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衣服脫了之後 還穿得回來嗎?

2018-11-21 13:59大娛樂時代 陳皓嬿

衣服脫了之後,還穿得回來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當然可以。

女星脫了之後再把衣服穿回來的故事我們並不陌生,從舒淇、徐若瑄到瑤瑤,不論年紀資歷,她們都把衣服穿回來,讓觀眾把目光放到她們的表演功力上。

且不論有沒有必要非得把衣服穿回來,我們要問的問題是:如果想成功把衣服穿回來,要怎麼做才不會活不下去、死在半路上?

穿回來就活不下去的Stellar

第一次聽到韓國女團Stellar的歌《Sting》(刺痛)是在Spotify上,清新率性的曲風跟grooving十足的編曲都是我的菜,讓我連續重播了好幾天。

然後,我去Google搜尋Stellar,找了MV來看。MV內容基本上如你所見,就是滿滿的腿,跟腿,跟更多的腿;再wiki之後,我才知道該團的性感風格和她們坎坷的發展故事如此相關。

Stellar是2011年出道的韓國女團,一開始是由已經很紅的男團「神話」成員Eric培訓。剛出道時走的是「搞怪可愛風」,但因為出道單曲《Rocket Girl》很普通(i.e. 不好聽),MV視覺風格和服裝造型也不討喜,所以並沒有引起注意;半年後發行第二張單曲《UFO》同樣反應平平。

2013年發行了第三首單曲《Study》也一如既往沒啥討論度後,年末Eric跟經紀公司Top Class合約到期便離開,不再擔任Stellar的製作人。

「沒有人氣就解散」是韓國偶像的發展鐵律,至於「觀察期」能撐多長,得看公司有多少資源。但Top Class只是家小企劃社,所以Eric走後,他們選擇下猛藥。

2014年初,Stellar一改先前清新清純的路數,推出第一張迷你專輯《Marionette》(操線木偶),風格徹底反轉:MV中泳裝高岔開到腰部、搭配撕破吊帶黑絲襪的造型,和充滿性暗示的劇情,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跟爭議。

女團Stellar MV片段。圖/擷自YouTube
女團Stellar MV片段。圖/擷自YouTube

網友因此為Stellar冠上「19禁女團」的封號,電視台要求她們上節目時需要換成安全無爭議的衣服,比較保守的觀眾罵聲不斷;但觀眾(套句內容產業最喜歡說的話)就是「愛罵又愛看、口嫌體正直」,點閱數隨之一路飆升到1500萬。

見人氣有起色,公司或許是「愛藝人心切」吧(是嗎),下半年推出的新歌《Mask》雖然還是走性感風,服裝尺度收斂許多、Stellar身上的衣服布料也多了一些,可是,MV觀看數和音源排行就沒有《Marionette》好。

經紀公司沒死心,隔年三月推出單曲《Fool》,不僅讓Stellar成員穿回可愛少女的服裝,甚至直接在MV裡,透過成員看到《Marionette》高點閱和底下留言批評而悶悶不樂的表情,訴說「該團對於遊走情色邊緣才能獲得關注一事」的無奈,明示其實她們私底下的個性是很努力認真、並不放蕩的「好女孩」、小可憐,只是因為觀眾喜歡,所以她們才裸露好得以生存下去,就像歌名「操線木偶」一樣,為了市場取向無法做自己。

這個用溫暖可人、苦情無奈包裝的故事,遭受到市場無情的回應:「什麼?Stellar有回歸發新專輯嗎?我完全不知道啊!」

這首歌的歌名《Fool》彷彿如預言般,嘲笑Stellar和經紀公司的天真和愚蠢。於是同年夏天,經紀公司選擇生存、再度向市場妥協,讓Stellar走回性感大開的老路,推出新歌《Vibrato》(震動)。

《Vibrato》的性感尺度和《Marionette》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專輯封面概念照中,成員穿著同樣開高衩到腰部的大紅旗袍,腰間則搭配疑似丁字褲的黑色內裡(成員後來解釋那其實是比基尼,只是因為被旗袍下擺遮住了,所以讓人以為是丁字褲,But seriously who cares?),MV劇情中也有更明顯的性暗示象徵,像是用垂直角度拍攝緩緩打開的皮包、嘴唇、眼睛、百葉窗簾縫等。

