,1周5日,休息2天又要重複相同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娛樂記者的生活其實也和上班族差不多,早上開電腦整理新聞資訊,下午趕記者會,傍晚寫稿,周末不定時在小巨蛋、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台大體育館、南港展覽館為了演唱會奔走,外加隨時發網路即時新聞,1周5日,休息2天又要重複相同的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當吳克群在發片記者會上放下麥克風,那「咚」的一聲,敲醒了某個部分的我,似乎是他口中「想起初衷」的我。帶著些許的自我懷疑,我在五月天的復刻演唱會中,漸漸聽到答案。

小時候,許願很簡單,愛唱歌,所以想當明星;愛打抱不平,所以想當警察;喜歡畫畫,所以想當畫家,想改變世界,所以想當國際志工,那是一個沒有負擔的年齡,我們的背後有好多好多靠山,長大了明白,初衷和願望是不能畫上等號的,所有事情不是想或喜歡就可以,這不是免死金牌,更不是拋開一切的藉口,況且還有個前提:你真的拋得開嗎?

五月天9場演唱會下來,發現我其實沒有忘記初衷,或許我必須面對許多應酬的場合,學會了許多社交話語,30歲的我和10幾歲的我比起來,多了世故、城府、姿態,看懂了一些遊戲規則,聽懂了一些花言巧語,那些探隱使我堅強、柔韌,而這些全是為了保護我的初衷。

初衷與適應社會並不互相違背,當你了解,喜歡做一件事情不再像小時候那樣說幹就幹,而是必須要做更多你不喜歡的事情,讓你獲取更多資源來保護這件初衷,那就稱為長大。誰不是因為喜歡唱歌所以當歌手,但現實是,歌手成為職業、成為員工、成為服務業,它就必須有對應的代價,比如上你不喜歡的通告,聊你不愛說的話題、遇見幾個你不願意親近的老闆、吃幾頓你嗤之以鼻的飯局,當你受不了想要躲回以「初衷」為名的保護傘下,低下頭看看你手中的資源,名氣、目光、掌聲、收入…問自己,是否真有拋下一切的勇氣?

歌手不願意靠緋聞獲得話題,辛辛苦苦做的音樂,關注度不如鬧出幾件緋聞,最該怪的,會是外界嗎?某些歌手,每次被問起緋聞就臭臉示眾,他/她永遠只想講他/她想講的,充分使用公眾人物在媒體上的話語權,但遇上不願答的話題就收口,任憑現場乾瞪尷尬。其實,在自媒體如此發達的年代,這些歌手發片大可在自己的社群媒體上開記者會暢所欲言,也省得勞師動眾。

昆凌與周杰倫結婚之後,組織幸福家庭,並產有一女「小周周」。圖/取自於臉書
昆凌與周杰倫結婚之後,組織幸福家庭,並產有一女「小周周」。圖/取自於臉書

每次採訪周杰倫的活動,會後他大方談起家庭生活,有問必答,親切態度讓人見識天王風範,他的生活花邊並未掩蓋音樂亮度;Ella受訪時問到敏感問題,一句「中猴喔」化解危機,一方面活絡現場氣氛,一方面也給媒體和自己台階下,這些高EQ的藝人,為了保護初衷,做了多少努力?

五月天。資料照片
五月天。資料照片

的確,定時回望初衷,是在現實世界保持自我的好方法,五月天復刻了出道以來的9場演唱會,也是一種對初衷的考察,從地下樂團到自組公司當老闆,多少無奈與理想在拉扯,但底下幾百員工的生計、市場的考量、外界的期待,種種現實和初衷在天平兩端較勁,我看到的是他們努力取得平衡,而不是放下麥克風。

「歌手追逐銷售量,記者追逐點擊量,沒有誰比誰更善良……」那晚在小巨蛋,聽著五月天「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這首我最愛的歌曲,熟悉到不能再熟的歌詞,誰忘了初衷?答案已明。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豬哥亮 謝金晶 小S 謝金燕 蔡康永 太妍 大S 少女時代 汪小菲 胡瓜 小禎 麥可傑克森 甄珍 瑪丹娜 李進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