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到「樓下的房客」 九把刀的致勝秘訣

「樓下的房客」將於8月12日上映。圖/安邁進提供
「樓下的房客」將於8月12日上映。圖/安邁進提供
2016-07-23 21:03聯合報 陳昭妤

「等一個人咖啡」延續九把刀改編電影的氣勢,拿下亮眼票房。圖/報系資料照
「等一個人咖啡」延續九把刀改編電影的氣勢,拿下亮眼票房。圖/報系資料照

九把刀,一個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後,關於青春電影的代名詞之一(註:此處不討論私事領域,單就才華論事)。

青春往事,人人都有,九把刀在作家身分之時,便擅以文字抓出自身與眾多少男少女的青春公約數。有點熱血、有點浪漫、有點奇幻,甚或有點遺憾,他將可能引發共鳴的元素融在文字,探入讀者心中,不意外成了火紅的網路作家之一。但當他宣布要將文字轉化為影像,讓「那些年」裡的柯騰和沈佳宜走入大銀幕,仍舊引來不少質疑,作家轉編劇,再任導演,真能延續文字帶來的相同效果?

但事實證明,他做到了。用票房、口碑,做出了青春電影的成功模式。而後多少校園青春電影,想再跟著拷貝,卻很少能再成功。你說,那不就是書迷集體用回憶支持,不就是用青春包裝影像罷了?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成了九把刀導演路上的試金石。圖/報系資料照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成了九把刀導演路上的試金石。圖/報系資料照

若真有這麼單純,那也不會有接下來的「等一個人咖啡」、「樓下的房客」等票房依舊亮眼、或討論度依舊滿點的作品了。

於是我決定來說說,我眼中的九把刀為何總能為電影締造出成功模式的原因。

在每部改編自九把刀作品的電影裡(此處又以他親自參與改編劇本的為主),會發現他不時將電影的主線抑或結局略作調動,例如「那些年」中,在最後讓柯景騰與沈佳宜於婚禮中接吻,讓略帶苦澀的現實多了一絲幻想的美好;「等一個人咖啡」中,則加重老闆娘的戲份,讓「等一個人」的電影主旨更為突出,常客澤于(張立昂飾)的身分則做了大幅更動,也為結局倍添更為龐大的懸念和後勁。

這些設計,除了能帶給書迷驚喜,讓電影不只是照本宣科,還能造就另一部與原著有所關連,卻又有所新意的全新作品。對於非書迷而言,則顧全了基本的戲劇性和吊人胃口的翻轉效果。作為一個作家轉任的編劇,他必須要有能夠了解觀眾屬性的天分,以及理解市場的能力,更得擁有懂得嘗試的勇氣。才可能讓受歡迎的文本延伸成符合多數期待的影像作品。

歸根究柢,觀眾在回味青春、想像愛情的同時,或多或少還是抱著甜美的想望。真實的愛情,需要現實與遺憾,但在遺憾之中,仍得留下能夠讓人笑著離場的甜韻,苦中帶甜,才可能真正讓觀眾回味、傳誦。抓住這一點,九把刀透過編劇身分,讓他的影像和概念,走出原著,仍能持續在大銀幕中獲得共鳴。

而除了成功的青春電影模式。九把刀同樣任職編劇,將於8月中上映的新片「樓下的房客」,也能看到類似的巧思。同樣也是改編自他相當受歡迎的原著,風格則走驚悚灰暗,媒體試片前,聽聞或多或少正反不一的評價,但真正入了戲院後,我卻再度對九把刀洞悉觀眾心理的編劇手法折服。

原著沒有道理,殺人沒有道理、仇恨沒有源頭,是原著的過癮之處,卻也是轉化成電影的難關之一。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三池崇史那般,單用暴力美學就能收服眾生,而那樣的風格,也無法觸及到最大化的觀眾群,於是九把刀再次透過編劇一職,大幅更動了結局,在電影裡給了道理、源頭,故事多了邏輯,自然也就有了更多溫度。

九把刀以編劇身分參與「樓下的房客」劇本改編。圖/摘自「樓下的房客」臉書
九把刀以編劇身分參與「樓下的房客」劇本改編。圖/摘自「樓下的房客」臉書

當然,這部片的呈現,不單單是編劇的巧思,由導演崔震東主導的音樂、美術,都再再讓風格化強烈的本片魅力大增。但這僅是個人看法,對於喜愛原著的書迷來說,太過著重邏輯的設計,或許仍會出現失望、落差等評價,但若站在一般觀眾的立場,讓劇情更為合理化的設計與結局,倒不失為一個拉近市場距離的巧妙手法。

我不是九把刀的忠實書迷,也非電影的死忠擁護者,但以一個客觀的觀眾角度,我欣賞他的說故事手法,也衷心佩服他對觀眾心理的掌握。或許仍有瑕疵,但他那未經太多潤飾的直覺和感觸,不也正是青春,抑或狂想裡,最真實的浪漫?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江宏傑 拐拐 費玉清 星卉 罔腰 雞排妹 全明星運動會 蘇晏霈 黃文星 余苑綺 河智苑 恆述 羅志祥 玄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