討論度回來了,經紀公司和Stellar更加信仰「不露就沒人看」是條不能打破的真理,雖然他們並不喜歡。

成員之一敏希曾在受訪時表示,

成員們沒有一個在社群平台上轉發(宣傳照)的,看著照片我們也挺不是滋味的。即便如此,宣傳卻很順利。

隊長佳英則解釋:

最初經紀公司讓我們穿兩側綁帶的比基尼泳褲跳舞,但是那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真的不喜歡這樣,而且跳著跳著帶子就會跑到上面去,所以更不行。

老實說,如果公司不聽我們的意見而要我們強行這麼做的話,我們已經想過要打包回家,連開車跑路都盤算好了。好在最後有調解好,公司把表演服裝改成料子厚實的衣服。

其實我們的成員都是很單純的孩子,沒喝過一滴酒也沒上過夜店,跟台上的形象很不同。但為了宣傳Stellar的回歸,我們的確需要某些強力的東西。因為要單憑一張預告照片吸引大眾的主意,所以尺度也略有些高。

開始走性感路線時,Stellar的成員不過20歲。雖然對從小學芭蕾的她們來說,穿這些服裝並不會讓她們不自在,但被定型縮限在性感情色邊界的小框框內,讓她們相當委屈,「我們自己覺得歌曲很好,但那一瞬間,是真的有些失望了。」

是啊,明明歌曲很好的,除了《Sting》外,《Fool》、《Vibrato》都是不錯的作品,耐聽也算抓耳,可是只要不露,就沒有人會關注她們,更別說「聽」她們的歌。

前兩首單曲乏人問津到,有不少網友留言問Stellar「妳們為什麼自《Marionette》就沒有再出新歌,讓我們等了整整一年。」可以想像Stellar這種再痛苦也要放手豁出去拚了的絕境有多艱困;畢竟不紅的時候,她們得四個人擠一間房、共吃一份餐點,連去大一點的編舞室練習都會被白眼看待。

《Sting》是《Vibrato》之後發行的第二張迷你專輯,還是維持性感的基調,但是稍微往清新收斂;下一張單曲《Crying》衣料又多了一些、褲子長了一些,不過歌曲也沒記憶點了一些。

清純、性感、包起來、再露、再收斂⋯⋯Stellar就這樣跟著自己的人氣載浮載沉,跟著眼球決定下一首歌該穿多少衣服。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去年(2017)下半年,Stellar的隊長佳英和忙內田律和經紀公司約滿不再續約,雖然補入新人,但Stellar還是在2018年初宣布解散。

缺乏資源的小公司,敵不過有廣大行銷跟通路資源的大公司,只能靠走辛辣極端的路線才能博取眼球,好讓旗下藝人生存下去,一旦不迎合觀眾的腥羶色,客群就瞬間消失。

乍看之下,好像是很合理的結論。

可是,偏偏有人打破了這樣的「理所當然」。

靠粉絲影片翻身後立足的EXID

韓國女團EXID。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韓國女團EXID。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EXID是韓國Gamgak娛樂於2012年推出的女團,出道時間和Stellar差不多,都屬三代女團,也都是較小規模的娛樂公司出品。

EXID剛出道時也是有一位「導師」、小有名氣的作曲家「新沙洞老虎」在協助他們摸索,同樣地,出道後三年間,雖然音樂作品偶有佳作上榜,但總體來說仍沒什麼名氣,有兩位成員先後離開。

2014年,EXID轉至Yedang娛樂旗下,發行新單曲《Up & Down》,可是該作品並不成功,不僅沒有獲得關注,還運氣很差地撞期亞運、被迫提早結束宣傳期。

接著,「奇蹟」發生了。

一位粉絲將EXID出席公演演出《Up & Down》時,成員哈妮的直拍影片上傳到網路上,結果意外爆紅;《Up & Down》略顯煽情、帶著性暗示的「骨盆舞」,搭上哈妮到位的動作跟性感的表情,讓網友們暴動、不斷重播該影片。

