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製作如此用心 你好意思拖鞋、短褲上台領獎?

老蕭的唱功一流,主持起來有一種尷尬的幽默。本報資料照
老蕭的唱功一流,主持起來有一種尷尬的幽默。本報資料照
2018-06-26 11:50聯合報 葉君遠

第29屆金曲獎在熱鬧喧囂中結束,有驚奇,有歡笑,但也有令人無法理解,不知所謂何來的困惑,在這裡不吐不快。

好的方面,說真的,三金頒獎典禮只要聽到製作人是陳鎮川,媒體記者的心至少安一半,這人確實是娛樂圈的奇才,20年前開始接下第一次金曲之後,這些年來每一次都端出不同菜色一再創新,這事有多難?

老實說,每年辦三金的電視台經常更迭,接到任務的製作人也許偶然被尋來打這一仗,多半求四平八穩,而且做了一屆後,或許10年內不再碰三金,經驗無從累積,若再接到任務,能求個減少失誤,安全過關不被批評就阿彌陀佛。

陳鎮川製作典禮,幾乎已成品質保證。本報資料照
陳鎮川製作典禮,幾乎已成品質保證。本報資料照

但陳鎮川不同,他過去從TVBS節目製作人、監製出身,多年來除了擔任大牌巨星如阿妹的經紀人,每年辦的演唱會一場接一場,累積出來的經驗無可取代。就在大家猜他今年金曲獎會如何創新時,他竟撇下「絕對安全牌」黃子佼,力推沒主持經驗的蕭敬騰出馬,這賭注有多大?從金曲評審主席陳子鴻在典禮上抓著蕭敬騰麥克風,一句話點出大家心中憂慮:「我的壓力,來自於我怕你主持不好。」

老蕭出場前,沒人知道他到底行不行,但這招出奇制勝,讓人看到陳鎮川一把梭哈的勇氣。事後證明,他這把除了賭性,背後更有縝密計算及評估,他的確是一個精於算牌的高手。

陳鎮川把去年主持人黃子佼找來當第一個頒獎人,埋下第一個火花,其實,黃子佼一直說沒接到金曲獎主持,是有「更重要的任務」,連給媒體的節目表上甚至都沒他的名字,只神秘地打上星號。而開場前,黃子佼還在臉書上跟記者鬥嘴鼓聊星光大道、談金曲細節,記者問他「今年這麼閒?在家看節目哦?」他避開這題,仍滔滔不絕跟大家閒扯淡,沒想到幾分鐘後,他竟站上舞台,給了金曲獎第一個彩蛋,也給了金曲獎主持人承先啟後的安全換棒。

黃子佼出現金曲當頒獎人,是晚會第一顆彩蛋。本報資料照
黃子佼出現金曲當頒獎人,是晚會第一顆彩蛋。本報資料照
黃子佼的屁股成了晚會一個亮點。本報資料照
黃子佼的屁股成了晚會一個亮點。本報資料照

黃子佼多年好友蔡燦得也被蒙在鼓裡,事後臉書上發文,「我正好在髮廊準備剪頭髮,所以只能看網路的直播,當我躺在洗頭椅子上,打開金曲獎的連結時,看到的第一個畫面是黃子佼在台上說話,他身上的衣服是去年那套,我第一個反應就是『咦?我開錯連結了嗎?』,洗頭中,耳朵又只聽到水聲,於是我關上又重開,最後終於明白被整了啊⋯⋯,可惡的老黃,真的是哏王!」就連知交好友都被嚇到,這招出奇制勝,勝過萬千浪花。

金曲彩蛋還出現在後段的表演節目「台灣早就有嘻哈」,原以為有麻吉弟弟、葛仲珊、熊仔及葛西瓦一連串的RAP已經夠嗆了,結束前一個喇叭聲,多人馬車拉出劉福助,連串的台語念歌讓全場爆出如雷掌聲,這安排實在太突兀又太讓人驚豔,如果劉福助單獨一個人出場RAP其實效果不強,但安排在一群新生代念唱高手中,他的古早味有如綠葉中一朵紅花被凸顯出來,許多網友甚至視這段為金曲表演中最精彩的一段。

劉福助這段RAP,為晚會掀起一波高潮。本報資料照
劉福助這段RAP,為晚會掀起一波高潮。本報資料照

陳鎮川的創意還埋在許多細節裡,過去三金大都找同一個旁白「德仔」,他專業又沈穩的磁性嗓音讓人安心,結果今年改找盧廣仲,他說話的方式別有特色,當字正腔圓認真報幕,竟化出另一種魅力,有一種親切又恰到好處。而製作單位花了數月時間找來的插畫師,配合各種演唱會規格的屏幕變出各種氛圍,不僅切合主題還讓人期待,更有些意猶未盡。

陳鎮川大膽起用盧廣仲當典禮旁白。本報資料照
陳鎮川大膽起用盧廣仲當典禮旁白。本報資料照

當然,節目花了8個月時間製作,如此費時,也創造出許多美好,看著看著,還是有讓人無法理解的地方。

金曲獎既然是一年一度唱片圈嘉年華會,兩岸三地都注目的典禮,為何入圍、得獎者等與會人員的穿著竟如此良莠不齊,上台拿獎的,有人穿拖鞋,有人穿短褲,還有男的戴著奇怪髮箍,即便穿上襯衫的,也是很隨性打開胸前鈕扣,活像走出錄音室要出去買個便當,一般人去喝喜酒,都知道要稍微穿正式點,到了這樣的國際場合,卻穿著不相襯的造型,是音樂人都愛做自己?還是捨不得花點治裝費打理?這點令人極為不解。

過往,每次到了頒獎典禮,都會有得獎者上了台半天說不出話,然後一句「我沒想到我會得獎,所以沒有準備」,這些年罵的人多了,今年頒獎典禮這樣的人少了,但還是有人上了台冒出這話來,讓人想問,如果你自認不會得獎,請問你來參加典禮所謂何來,坐在台下等待的時間那麼長,至少想想若上了台該說些什麼,結果台上花那麼長時間演出你的沒準備,那不是很好笑嗎?

然後就是典禮長期「頭重腳輕」的問題,前半部獎項多著重在技術面,拿獎人說的話多,到了典禮後頭大獎時,時間被壓縮,反而大家有感的大獎得主被逼著快快收尾,看陳奕迅不只一次望著前面的螢幕歹勢地念出「致詞時間已結束」、「你已超時20秒」、「你已嚴重超時,請結束」、「不好意思,我很快,再給我一點時間」,看了讓人覺得不忍及尷尬。

其實,技術獎的發言重量其實和後面大獎的人一樣重要,應該沒有分別,但前面發言的時間長了,後面自然壓縮,最後急急忙忙像趕火車般結束,無法暢所欲言,所以出現哈林和那英多哈拉幾句就被罵翻天的窘狀,「頭重腳輕」似乎也是目前還無法解決的問題。

看完整個金曲,被陳鎮川創意所感動,看來,未來能超越陳鎮川的,大概也只有陳鎮川了。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金馬獎 李威 EXO 鞏俐 江祖平 郭子乾 吳東諺 王瞳 涂們 簡嫚書 雞排妹 謝金燕 劉詩詩 蘇有朋 胡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