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導演曝反送中後年輕人現況 患「失語」懼紀錄後果

2022-11-21 19:32 聯合報 記者黃保慧/即時報導
導演陳梓桓(右)與監製任硯聰(左)分享拍攝「憂鬱之島」過程。記者王聰賢/攝影
導演陳梓桓(右)與監製任硯聰(左)分享拍攝「憂鬱之島」過程。記者王聰賢/攝影

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電影「憂鬱之島」,最後以一票之差輸給了「九槍」,導演陳梓桓在今(21)日接受媒體訪問,坦言經歷2019年返送中事件,香港變得很分裂,「那像是刻在心裏的東西,我們都會想說會不會再回到過去的生活?我們不知道怎麼去說,不知道要怎麼去反抗,也無法向外面人說明,我們面臨這麼大變遷的香港,那就像一種失語感」。

「憂鬱之島」描述香港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導演在拍攝過程很感慨,因為不知道香港人在爭取的東西會不會實踐:「有看到文革游泳來香港的朋友,有人為了自由離開香港,現在很常會捫心自問,移民之後還會回到香港嗎?」

他表示,拍攝「憂鬱之島」一直都是一直都是很困難的事,「受訪者願意面對鏡頭對我來說是很大的信任」。至於是否有受到威脅?導演笑說目前還沒有:「我們時時刻刻都謹記著,當初影片在外國放映沒有引起很大的迴響,但到了亞洲包括台灣有了討論度,現在很多人會談論,我們也在想未來可能會小心一點。」

陳梓桓導演表示,自己目前還住在香港,其實常常會詢問自己國安法會不會對生活有影響:「每個香港人都會在問自己,有老師會自問教的東西會不會有危險,我有記者的朋友也因此失去自由,對我來說會想也會警惕。於那些進了監獄的朋友,我當然會有罪惡感,但我自己比較放得開,知道大家還在,能分享情感很重要。」陳梓桓坦言,家人知道自己在拍片,但他盡量不去詳述內容細節,不想讓他們擔心。

監製任硯聰還開玩笑道:「我每一段時間都會問他最近還好(活得下去)嗎?」陳梓桓導演靦腆回應:「我們當然也會想要回本、想要維持(生計)。但希望香港會拍有更多不同的電影,比如『少年』也是找到了自己的創作和發行的方法。」

陳梓桓導演甚至因為太常被問到「要不要離開?」而也想過這一題,但他也說:「現在還是會想留在香港。畢竟劇變下的香港需要很多人去拍攝(紀錄片)。如果留在現在的香港,感受到這地方的情況,應該會比較接近真實香港的狀態。」

聊到現在香港的生活模式,陳梓桓導演:「能好好吃、好好生活,知道大家都好好的,很重要。把握當下。雖然對於在獄中的朋友會有罪惡感,平時出門遇到朋友時也都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但能見面還是很重要的。圍爐也好,打麻將也可以,這種小聚會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至於再度來到台灣參加金馬獎的感覺如何?陳梓桓坦言,這次來到金馬相對之下比較平靜,「第一次參加金馬感覺很厲害,這一次因為反送中事件,很多人關注,現在比較在意電影可不可以引起更多討論,雖然再次來到金馬很開心,但沒有第一次這麼興奮」。陳梓桓透露,自己來到金馬,才發現原來很多一起打拼的創作者都在這裡:「這幾年大家離散在不同地方,能在這裡相聚很特別。」

而談到金馬獎對於香港導演的意義,陳梓桓認為,金馬獎還是華語電影的一個殿堂,但其實也對於創作者來說,在中國資金上是一個很大的限制:「我覺得我自己沒有這個難題,其他夾在中間的那些,他們怎麼去選擇,我覺得這是就是一個要思考的方向。」

導演陳梓桓(右)與監製任硯聰(左)分享拍攝「憂鬱之島」過程。記者王聰賢/攝影

導演陳梓桓(右)與監製任硯聰(左)分享拍攝「憂鬱之島」過程。記者王聰賢/攝影

更多新聞報導

最新文章

抱著悲觀的想法演出 孔劉卻因「熔爐」大獲自信吐原因

抱著悲觀的想法演出 孔劉卻因「熔爐」大獲自信吐原因

隋棠想起豬哥亮當場淚崩 「兒子」默默遞衛生紙超暖心

隋棠想起豬哥亮當場淚崩 「兒子」默默遞衛生紙超暖心

隋棠化身百變女郎詐騙 「詐團圓」帶上兒子陳昊森

隋棠化身百變女郎詐騙 「詐團圓」帶上兒子陳昊森

黃秋生「白日青春」首奪金馬影帝 扮老自嘲大肚腩吸睛

黃秋生「白日青春」首奪金馬影帝 扮老自嘲大肚腩吸睛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