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惡作劇之吻」 探偶像劇存在之必要

由柏原崇和佐藤藍子主演的「惡作劇之吻」是元老級也是最經典的版本。圖/摘自朝日電視
由柏原崇和佐藤藍子主演的「惡作劇之吻」是元老級也是最經典的版本。圖/摘自朝日電視台
2016-05-15 20:45聯合報 陳昭妤

正在拍攝中的台灣新版「惡作劇之吻」將由李玉璽(左)、吳心緹主演。圖/王牌娛樂提供
正在拍攝中的台灣新版「惡作劇之吻」將由李玉璽(左)、吳心緹主演。圖/王牌娛樂提供
要說看過最多次的日劇,「惡作劇之吻」當之無愧,2005年播出時,正值高中年華,和劇中的直樹、琴子年紀相仿,當時尚無太多「高帥男愛上麻雀女」的戲碼,在電視台數選擇也不多的情況下,日劇反覆重播再重播,竟也這麼就看上了十多次。

當時主演的柏原崇,重現了漫畫裡白淨雙頰、中分瀏海、超高智商、十項全能的直樹,正好反映當時女孩們的完美理想型(在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中也可見到由李玉璽演出此種風雲人物樣版),自然在台日之間掀起風潮。但說起劇情,其實也就老掉牙,一個外貌平凡、功課又老墊底的女孩,因爸爸破產不得不借住爸爸好友的住處,而該位好友的兒子竟「因緣際會」是愛慕已久的風雲人物,同住屋簷下多時,自然慢慢萌生愛意。

但說老掉牙,倒也不必然,有時那就是一種年齡對應出的情感投射,在那樣的年紀接觸到類似背景的偶像劇,看著同樣平凡的女主角,忠於自己卻仍得到想要的愛情,好似再不如何的外在,也總有人能略過,探見自己的內心。「我會不會也可能遇到這樣的情節?」、「會不會那樣的男孩也可能出現在我的生活裡?」依著這般想像與期待,平凡女孩們試著努力地在無趣苦澀的日常裡前行。

這也是為何多數偶像劇都偏好以校園為背景,只因廣大的學生觀眾群,是最能夠支撐偶像劇無限浪漫的發展後盾,對愛情還有些懵懂的他們,自然也是最能投入其中並想像的一群。

柏原崇完美呈現了高帥卻外冷內熱的直樹形象。圖/摘自朝日電視台
柏原崇完美呈現了高帥卻外冷內熱的直樹形象。圖/摘自朝日電視台

關於這些情緒,有時年紀過了,就無法理解了。你會懷念當時看劇時的自己、成天沉浸在浪漫幻想的自己,卻可能已無法再如當初那般認同故事和劇情。但這些,都無損戲劇或電影因懷念而生的價值。

這也是為何「惡作劇之吻」在11年後的今日,又能再次被拿出翻拍的原因。

但除了始終經典的日劇版,私心認為台灣版也是相當傑出的翻拍版本,瞿友寧本就是善於經營情感的導演,在台劇集數比起日劇多出幾倍的情況下,要將原本簡單的故事線擴散,拉長而成更為完整而厚實的版本,自然需要強大功力。改編、選角、教戲樣樣不可疏漏,林依晨展演出的呆傻小女人感,相較漫畫感較強烈、表演風格較外放的佐藤藍子也大不相同,卻讓台版湘琴(台版將琴子改名為湘琴)有了不同於日版的精采。

談到此,我不免又想著,關於一個演員與導演默契之重要。瞿友寧堪稱林依晨出道以來合作最多回的導演,而瞿導厲害又在於能夠將每一次的林依晨拍出新意,「惡作劇之吻」系列裡的傻氣湘琴、「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幹練程又青,再再鮮明而深刻,劇本塑造、演員自我努力當然功不可沒,但若沒有一個懂得耙梳出演員本質的導演,實是無法將效果催發到極致。

林依晨(右)與鄭元暢合演的台版「惡作劇之吻」也是相當成功的改編版本。圖/八大提供
林依晨(右)與鄭元暢合演的台版「惡作劇之吻」也是相當成功的改編版本。圖/八大提供

或許有人會好奇,為何都只聚焦在女主角身上,外冷內熱的高帥直樹不也是重點?是啊,但以一個曾是少女觀眾的眼神來看,儘管著迷於直樹,但那終究僅是著迷的形象,真正有所共鳴的還是與自己站在一起的女主角,望著由直樹化身而成的夢想和青春,一起隨著戲劇發展,又哭又笑,然後試著在現實生活裡努力成為想要的樣子,也成了那個年紀觀賞偶像劇的重心來源。

在10多年後的今天,我不否認在看見過於著迷偶像劇的妹妹們,偶爾會感到困惑,但那或許是因我正離青春愈來愈遠。說到底,人的一生,終究還是得有部讓人做過夢的偶像劇,而「惡作劇之吻」,正是青春洪流下,曾經成就我夢裡的那齣少女之心。

人總說,看戲的是傻子,但仔細想想,傻又如何,人的每個階段,都有被不同苦澀或現實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刻,若能因著傻而生出對日常的勇氣或信心,未嘗不是一齣偶像劇,所能成就的另一番迷人力量?

林依晨(右)與鄭元暢合演的台版「惡作劇之吻」也是相當成功的改編版本。圖/八大提供
林依晨(右)與鄭元暢合演的台版「惡作劇之吻」也是相當成功的改編版本。圖/八大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江宏傑 拐拐 費玉清 星卉 罔腰 雞排妹 全明星運動會 蘇晏霈 黃文星 余苑綺 河智苑 恆述 羅志祥 玄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