奄奄一息的娛樂圈 能透過黑盒子重新活過來?

「小燕之夜」年底前結束6年的努力,張小燕跳槽離開,節目收掉。圖/中天提供
「小燕之夜」年底前結束6年的努力,張小燕跳槽離開,節目收掉。圖/中天提供
2017-01-17 17:59聯合報 葉君遠

年關難過,電視圈每到年底,就有一波綜藝節目倒閉潮,等於是年前成績總清算,許多體質不良的節目會應聲倒閉,前幾年曾在年底最後一個月倒了十多個節目,這兩年雖然少了,但原因不是景氣變好,而是節目愈做愈少。

「名模出任務」收視不差卻傳出收攤,製作單位很驚訝。圖/華視提供
「名模出任務」收視不差卻傳出收攤,製作單位很驚訝。圖/華視提供

不過這兩年倒的節目中有一個現象,是節目收視數字並不差,卻仍被電視台視為雞肋扔掉,例如華視才剛宣布打烊的外景節目「名模出任務」,平均收視在0.6到1之間,在同時段之中算表現良好的,卻仍遭電視台開除,原因是就算它的收視不差,卻無法為電視台拉進等量廣告,賺不到錢就算數字再漂亮也沒用。

這就像去年收攤的豬哥亮「華視天王豬哥秀」一樣,它收視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最後仍被叫停,原因就是看的觀眾群多是中南部阿公阿媽,這些人在廣告商中不具備消費力,也因為節目太本土,電視台賣不出海外版權,於是就出現考了第一、二名還被退學的現象。

各節目該殺該剮背後都來自一個標準,就是AGB尼爾森提供的收視數字,它長年控制電視圈,小從藝人、製作單位,大到電視台、廣告商全看它臉色,它用數字操控了電視走向,甚至左右整個社會流行。

黃子佼主持的「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拿過金鐘,最後仍被收視數字打敗。圖/TVBS提...
黃子佼主持的「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拿過金鐘,最後仍被收視數字打敗。圖/TVBS提供

多年來它為人所詬病的,是它在全台只有1800戶抽樣數,但這1800戶如何代表台灣所有人?

曾有人去抽絲剝繭去細探那1800戶,得到兩個推論,一是願意接受AGB安裝調查器,讓人可以隨時知道你家電視停在哪個頻道的人,屬於社會的中下階層,因為看電視有補助,否則誰願意把家裡看節目的狀況隨時向單位報告?另一個推論,是這群人多分布在中南部縣市,所以本土講台語的頻道收視一向比國語走都會時尚的強,這些年來大賺錢。

除了AGB尼爾森,外人根本不知那群人在哪,整個電視環境只能任數字擺布。幾年前,一個電視台主管聊到,「未來電視生態有機會改變了,因為未來大家看電視會裝機上盒,那個小小盒子,就可以『真實』、『全面』回報所有收視家庭裡正在看什麼節目,不必再受那1800戶操控了。」於是從那時起,許多電視人都在等待數位電視取代類比,等機上盒出現拯救世界。

但2016年底全台電視數位化,系統台全面更換機上盒,年底前,各綜藝節目還是在依據AGB尼爾森的收視數字定生死,那就像拿根管子看一頭象,怎看都不可能看出象的全貌;或戴著一付度數不對的眼鏡,糊糊花花的在猜前方景色。過去科技無法同步,所以必須依賴那根管子或那付度數永遠不對的眼鏡,沒想到如今科技跟上了,電視生態仍無法改變,這到底什麼原因?

中天董事長馬詠睿說:「因為公信力,AGB尼爾森是境外單位,這些年來大家都相信它的公信力,如果用機上盒去看清收視,那誰給這個數字?各地方系統台?那中間會不會有人為操縱的空間?暫時大家還是只能相信AGB。」

Kid(右)主持的「18歲不睡」年前喊停,他後來難過大哭。本報資料照
Kid(右)主持的「18歲不睡」年前喊停,他後來難過大哭。本報資料照

所以即便進入2017年,電視台的生死仍掌握在舊思維裡,還沒有一個具公信力,不受外力干擾的單位跳出來,用機上盒功能開創全新局面,試想,若真的有一天不再靠AGB那群人,等同我們把眼鏡配足了度數,發現眼前那嬌豔的盆栽竟是塑膠花,…。而過去以為桌上的大理石其實是真的寶石,原來過去以為沒人看的節目其實收視率極高,而第一名的節目其實收視平平,那整個電視圈、娛樂產業,會發生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若走到那步,對電視圈是好是壞還看不出來,但至少廣告商會對正確而清楚的觀眾群下廣告,不會錢灑入海裡不知有沒有效果,對症下藥後也許會帶動更多廣告收益,如今奄奄一息娛樂圈就不必住在癌末病房裡等死。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小嫻 何守正 珍妮佛勞倫斯 伊能靜 林依晨 林心如 霍建華 胡瓜 宋慧喬 林志玲 SpeXial 布萊德彼特 言承旭 秋瓷炫 劉詩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