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釣哥導演:「我痛恨小確幸,但台灣卻被逼得不得不小確幸」

「大釣哥」是黃朝亮和豬哥亮合作的最後一部作品。圖/黃朝亮臉書
「大釣哥」是黃朝亮和豬哥亮合作的最後一部作品。圖/黃朝亮臉書
2017-08-08 08:32聯合報 葉君遠

52金鐘盛典 星聞資訊看這裡!

台灣人這些年沈浸在一片小確幸裡,滿足於微小卻確實的幸福,卻沒大志向。

導演黃朝亮從做台灣節目開始,一路拍電影、電視劇,到近年赴大陸拍片,長路曲折走過許多不同領域,雖然打開了視野,卻愈做愈挫折。他說:「我痛恨台灣人口中的小確幸,但慢慢發現,不是大家喜歡這種小確幸,而是整個國家、社會,逼得大家不得不如此,未來,台灣不會再出現王永慶、郭台銘這種人物,沒了,不可能有了。」

黃朝亮是誰?圈內知道他是豬哥亮「大釣哥」的導演,之前還拍過「大尾鱸鰻」、「大喜臨門」、「痞子遇到愛」,但往前回溯,10多年前,他卻是八大各節目「勇闖美麗島」、「大冒險家」、「大特寫」、「世界第一等」的製作人或監製,當然這中間,他拍過許多電視劇,包括台灣及對岸的,娛樂圈的資歷完整。

黃朝亮和豬哥亮合作過多部電影。圖/黃朝亮臉書
黃朝亮和豬哥亮合作過多部電影。圖/黃朝亮臉書

但努力拚搏一輪後,黃朝亮說了很洩氣的話:「身在台灣,不只是該不該拚命去做的問題了,而是拚了命,也沒那個機會,除非換個國家,才有可能成功。」「台灣的影視圈不是沒有未來,只是你把自己的格局、觀點和位置放在哪,如果你還是以島內、台灣的想法為主,市場就這麼小,那你的未來在哪?」

黃朝亮(左)和演員們跑宣傳。本報資料照
黃朝亮(左)和演員們跑宣傳。本報資料照

打個比方,印度片,觀眾看不懂、聽不懂,又充滿了文化差異,為何全世界賣了上百億票房?換過來說,台灣人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指對岸共同語言、共同文化),「我們自己卻放棄了,這該怪誰呢?」他認為,以前台灣市場雖小,卻沒被打壓,「台灣人現在的問題就在什麼事都怪在被打壓,怪WTO、怪中國,卻從沒怪自己沒把事情做好。」

黃朝亮從電視人出身,這些年拍了不少電影,這是他在墾丁拍「痞子遇到愛」時的工作照。...
黃朝亮從電視人出身,這些年拍了不少電影,這是他在墾丁拍「痞子遇到愛」時的工作照。圖/黃朝亮臉書

大家都說娛樂該跟政治拆開來看,但台灣今天沒有錢給這批導演們拍出一部好的電影,當大陸出資,台灣導演去了對岸就會被罵。

去年,黃朝亮赴陸拍了「給19歲的我自己」,主角是林柏宏,幕後卻是一票台灣工作人員,「大釣哥」的美術、造型,「軍中樂園」造型,二個執行導演、成音等等都從台灣過去,整批人馬合力完成作品,他說:「他們的待遇比在台灣好,更有銀彈去落實手上每一分工作,但很吊詭的是,今天去大陸拍電影的人很少敢大聲說話,但去美國、日本拍的人,回來就變台灣之光,作品政府歡迎你上映,想盡辦法排播,但去大陸拍片,連上都不給你上,這就是差別待遇。」黃朝亮說,「娛樂與政治不是該分開看嗎?如今台灣的問題是什麼事都泛政治化。」

黃朝亮(前坐者)帶著一批工作人員一起打拚。圖/黃朝亮臉書
黃朝亮(前坐者)帶著一批工作人員一起打拚。圖/黃朝亮臉書

早年大陸很吃台灣口味,無論綜藝、戲劇或電影,到了大陸都賣座,這幾年大陸影視產業大幅躍進,作品已非吳下阿蒙,重點是觀眾群自我意識覺醒,黃朝亮觀察,「有點像當年我們開始流行本土化,大陸受眾也在關心周遭和自己相似的議題,這就是生活文化,而且,老實說,他們的影視作品就比我們進步許多,光是近期網劇的拍攝規模已非常驚人。」

台灣影視在自我侷限下有沒有未來?答案很明顯了。

黃朝亮上山下海拍攝電影作品。圖/黃朝亮臉書
黃朝亮上山下海拍攝電影作品。圖/黃朝亮臉書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楊丞琳 李榮浩 許純美 謝金燕 蔡依林 謝祖武 蕭亞軒 蘇打綠 范冰冰 江美琪 太陽 吳宇舒 藍心湄 張惠妹 金鐘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