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銀赫淚思亡父「今天是父母結婚紀念日」 東海一舉動暖爆

蔡明亮感念台灣自由 執導30年直呼不虛此生

2022-10-20 08:06 中央社 紐約19日專電
駐紐約辦事處大廳牆面創作「島嶼生活」18日揭幕,處長李光章(左起)、導演蔡明亮、藝術家林明弘及演員李康生一同見證。 圖/中央社
駐紐約辦事處大廳牆面創作「島嶼生活」18日揭幕,處長李光章(左起)、導演蔡明亮、藝術家林明弘及演員李康生一同見證。 圖/中央社

蔡明亮執導生涯30年,近期出席美國多地舉辦的回顧展。他沒想到作品能帶他到意想不到的地方,直說不虛此生,並感謝台灣,「沒有這麼自由的地方,大概容不下我」。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本週起與駐紐約台北文化中心合辦「蔡明亮:與時間、記憶與自我的對話」(Tsai Ming-Liang: In Dialogue with Time, Memory,and Self)回顧展。蔡明亮今天出席記者會,暢談創作理念、與演員李康生合作30年祕辛、巡迴美國多地與觀眾交流心得等。

蔡明亮說,MoMA舉辦回顧展對他而言是莫大榮耀,「雖然我很怕坐飛機,我還是來了」。

從9月底開始,蔡明亮在電影「日子」主角李康生、亞儂弘尚希(Anong Houngheuangsy)陪同下,巡迴芝加哥、華府、波士頓多個重要藝文機構舉辦的回顧展,紐約是最後一站。

蔡明亮說:「我可以感覺到大家非常喜愛我這30年的作品。我這幾年想不到,我的電影路是這麼走的,好像是作品引領我往我想像不到的地方去。我可以說是不虛此行,也可以說是不虛此生。最後我要謝謝台灣這個地方,沒有這麼自由的地方,大概容不下我。」

蔡明亮1957年生於馬來西亞,20歲時移居台灣學習戲劇。台灣1980年代後期解嚴,社會風氣日益開放,在新的政治與文化氛圍中,他確立自己獨特的電影風格,1992年首部長片「青少年哪吒」備受好評,1994年以「愛情萬歲」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奠定在國際影壇的地位。

回首這30年,蔡明亮認為自己的作品有變與不變之處。

他說:「不變的,我就是在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作品,包括我使用我喜歡的演員,30年如一日,沒有改變,就是那一群、那一批人,特別是李康生。但那個變化非常有趣,它是隨著生命改變的。譬如李康生,這角色其實每部電影都不一樣,都在做細微的改變,跟生命的過程連接在一起。」

李康生參與蔡明亮這30年幾乎所有創作,兩人情誼深厚,但蔡明亮坦言拍片時和李康生「常常吵架」。

蔡明亮說:「我比較喜歡做他的導演,不喜歡做他的監製。因為畢竟我是導演,他就要聽我的;當他做導演時,我其實不太聽他的。我們常常會有不同意見,但是台灣習慣是『導演最大』,他吵不過我,他就說『誰是導演?當然是我是導演』。」

但也因為交情好,兩人合作默契十足。蔡明亮提到,拍片時很少和李康生溝通,不需要下太多指令,李康生演出就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此外,蔡明亮希望演員多做自己,不要變成導演的傳聲筒。他舉例說,拍攝「日子」時只提醒沒有演戲經驗的亞儂弘尚希一件事,那就是不要偷瞄攝影機,「他只要做到這一點,就非常完美」。

此行是蔡明亮與李康生2009年以來首次訪問美國。被問及美國觀眾對自己作品反應有何變化,蔡明亮回答,他的觀眾基本上都跟著他的腳步在走,無論他怎麼拍,觀眾都接受。

他表示:「這次來美國,最開心的一件事就是我的觀眾不會停在以前我的電影的那個位置上,他們會跟著我一起發展,所以我總是感覺我跟我的觀眾有一種很緊密的關係,我很謝謝他們。」

蔡明亮提到,美國觀眾對台灣創作環境特別感興趣。從2000年開始,他所有電影與監製的李康生執導作品上映,都是自己賣票,奇特到簡直像行為藝術,「我們是上街賣票,去夜市、各大專院校賣票,一定要在一個月達到目標1萬張,這是我起碼的票房」。

蔡明亮作品商業味一向不濃,他欣喜藝術界發掘自己,但也期望商業與藝術電影的界線模糊化。

蔡明亮深知自己的觀眾並非普羅大眾,但他深信電影重點不只是賺錢,而是一門生活的藝術。在他眼中,東方觀眾比西方較晚接觸美術館,所以他的電影在東方「前面的路走得非常辛苦」;近期他的作品發展接近美術館,想吸引更多民眾進入其中,經感染後變成更包容的觀眾。

他說:「有時我拍的作品看起來就是美術館的作品,但是我又把它放到院線去賣票。我想讓觀眾慢慢接受一個新的概念:美術館可以是電影院,電影院也可以是美術館。」

MoMA蔡明亮回顧展從10月20日展開,11月13日結束,放映14部長片和4部短片,開幕片為2020年作品「日子」。此外,蔡明亮策劃的講座「電影記憶的即興創作」(Improvisations on the Memory of Cinema)預定22日首次在紐約呈現。

MoMA電影策展人許娜(La Frances Hui)表示,蔡明亮創作道路獨一無二,完全專注在個人與個體上,透過創作探索同志議題、個人空間、社會禁忌和不能言語的情慾,每件作品都超越極簡主義的極限,對話、敘事極少,常以長鏡頭靜態呈現,觀眾與片中角色共同體驗時間流逝,這段時間流逝在李康生30年間的臉上展露無疑。

李康生說,受到MoMA邀約是無上的榮幸,到美國巡迴是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前就安排好的事,如今好不容易成行,非常開心,希望美國觀眾能透過電影了解台灣的文化。

除蔡明亮執導作品外,MoMA回顧展也將播映李康生執導、蔡明亮監製的「不見」和「一念」,全面呈現蔡明亮不同階段的代表性作品。

更多新聞報導

最新文章

金馬紅毯遭黃秋生噹爆  吳念軒吐與影帝互動:快哭了

金馬紅毯遭黃秋生噹爆 吳念軒吐與影帝互動:快哭了

威爾史密斯復出之路又遇阻礙 竟碰到「它」來攪局

威爾史密斯復出之路又遇阻礙 竟碰到「它」來攪局

直擊/彭于晏現身台北引暴動 超幸運「彭太太」曝光

直擊/彭于晏現身台北引暴動 超幸運「彭太太」曝光

哈里遜福特闖入小螢幕 不當瓊斯博士改當心理醫生

哈里遜福特闖入小螢幕 不當瓊斯博士改當心理醫生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