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遠/徒具其形,不見其神 見面不如聞名的《皓鑭傳》

吳謹言新戲《皓鑭傳》,愛奇藝台灣站上線28小時即破百萬流量。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吳謹言新戲《皓鑭傳》,愛奇藝台灣站上線28小時即破百萬流量。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2019-02-16 17:00聯合報 柯志遠(編劇、影評人)

延檔個把月的《皓鑭傳》千呼萬喚始出來,播出後貶多於褒,「豆瓣網」上從編、導、演到製作,全都被往死裡酸,明顯有負眾望,「爛大街的『瑪莉蘇成功史』怎麼就拍不膩?」、「你關了靜音看,親娘被扔井裡死了,怎麼吳謹言笑得花枝亂顫?」、「戰國時就有紙了?」,最耐人尋味的莫過於《史記》裡明文有載「淫不止」的「趙姬」被這樣大費週章洗白成「李皓鑭」的正當性、必要性不知究竟何在?(更妙的是,「皓鑭」二字取自呂不韋傳記裡的「皓鑭夜明珠」,但戲裡明擺著那顆珠子就是冒牌貨…,只能說這戲創作的腦洞大開,是尋常地球人追不上的),于正作戲從「宮闈劇」到「金庸劇」素來以「思路刁鑽」、「絕不嚴謹」著稱,去年《延禧攻略》橫空出世,媒體、觀眾奔相走告「于媽轉性了!」,看來偶一為之才叫「驚喜」,緊接著一齣以「原班人馬」為標榜的《皓鑭傳》方方面面就又打回了原形。

《皓鑭傳》跟《延禧攻略》距離太近,教妳規矩跟體統的「魏瓔珞」、清宮版霸道總裁的「大豬蹄子」乾隆皇,都還在記憶猶新的風口浪尖,不能怪觀眾反射性地對照比較,第一集才打了照面,就被吳謹言「大哭像大笑」的演技嚇得不要不要,然而假的其實不是吳謹言的演技,是整個劇本質感的粗糙:角色塑造單薄,人物關係發展膚淺、草率,筆觸幼稚,情節欠缺鋪陳,節奏雖快毫無情境可言,對白過於現代不倫不類,戰國時代的背景人人一口時下文青的無病呻吟。繼母的迫害做為揭開序幕的第一波高潮,卻三兩下就交代了…;呂不韋那般機關算盡之人,居然因為李皓鑭那個一抹就掉的假傷疤對她另眼相看…;好容易在亡母墳前父女相逢,原該是劇力萬鈞的情感爆發橋段,也被平庸處理得像過場戲…;接二連三欠缺「說服力」(更別說情緒或情感的「感染力」)的敗筆,原先《延禧攻略》的「角色鮮活,人性通透,情感飽和,情節縝密」種種優點竟似蕩然無存,再也聽不到「我成了最好的皇后,卻不再是最好的自己」那樣雋永的台詞,再也看不到富察皇后殫精竭慮拯救的不只是瓔珞的安危而是她幾乎被仇恨淹沒的「本質裡的良善」,這種深邃地撼人心弦的感動。

聶遠(左)與吳謹言在「皓鑭傳」中親密升級。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聶遠(左)與吳謹言在「皓鑭傳」中親密升級。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皓鑭傳》在製作預算上還是不惜工本的,趙國宮殿的大場面戲依舊在視覺上展現了格局與氣勢,但宮闈戲層出不窮,觀眾早八百年胃口就被養刁了,就戲論戲,看的還是「戲味」與「內容」,編、導陣容走馬換將後,《延禧攻略》裡膾炙人口的「講故事技巧」、像電玩RPG打怪練功的「爽快感」(幾乎一到兩集就精準完成一個「事件」,什麼「荔枝宴」、「請天雷」…,看得人目不暇給),在《皓鑭傳》裡黯然無光,第七集「火燒祭天」一場高潮戲,演就演了,前前後後卻還有那麼落落長的交談,戲全用「講」的了,該有的懸念被堆疊、駕馭得疲軟無力,還不如那個群演眾多的排場有看頭。諸如此類的失誤頻繁,再如「意外」燒死了盲眼婆婆、「意外」在大街被奔馬撞翻(然後被秦王孫扶起)…,太多這種廉價的「為戲而戲」的哏,殊不知「精彩」跟「狗血」一線之隔,差別一在創作能量的強弱,二在戲哏「品味」的拿捏,整體來說,《皓鑭傳》從人到戲眼高手低,落了個「徒具其形,不見其神」。

吳謹言(右)在「皓鑭傳」中大婚。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吳謹言(右)在「皓鑭傳」中大婚。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傳統戲曲行當有所謂「人保戲,戲保人」的說法,「魏瓔珞」的人設「完整出彩,獨特吸睛」,除非毫無戲感否則誰來演都「像不像,三分樣」,那是「戲保人」,但總要一個演員能夠以實力底氣服人,才真正算是站穩腳步,于正捧人向來任性(當年獨排眾議以《宮鎖珠簾》、《笑傲江湖》力捧袁姍姍,鬧了個不上不下,即是一例),眼見為憑,吳謹言新紅乍紫,但演技仍然「磕磕絆絆,沒有細節」,距離有能耐「以人保戲」還有頗大的距離,《皓鑭傳》中,聶遠跟寧靜沉穩凝練的好演技算是可惜了。

直播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王瞳 走光 馬俊麟 丁國琳 李榮浩 米倉涼子 楊丞琳 謝忻 圭賢 張鈞甯 安以軒 小女花不棄 三上悠亞 安宰賢 曾馨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