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青春戀習曲」:青春殘酷 何以致意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2016-07-15 13:34聯合報 高睿希

對於音樂有著極度狂熱的我,在看「搖滾青春戀習曲」的當下,忍不住回想年少時代跟著一票樂團成員哼哼唱唱的過往,事實上,在我們尚未變成「Begin Again」和「Once」裡那些感情受挫、灰心喪志的失意的中年人前,大抵和「搖滾青春戀習曲」中的男主角康納差不多吧?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在家中看見父母爭吵,我們偶爾會手無足措、內心不屑,甚至還會油生出「阿,原來長大就得這樣呀」的感慨;在學校,則可能受過同學欺侮,或者只因脫離體制,反被視為叛逆份子,被叫到辦公室臭罵一頓;感情方面更是少女、少男心大爆發,光是明戀、暗戀對象的回應,就足以讓人開心一整天,或者喪氣一個禮拜;思想上,也許上一秒說自己是「未來主義者」,只前進、不懷舊,下一秒立刻家國情懷上身,化身「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文青、假文青。

就連「夢想」的開端,也可能來自於隨機事件,例如暗戀對象的一句話、家人無心的指責、或是前輩的醍醐灌頂等等,而「搖滾青春戀習曲」男主角康納,他假借拍攝音樂錄影帶之名接近女主角,卻誤打誤撞進入搖滾樂殿堂,先前聽過的歌明明只是寥寥,卻在一時衝動組樂隊後,夢想輪廓逐漸成形,並促使他遠渡重洋、跨海逐夢,無論前方路途有多艱辛,即便可能傷痕累累,但沒關係,因為夠年輕。

青春殘酷,時節美好,事隔經年,重逢何以致意。這是我看完這部電影後,當下的感想。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搖滾青春戀習曲」劇照。圖/傳影互動提供

導演以男主角康納的自創曲來描述他的心境,更順勢推進電影劇情,康納組團後第一首歌「The Riddle Of The Model」相當有喜感,連MV都拍得荒誕不經,由於對搖滾的陌生,導致他們身穿各自認為「很搖滾」的服裝來拍MV,連攝影師都是不專業的牙套小弟,七拼八湊的場景,讓我不免笑出聲,不過青春不就是這樣?每個「第一次」都是從摸索中開始。

隨著不斷模仿與學習,不只康納的音樂風格越趨成熟,就連他也變得越來越有主見,能分辨對錯、勇敢爭取自身權益,並學會表達自己,這過程看得讓我非常感動,雖然電影是用「音樂」來當解藥,當我卻由衷相信青少年時期的我們,一定都曾有過靠著對某些領域或事物的喜好來活出自己,或者度過艱難困頓的狀況,也許靠寫作、烹飪、編織、打球等等...

看主角們在彼此的陪伴與音樂的救贖裡度過生活中的挫折與失落,開心又交雜著心疼,大概就像電影裡所提到的「happy-sad」吧?透過寫歌,康納的痛苦不再僅是痛苦,而是昇華為創作,比起愁眉不展地在生活控訴不公,不如用輕鬆的旋律和不在乎的歌詞表達。

導演曾在訪問時說:「雖然最終小倆口乘船追逐夢想,但不見得是美好的結局。」康納坐船到倫敦發展不見得會成功,搞不好他落魄回到愛爾蘭,成為「Once」中在街頭賣唱的男主角?當然,他也有可能一炮而紅,宛如「Begin Again」的Dave成為超級明星?不論有沒有辦法成就夢想,導演透過三部曲告訴我們,結局是什麼並不重要,重點是你有走過這一遭。

現實風霜讓人們再也沒有跨出步伐的勇氣,故而羨慕那不顧一切的青春年少,但最可悲的就是,有些人甚至連年輕時,都不知道自己夢想是什麼,渾渾噩噩地就這麼老去了,我很慶幸,我不是這樣的人,至少我追逐過夢想,至少音樂曾帶給我精采紛呈的人生,世上很多事本來就是遇上有時方知有,失去也獲得。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江宏傑 拐拐 費玉清 星卉 罔腰 雞排妹 全明星運動會 蘇晏霈 黃文星 余苑綺 河智苑 恆述 羅志祥 玄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