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情和KPI之間掙扎-記者的難為之處

記者採訪也有在人情和KPI之間掙扎的難為之處(此圖僅為採訪示意圖)。圖/聯合報系
記者採訪也有在人情和KPI之間掙扎的難為之處(此圖僅為採訪示意圖)。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7-07-20 19:39聯合報 梅衍儂

每天睜開眼,就思索著今天要怎麼吸引眾人目光,新聞就是一種廣告概念,這個靠眼球轉動決定一切的世代,點閱率深深吸引著每個記者,如何下標、如何訪到精彩話題,在做與不做之間,天天拉扯,數字變形成一朵朵誘人的罌粟花。

每天動輒五六篇稿子、一周訪問3、4位藝人,職場上誰沒犯過錯?可能是漫不經心,可能是有心為之,一來一往之間,都是套路。

相信人心本善,除非對方太超過,否則下筆前總會思量訪問時的真情交流,有幾次訪問,聊得好起勁,一陣歡談後,對方卻說:這個不要寫好嗎?

當下嘴角抽蓄,微笑也不是、點頭也不是,悲喜交加,喜的是經過約訪、溝通、聊天,終於能讓對方交出真心話,把你當朋友,悲的是正因為要維繫這份情,有哏的通通不能寫,消耗的時間不再回,還得再找新哏切入,真不知該難過還是該開心。

前陣子一位許久沒和台灣媒體見面的藝人為新作品開記者會,平面聯訪時他一改往日難以親近的形象,和記者們相談甚歡、有問必答,當然大家最關心的還是他最保護的私生活,問到家庭時,他嘆了一口氣,說他願意講,記者也可以寫,但可不可以不要放成重點?

問題是,在場記者都明白,從家庭切入才會有點閱率,在人情和KPI之間掙扎,如果是你,會怎麼辦呢?曾經有前輩告訴我,點閱率是一時的,做人是一輩子的。但也有同業認為,沒成績,哪來的人情關係可做?

有一次專訪一位年輕女歌手,我們聊家庭、聊哲學、聊成長經歷,開心之餘,我發現她這個人相當直率,寧可做自己也不願在鏡頭前說些冠冕堂皇的官話,鏡頭關掉後,她百無聊賴地聽著我和宣傳聊天,有一搭沒一搭插個一兩句,那陣子她交男朋友被媒體發現,隔兩天又是她的簽唱會,她突然認真問:如果我不想說謊,又不想說太多,要怎麼講才好啊?

身為一個主線記者,我這時候可以挖個洞給她跳,告訴她:暢所欲言吧!然後我過兩天的簽唱會新聞就有得寫了,但當一個藝人那麼沒有防備的看著你,忘掉你是記者的身分,懇切向你求助時…唉,點閱率…。

「想想有什麼是可以講的,給媒體想要的,但自己設個停損點,堅定立場,保護你想保護的。」大方向就是不要說謊。

記者不只有為難之處,還有無法控制之處,有一次訪一位女歌手,她對過往戀情侃侃而談,寫之前也確定沒有需要避開的內容,結果報導出了,她打來拜託更改文章部分字眼,原來是過往戀人向她抗議,還把她痛罵一頓,對記者而言,話雖都出自她口,哪還有改的道理?但轉念想想,一兩個字句刪刪減減,對文意沒有太大影響,不至於欺騙讀者,也總不好破壞人家所剩無多的舊情,只好趕快請編輯幫忙改掉。

有時候文章安全,但標題引來受訪者抗議,有時候標和文都可以,但影片超出安全範圍,也會惹來紛爭。有位男藝人作風爭議,採訪他之前我小心再三,報導出來後他傳訊來抗議「怎麼沒有放我某某動作的影片」、「怎麼這樣寫我」,經過我一一解釋,他才被說服,受訪者有他想說的,但媒體也有想寫的重點,許多的報導爭議都是兩造失衡的結果,因為做人永遠比做事還難。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小嫻 何守正 珍妮佛勞倫斯 伊能靜 林依晨 林心如 霍建華 胡瓜 宋慧喬 林志玲 SpeXial 布萊德彼特 言承旭 秋瓷炫 劉詩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