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韓國鬼、泰國鬼…誰最可怕?

「亞洲怪談」是HBO Asia的10月大戲。圖/摘自HBO
「亞洲怪談」是HBO Asia的10月大戲。圖/摘自HBO
2018-09-28 09:49聯合報 蘇詠智

恐怖片向來是不少觀眾的最愛,雖然往往嚇到驚聲尖叫、有時還會噩夢連連,但透過龐大的恐懼感逼出全身壓力,再藉由驚叫聲全部釋放,會讓人意外的舒暢。在各國恐怖片中,一般認為歐美以殘忍血腥見長,亞洲則是氣氛營造更勝一籌,各有各的支持者。

HBO Asia即將在10月7日起每周日晚間10點首播最新自製影集「亞洲怪談」,召集日、韓、星馬、泰國等地的電影工作者各拍一部恐怖短片,觀眾剛好可以比較哪一國搞鬼功力最高,有趣的是在絕大多數的影片中,「母親」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像是韓國篇中,導演李尚宇透過蔡妍、鄭允錫扮演的母子,探討母親的愛可以強烈到什麼地步,足以令人驚駭膽寒。韓國盛傳人若還未結婚就去世,會化為「童子鬼」,就算已是幽魂都還會想要找個伴侶,變成精神狀況不穩定,容易對活人不利。鄭允錫片中有一幕把煎魚的眼睛挖掉、自己卻突然雙目鮮血直流的驚悚畫面,讓人頭皮發麻。

亞洲各地都視孩子的教養為母親的重任,對於孩子寄望很深、管束嚴厲的「虎媽」特別多,除了李尚宇從自身和母親的相處得到韓國篇的靈感,其他幾個國家的篇章也不乏母親與孩子之間的關係的描述,母親讓男導演們又愛又怕,成為他們拍恐怖片的靈感,也是劇中恐怖的來源。泰國名導彭力雲旦拿域安所執導的泰國篇,影像復古,有電影發明初期的黑白默片味道。泰國的恐怖片在亞洲各地大受歡迎,台灣也有不少忠實粉絲,彭力雲旦拿域安以為,泰式恐怖的獨門秘方就在永遠不忘幽默調味,常常在驚悚之餘穿插搞笑段落,讓觀眾的精神時而緊張時而鬆弛,比從頭嚇人到尾更能令觀眾投入,且感覺類似的可怕事件有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才會愈想心裡愈發毛。

「亞洲怪談」泰國篇仿照黑白默片的視覺風格。圖/摘自HBO
「亞洲怪談」泰國篇仿照黑白默片的視覺風格。圖/摘自HBO

彭力雲旦拿域安自稱並非恐怖片愛好者,甚至平常都不太看這類電影,少數欣賞過的幾部之中,最愛的就有史上最早的吸血鬼片經典—德國名導穆瑙的默片「Nosferatu」,他拍攝泰國篇刻意用傳統的技術、不採用現代先進特效,片中嗜食人類內臟的幽靈現身時的畫面感覺有如 「Nosferatu」吸血鬼登場的翻版。彭力雲旦拿域安不喜歡找已經成名的專業演員拍戲,寧可找素人,能夠讓他盡情雕琢,捏出最想要的樣子。他的另類作風,使「亞洲怪談」的泰國篇顯得獨樹一格。

新加坡篇則由當地著名的導演邱金海掌舵,故事描述建築工人在工地開挖時竟挖到一口棺材、裡面還有女性骸骨,老闆一時的錯誤決策,不僅讓厲鬼藉機肆虐,造成更無法收拾的後果。邱金海的作品一直不乏在當地引發爭議的元素,傷殘、虐兒、戀屍、娼妓、亂倫慾望等內容都曾觸及,讓人對新加坡篇頗具期待。HBO Asia沒有多過問、讓他放手拍,他也在片中呈現新加坡最具特色的多元種族文化,和日、韓等地的風格迥然不同。

「亞洲怪談」新加坡篇描述工地挖出棺木的恐怖故事。圖/摘自HBO
「亞洲怪談」新加坡篇描述工地挖出棺木的恐怖故事。圖/摘自HBO

台灣觀眾最喜愛的亞洲恐怖片,多半來自日本,日式的恐怖不見得像韓國一樣愛灑血漿,或是像泰國那般詭異莫名,卻讓人打從腳底感受到涼意。日本恐怖片很愛強調「怨念」與「詛咒」的威力,「亞洲怪談」中的日本篇因此亦備受期待。俊帥熟男北村一輝擺脫「夜王」中的邪魅和「貓侍」裡的喜感,演出一位失聰的聾啞男子,只能靠眼神和面部表情作戲,對演技是一大挑戰。他飾演的男主角在連串怪事之後,開始追溯起家人慘遭不測的案情真相,隨著秘密再被挖開,自己的命運也產生巨大轉變,這一集的導演是另一位日本英俊小生齋藤工。

北村一輝主演「亞洲怪談」的日本篇。圖/摘自HBO
北村一輝主演「亞洲怪談」的日本篇。圖/摘自HBO

馬來西亞篇的導演何宇恆則是讓昔日邵氏武后惠英紅的演藝事業重振雄風貴人之一,他編導的電影「心魔」讓惠英紅有機會再展洗鍊演技,在金馬獎、香港電影金像獎等接連勝出,何宇恆給了她極好的角色又激發她的出色表現,居功厥偉。「亞洲怪談」的馬來西亞篇以養小鬼許願藉此達成目標為主題,這小鬼有大大的頭型、血紅色的眼睛和整排尖銳牙齒,許多人都想利用他實現心中的願望,卻不知道反噬的力量將有多可怕,同樣是脫胎自民間傳說的驚悚故事。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黃心穎 張軒睿 走光 吳淡如 辜莞允 森田剛 鄭秀文 鮪魚 朴有天 復仇者聯盟 許志安 我們與惡的距離 冰與火之歌 Selina 馬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