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林宥嘉:我們成為怎樣的大人?

林宥嘉新專輯「今日營業中」。圖/華研提供
林宥嘉新專輯「今日營業中」。圖/華研提供
2016-07-25 20:27聯合報 黃仲義

林宥嘉新專輯「今日營業中」。圖/華研提供
林宥嘉新專輯「今日營業中」。圖/華研提供
「我當然還是想要打出全壘打,可是問題是我本身的體型比較嬌小,要怎麼有好的表現,當然保送上壘是最聰明的選擇。所以我小時候打棒球的時候,也會選擇保送,但我心情還是會想打出全壘打。」是枝裕和在「報導者」的專訪是這麼說的。清醒,但不要忘記做夢,我想到林宥嘉的新專輯。

從星光大道上那個怯生生的選手,到退伍之後發行的專輯,「神秘嘉賓」到「今日營業中」,正好完整了一個男孩變成大人的旅途,當然我們並不知道林宥嘉發生了什麼故事,但從他的專輯中,多少能代入一點自己。

在一開始,還算是少年的他呈現的是對愛的追求,甚於追求自我,「讓我愛你,然後把我拋棄。」愛是一道殘酷的月光,一直追求但看不見的海洋,只能說謊,自問自答嘴硬的否認:「我沒有說謊,我何必說謊,妳知道的,我對妳從來就不曾假裝。」半熟的時候,擁抱著偽裝強大的自尊,「神秘嘉賓」和「感官世界」中的他不是迷幻王子,只是正在做夢。

到了「大小說家」,根本集結了工具人主題曲,「浪費」尤是,直到天正光,夢要醒時,對愛的挫折和迷惘,不如直接自我放棄:「沒關係妳也不用給我機會,反正我還有一生可以浪費」用一輩子來博弈,換什麼呢?換一個誤會,不預設妳會在乎我,「我不需要,也不重要,做一個傻子有多好。」假象成了勉強幸福,於是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

是枝裕和是這麼說的:「我們都沒能成為想要成為的大人。」他說的是更廣大的命題,人生啊家庭啊夢想啊,但是小情小愛也是一種人生哲學,例如天真有邪。

終於這樣事隔多年後,我們看到了新的林宥嘉,尋尋覓覓,即使跌撞重蹈覆轍,但留下了什麼,我們就變成了怎樣的大人,發現沒人能當你的伯樂,只剩下有邪的殘忍,看清楚了執迷不悟,「突然明白,自私一點不過份,勝於為你自焚。」承認不再單純不需要有多大的勇氣,只需要一個清醒。「壞與更壞」更成為負能量系的的主打歌,「凡事都很壞,仍能愉快,才是崇高境界。」

曾經看過一系列的攝影作品,在演唱會外面,拍攝歌手的歌迷群像,像是瑪丹娜就會狂野風騷,布蘭妮則是甜美嬌柔,如果一個歌手都代表一批個性的人們的話,那喜歡林宥嘉的歌迷會是怎樣呢?根據我在KTV和臉書分享的觀察,喜歡林宥嘉的,可能會是敏感、內斂,帶點聰明氣質的男子(當然女子也很多)。過去女歌手搶著當「都會女性」的代言人,如果要我想一個歌手可以唱出都會男子的模樣,那就是林宥嘉了。

我們看著電視裡的那個男孩,看著他踉蹌的步伐,行跡飄移的眼神,10分20分當然是對歌聲的評比,茫茫渺渺中卻幻聽到了人生的分數。電視裡的那個男孩,好像拿了滿分,我們卻在大城市中來來往往,車水馬龍,燈光閃爍,在每個可能失眠的夜晚等著自然醒,耳機裡放著林宥嘉的歌,半夢半醒中,你才明白,你聽他的歌,不是迷戀他,是因他正在唱著你的人生。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大S 宋智孝 江宏傑 劉品言 詹雅雯 汪小菲 吳亦凡 那對夫妻 王一博 鍾麗緹 林心如 霍建華 傅子純 于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