EXID很快地翻紅,除了《Up & Down》在四大電視台的音樂節目皆奪得冠軍之外,還在年底被「強制召回」,重新到各大節目宣傳演出,原MV的點閱數也急速飆升。

到這邊為止,EXID和Stellar的發展路數都還算相似,從默默無名到爆紅引發關注(當然EXID是靠粉絲爆紅且拿到音樂節目的一位這點還是跟Stellar很不一樣),但接下來EXID跟Stellar做了不同的選擇。

應該說,製作方做了不同的選擇:神話的Eric丟下Stellar走了,可是「新沙洞老虎」沒有離開EXID。

EXID爆紅後三個月內趁勝追擊,發行的下一張迷你專輯《Ah Yeah》。

同名主打歌《Ah Yeah》也是由「新沙洞老虎」打造,風格和《Up & Down》一致,同樣使用銅管、復古電子舞曲和重拍為基調,大概是一聽到《Ah Yeah》就會想到《Up & Down》的程度,覺得它們是姐妹作,會有「啊,是EXID的作品啊!」的認知。

再看看MV的轉變。

在《Up & Down》MV中,導演用的手法跟Stellar的《Vibrato》很類似,以芭比娃娃、食物跟用品,做各種卡通化的性暗示,像是打氣消氣的長氣球、香蕉、切開的酪梨和火龍果等。

(其實從時序上來說《Up & Down》比《Vibrato》早一年半發行,所以應該是《Vibrato》向《Up & Down》致敬,但衣著尺度比《Up & Down》大膽很多很多。

如果仔細看《Fool》和《Sting》MV,也都可以看到它們向《Up & Down》致敬的影子,直白一點說就是抄襲《Up & Down》的元素啦!)

《Ah Yeah》的MV延續《Up & Down》的風格,成員偶爾做出微微煽情挑逗的表情,穿著接近大腿根部的短褲,跳需要大量使用髖部和骨盆的舞;其中有一幕也很敢玩,是成員穿短裙坐在影印機上,讓影印機掃描列印。

導演甚至還很露骨地直接在她們跳舞時,於腰腿之間直接打上馬賽克,刻意要引人聯想(歪)。

但有別於Stellar明確地在MV中「指控」觀眾只在她們裸露時才關注她們,《Ah Yeah》的MV在後半段很聰明地設計了「馬賽克消失,才發現原本打碼的地方,都只是一些可愛的、無害的、普通的圖樣」。

引人遐思的影印機印出的只是一隻可愛的小狗,至於團員們腰腿間的馬賽克之下,也不過就是一般的白色熱褲而已,沒什麼特別火辣好看的畫面。

同樣是想試圖「導正」觀眾對女團「就是走性感風」的認知,EXID的做法比Stellar更照顧到觀眾跟粉絲的感受。

EXID不譴責觀眾,而是用圖像隱隱約約地說明、洗腦他們,這個團在馬賽克背後的「真實面」,其實是可愛、普通的,不需要打馬賽克的模樣,但在音樂和風格上,EXID「還是你上一次喜歡的那個EXID」,並沒有變。

《Ah Yeah》在音樂節目上拿到三個冠軍、三個亞軍的好成績,讓先前爆紅的人氣持續延燒。

繼《Ah Yeah》後,EXID在當年底發行的單曲《Hot Pink》仍是《Up & Down》和《Ah Yeah》的3.0版變身,但衣服又多了一些些、長了一些些;然而EXID的成績並沒有變差,《Hot Pink》同樣拿到音樂節目的兩冠、兩亞、一季軍。

在這段期間,爆紅的成員哈妮也沒閒著,拚了命參加各大綜藝節目刷存在感,甚至有了主持當紅節目「一週偶像」的機會,讓觀眾看見她有別於性感,豪爽率直、反應快又幽默的那一面。(哈妮後來被粉絲定位成EXID的大爺)

成員們一次受訪時,說她們前前後後跳了《Up & Down》不下5000次,也仍保持活力、不以為苦,因為這是很不容易得來的觀眾的喜歡,她們都想好好愛惜羽毛、努力加深大家對EXID的印象。

在性感的主調中,EXID慢慢打造更多的個性,更細緻的風格區隔特質出來,潛移默化地影響粉絲。

一直到2016年中,EXID發行正規專輯《Street》,才終於在主打歌《L.I.E》中嘗試和「爆紅三部曲」截然不同、走中版的美國流行樂風,試圖跳脫《Up & Down》,賦予EXID新的可能。(不過MV還是充滿性暗示,大概這點還脫不了身吧)

