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場在黃浦江邊的秋風、煙花、大雨和音樂

蔡依林。 圖/擷自簡單生活節上海微博
蔡依林。 圖/擷自簡單生活節上海微博
2015-10-10 18:36聯合報 袁世珮

秋夜、涼風、點星,船過黃浦江。駐足在帳篷林立的後台區,一邊是江上的煙火,另一邊有歌聲自高聳的鋼架舞台後方傳來。

一周前,簡單生活節在上海世博公園發生。

在實體唱片銷量萎縮之後,演唱會市場興起,音樂節也補進了歌手的日常活動,每一年,台灣從南到北、從東岸到「台灣內地」南投,遍地都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音樂節。

對新人/新團來說,這是賺生計的場子,也是磨劍練膽累積人氣的沃土;對成名藝人來說,這樣的場子,其實是調劑,在商演、個唱之外,有個音樂性的活動和粉絲互動,近距離聽到歡呼聲,也沒虧待自己的錢袋。

眾多音樂節中,「簡單生活節」這個品牌已招搖過海,連兩年在上海舉行,頻率甚至超過台北的兩年一屆。原因不言可喻,人家市場大嘛。

活動搬到對岸,卡司自然調整過,大陸本地藝人的比例提高,台灣代表是精選過的音樂節票房與「鐵咖」。在我們眼裡,當然是我們的藝人比較大牌、比較紅,但3天看下來,不少我們叫不出名字的在地歌手,歡呼聲震天,就當「主場優勢」好了。

會場裡,與江岸平行著幾個舞台,彼此間有點距離,演出時間也重疊。於是看到,李宗盛與瑪莎的對談吸引了滿座的人,席地而座等著偶像爆料,在發現八卦成分不高後,逐漸有人起身去追逐其他場地的明星,但同時也陸續有人補位聽講。

歌手這麼多,彼此間難免競爭,改編曲目、風格、找搭檔,范曉萱拉小S,要「嗆」好友范瑋琪;蔡健雅首度把「搖滾範兒」(搖滾調調)帶到上海,晚一節唱的蔡依林卻擱置喧嘩,藉陳建騏改編,把「舞孃」改成媚惑妖嬈的慢版。

蔡健雅。 圖/擷自簡單生活節上海微博
蔡健雅。 圖/擷自簡單生活節上海微博

台北簡單生活節的市集很搶戲,上海場因場地大,市集的比例不至喧賓奪主。白天見歌迷穿梭各舞台,撐著傘、穿著薄雨衣,跟著林宥嘉的歌搖擺著,或跟著吳汶芳哼「孤獨的總和」。一到夜晚,園區昏暗,只有舞台燈光大放,歌迷卡位要看小S、要聽蔡依林、呼喊著周華健。

第一晚的雨,像老天爺扛大桶澆水,臨江的舞台,唱的是許美靜,這是她好久以來首度在音樂節上復出。聽說有媒體關心她的外形是胖是瘦、狀態有無精障的跡象,但我見到的是大批歌迷守在雨裡,喊著「永遠支持妳」。「城裡的月亮」和「都是夜歸人」始終不孤獨。

但簡單生活節移到他鄉,一點都不簡單,中間涉及太多的角力、協調與公文報批。太多的藝人要更多的工作人員協助,單純的食宿交通已經很麻煩,甚至有組外地藝人的大陸「地陪」,要帶著笑拒絕會後去城裡喝酒狂歡兼買單。

在後台看到一個熟悉背影,傳言名列大陸黑名單的他根本不是這次的演出卡司。工作人員老遠就護駕,阻止、拜託,不希望他的行蹤曝光,但稍晚,他的照片被公布在大陸主辦方的社群平台上。台灣方跳腳無用,「賣秀」給人家,某些掌控權也卸了甲。

排除這些敏感的「阿雜」,連番的音樂是美的,像場派對,大家自各地奔向一地開唱。與韋禮安同班機、與雷光夏在飯店相遇、與光良在早餐時打招呼,和林宥嘉約了訪問、進到Jolin的房間、鑽進蔡健雅的帳篷裡研究「蔡薇兒」的妝,再與岑寧兒在桃園機場握手拜拜。

一場派對式的音樂,怎麼不美好?不管這音樂是發生在黃浦江邊、淡水河邊或愛河邊,有音樂會,就去聽就去玩吧。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直播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謝忻 周揚青 林志玲 江明學 放浪兄弟 阿翔 走光 AKIRA 金曲獎 張柏芝 王思佳 賈靜雯 言承旭 浩角翔起 賀一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