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鬼鬼這麼得人疼?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2017-11-09 17:11聯合報 梅衍儂

周間聚會,朋友問我:你們娛樂媒體怎麼好像很喜歡鬼鬼啊?常常看見她的報導耶!

我不假思索說:因為她得人疼。

想想,開始接觸鬼鬼也不過是這一年的事,但卻被這個鬼靈精怪的丫頭吸引住,她得人疼的地方不是外在,畢竟演藝圈俊男美女這麼多,外在雖是成功條件之一,但不足以收服人心。人緣好,多半是待人接物用心。

所謂用心,也不是每逢三節送禮問暖,這些形式上的禮節,不如實際相處來得走心。和鬼鬼見第二次面,她就主動叫出了我的名字和報社,像她這樣兩岸三地甚至日韓跑透透的藝人,每天要見到多少位工作人員、記者,卻能在第2次見面就能記起我們初次相見的場合,還記得我的名字和工作單位,當下我心裡暗想:這小妞記憶力真好!

後來我發現,把名字和臉對上這件事,不光和記憶力有關,最重要的是和「心」有關。每個人都喜歡用心被對待,記者和藝人的關係有點微妙,在彼此需要的場合,可以初見面就秒熟,無論是鏡頭需求也好、為了氣氛也好,但離開現場後,下次見面裝不認識或不熟的大有人在。

或許是天生、或許是訓練有素,鬼鬼記人很快,聯想力也很好,她不光是記你的名字,也會記下你的背景和報導內容。像她這樣影歌雙棲的藝人,不只會遇到唱片線記者,也常會遇到戲劇線的記者,她能記住誰和誰是同一家,採訪時,還會請你幫忙問候一下另一條線的某某同事,代表她是真的記得,不是敷衍。

第二個惹人疼的理由是,鬼鬼不但記住採訪她的文字記者名字,她連攝影記者、影音記者的名字也都記得,這真的讓我震驚了。

大多數的採訪,都是由文字記者接洽藝人,採訪現場也是文字和藝人交流較多,攝影雖然同樣辛苦,判斷新聞的能力也不比文字差,但也許因為臉都躲在攝影器材後面,拍完這場就得趕下一場,藝人多以「攝影大哥」統稱之,鮮少記得長相,遑論姓名,但一場採訪,照片和文字敘述同樣重要,甚至一張照片就勝過千言萬語,只是往往被記得的是文字而非攝影。

鬼鬼讓我眼睛一亮的地方在於,她不只注意文字記者,還會去注意拍攝她的攝影記者是哪一位,甚至她還記得10幾年前就遇過的攝影,主動問:「嘿!你以前在『黑澀會』拍過我對不對?」

她還會細數我們家有幾位,每個都能叫出名字,更誇張的是,她會記得甲是上個禮拜拍過她活動的,和乙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和丙最少見面,最帥的是丁……

人說見面三分情,如果一個鎮日要面對巨量臉孔的藝人,能認得出你來,不僅僅是問候寒暄,而是告訴你上一次在哪個場合碰過,你說,這樣的藝人不用心嗎?不值得被疼嗎?

鬼鬼是個真性情的人,傳聞因此得罪過人,然而也正是如此,和她相處舒服暢快。她的義氣令我佩服,只要有需求,即使並非她的宣傳期,仍二話不說到場相挺,她好敲、好訪、好上稿的藝人,配合度實在高,點閱也好,是許多記者心中的好咖之一。

也許有人認為,每個藝人有自己的手腕維持媒體關係,其中有多少真心見仁見智,不過,起碼藝人願意花時間思考、實行,其實這樣就夠了,人和人的相處,有心便足。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鬼鬼吳映潔。記者曾學仁/攝影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想找誰

海倫清桃 柯以柔 吳淡如 郭宗坤 蕭淑慎 林志玲 王婉霏 茵芙 朴敘俊 許聖梅 朴寶劍 金馬獎 鼓鼓 蓋兒加朵 劉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