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圈裡驚鴻一瞥 對這些人來說是福還是禍?

許純美(左)和張婷婷出道的模式極為雷同,都由社會新聞而起。圖/本報資料照
許純美(左)和張婷婷出道的模式極為雷同,都由社會新聞而起。圖/本報資料照
聯合報 葉君遠
WhatsApp

不能不看的超夯「噓!短片」都在這

法拉利姐張婷婷5年前路邊停車遭刮花,接受記者採訪時因突兀一句「我美女耶」爆紅。前兩天,她發表新歌「妖妖酒」,花了3500租保時捷在派出所前熱舞,沒想到來採訪的媒體寥寥可數,隔天更無人聞問,備受打擊下終於醒悟藝圈不適合她,臉書寫下退出演藝圈心情,「這5年,我白混了,未來打算去中國,去沒人認識我的地方,擺個書報攤做點小生意。」

喜劇其實有很多種定義,其中一種,是對舞台上的人先感到詭異,再由心中發出幸災樂禍的訕笑,這是觀眾的一種特質。張婷婷當年從社會新聞中走紅,模式猶如許純美因女兒離家流連大賣場,接受採訪時怪異言論引起注意而踏入演藝圈一樣,她們把觀眾突然轉向而來的目光當成崇拜,自我催眠像喝下大量春藥,但藥總有退效的時刻,清醒後的落寞往往讓人難以承受。

阿美姐螢幕消失許久,去年突然邀大家到故宮上億豪宅聊她為情差點自殺,後來生了重病住進台大醫院切掉部分肺臟,鬼門關前來回繞行,起伏人生明明是個悲劇,卻充滿喜劇張力,媒體當然埋單,只見她樓下警衛對登門媒體應接不暇,我才剛跟一群電視台記者訪完,下樓時另一組又接力來按鈴,讓她把說過的話,一次又一次重複說給遲到記者聽。

生病之後經過調養,許純美胖了12公斤,從過去的紙片人變成正常人,氣色好多了。圖/...
生病之後經過調養,許純美胖了12公斤,從過去的紙片人變成正常人,氣色好多了。圖/本報資料照

許純美前年開記者會控訴前夫林宗一始亂終棄,最後卻變弘法大會。圖/本報資料照
許純美前年開記者會控訴前夫林宗一始亂終棄,最後卻變弘法大會。圖/本報資料照

阿美姐豪宅的沙發上,她聊到當年電視台製作人抱著數10萬通告費排隊到她家求她上通告,後來選擇張菲「綜藝大哥大」節目,讓「大哥大」收視打敗眾多敵手的過程仍眉飛色舞,那時她才出院不久,懨懨的眼神中彷彿迴光返照般突然射出閃閃金光,看來那春藥就算過期、退效,仍留著殘存效應。

其實她的遭遇跟其他如過去的兩百塊、慧慈、如花、甚至曇花一現就驟逝的全國最胖的乩童梁炘隆這些怪咖藝人比起來算好的,用情頗深的她只是遇人不淑,物質生活卻是無虞,住在那樣的豪宅,出入有傭人打理,讓她只需專心舔好情傷,不必像其他人一樣,為了下一頓飯在哪而奔波傷透腦筋。

兩百塊近年狀況不太好。圖/本報資料照
兩百塊近年狀況不太好。圖/本報資料照

慧慈(左起)、如花(右)和湯尼陳(右二)曾一度想結合彼此的力量再創話題。圖/摘自...
慧慈(左起)、如花(右)和湯尼陳(右二)曾一度想結合彼此的力量再創話題。圖/摘自好姬娜臉書

但富人有富人的苦,窮的有窮的煩惱,兩者之間各自執著。

過去採訪張婷婷,聽她毫無懼色的在眾人面前唱劉家昌的名曲「海鷗」,節拍失準,歌詞走鐘,抖音更讓人起渾身雞皮疙瘩,這種唱法無論套用在誰身上,都無法引起共鳴,但她是新聞爆紅人物,唱的時候就算一旁藝人全部嘴歪眼斜面露怪表情,她仍然覺得自己是個超級巨星,對發片勇者無懼,後來走「冷風吹進我的洞」、「底迪不累不累」這類歪歌,她獨自陶醉其中,觀眾卻只想看她到底能創造出什麼極限。

她甚至在豬哥亮的「大尾鱸鰻2」中軋上一角,演出阿西陳博正的老婆,那刻,應該是她短短演藝人生裡的高峰。

演藝圈其實殘酷,像是大河中的一段急流,新鮮感讓她在眾人鼓勵下搭上了行駛的船,但她沒料到船油所剩無幾,一個不慎,就會急水衝入下游淺灘,而現實的是,那裡根本沒有觀眾。

這群被封為「怪咖」的族群,意外爆紅到底好不好?當年體重超過300公斤的胖乩童梁炘隆走紅後代言廣告,花錢揮霍積欠百萬卡債入獄,體重過重的他,還一度結交50公斤的女友,但31歲突然停止心跳瘁死,因體積大,走之後冰櫃、棺木和壽衣也難以找到合適的尺寸,讓人不勝稀噓,一生很戲劇性。

當年胖乩童梁炘隆(中)曾短暫走紅。圖/本報資料照
當年胖乩童梁炘隆(中)曾短暫走紅。圖/本報資料照

如花算是很適應紅與不紅的落差,不紅後,她曾去賣麵包,打零工,接廟會、鄰裡活動,偶爾回演藝圈上一次通告,月收入大約3萬多元,和一般上班族差不多,後續新聞都用同情方式看她,但其實她若從未進演藝圈,過平凡生活,完全沒知名度,就沒機會上廟會、活動舞台高歌兩句賺外快的機會,不紅後,她只是從藝人被打回凡人,她仍努力過活。但「蓮花指」慧慈四處找工作碰壁,想當服務生、行政工作都失敗,還一度想尋短,箇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如花從藝人變回凡人,如今努力工作養活自己。圖/本報資料照
如花從藝人變回凡人,如今努力工作養活自己。圖/本報資料照

如花(右)加慧慈,上節目笑點不斷。圖/本報資料照
如花(右)加慧慈,上節目笑點不斷。圖/本報資料照

其實,演藝圈淘汰的,何止是這群人,當年模仿陳幸妤走紅的鴨子,因為跟Makiyo發生醉毆計程車事件,因為不再有通告,坦言遭演藝圈「自然淘汰」。曾經是納豆女友的林千又最後也因沒通告離開演藝圈,回歸正常上班族,更多人默默因失去工作離開時,媒體根本不再報導,沒有關注,他們其中不乏有才,外型條件不差者,進演藝圈到底好不好?真的見仁見智。

我對阿美姐眉飛色舞的回憶過往那幕印象深刻,像個退休老兵,在聊當年在戰場上曾有多風光,至少對她來說,人生打過那一仗,真的值得拿來說嘴。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張小燕 郭靜 陸明君 張惠妹 波多野結衣 李康生 沙西米 本土劇 林心如 吳宗憲 少女時代 陳珮騏 Hebe 王心凌 姚元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