2018年呢?Stellar掰了,但EXID還活著、活得挺好的。

雖不是女團龍頭,但EXID仍躋身在大勢女團的行列中;她們今年新發行的新歌《Lady》走嘻哈路線,成員衣服穿得不少,MV也沒有什麼性暗示的畫面了。

分寸的拿捏跟企劃能力

讓Stellar和EXID走向不同結局的原因也許很複雜,顏值差一點、歌曲差一點、實力差一點、特色差一點、運氣差一點、什麼都差一點點,可能就會差很多。

但我認為最主要的差異,不在這幾個女孩身上,而是經紀公司和製作人的這幾點:

一、走極端險路的分寸拿捏

二、企劃能力和企劃完整性

三、自我定位與堅持不錯亂

要走性感路線吸睛、用性暗示元素來讓MV造成討論不是問題,可是「性感過頭會帶來反感」,是Stellar走極端的宿命。

「偶像」是用來崇拜跟欣賞的,特別是社群平台讓大家更想要模仿、效法偶像,所以當Stellar成員的服裝尺度超過社會所能接受的程度時,固然能引起高度討論,但是帶不了粉絲的黏度,就本末倒置了。(特別是南韓社會的風氣還是很傳統保守的)

況且猛藥下得太重,藥效雖然顯著(讓數字立刻提升),但觀眾也會因此聽不見你的歌、看不見你的人;當性感從助攻配角喧賓奪主、成為本體時,一旦沒有性感或不夠性感,Stellar就等同消失。

相較之下,EXID雖然也因MV各種性暗示而爭議頗多,但在成員的服裝上面,可以看出EXID還是有很明確的底線在,不會那麼赤裸裸地要成員穿上情色意味明顯的衣服。

Stellar經紀公司Top Class的企劃能力顯然也很不ok。雖然歌曲算好聽、成員歌唱實力也很不錯,但舞蹈沒有記憶點,MV的故事性也不夠強,空有強烈的畫面,和歌詞、成員之間的印象卻連結不起來。

當「新沙洞老虎」堅持要EXID一次次透過《Up & Down》的2.0、3.0版,加深大眾對她們骨盆舞的印象時,Stellar卻每次出擊都變換風格,讓人摸不著頭腦。

對觀眾來說,Stellar的風格轉變之間沒啥邏輯可言,更別提一下穿、一下脫的策略擺盪。

這是Stellar的致命傷,一開始改成性感路線時,先趕走之前那批喜歡她們青春路線的粉絲,再次改回清純風格時,又將這批因為性感被吸引而來的粉絲趕跑⋯⋯

這樣來回幾次,再加上直接在MV中嘲諷指責觀眾「你們好低俗就只是愛肉,我們才只好賣肉給你」,是能留下多少人?

更別提後面的企劃打臉前面的企劃這種浪費錢的做法,沒什麼資源的Top Class還玩了那麼多次。既然性感的頭都洗下去了,成員也都忍著難受做了,為什麼不好好堅持一下、卻一直搖擺呢?

要知道即使是連JYP這種大公司在經營成績好得不能再好的大勢女團Twice,也都是很小心翼翼地穩住已經備受觀眾認同的style、複製,然後點滴慢慢地謹慎調整,花上三年觀察、用專輯試水溫,才敢大膽些嘗試新風格。

畢竟人氣這種東西,一失足成千古恨,可能摔下去就翻不上來了。

自我定位不明、父子騎驢,人氣還沒站穩就想調整風格,公司缺乏中心思想、糟糕的企劃力讓Stellar落得解散的結果,其實沒什麼好意外的,成員實力顏值再好也是枉然。

觀眾對性與性感的想像與容受空間?

不過回過頭來,我也想知道為什麼觀眾能夠容受偶像「穿脫遮露」空間這麼狹小,讓Stellar動彈不得?

如果「性」與「性感」不再是社會中禁忌、神秘、羞恥、不可觸碰所以異常敏感的領域時,觀眾對於Stellar的改變會不會不那麼嚴苛看待,讓她們得以更有彈性?

比方說美國小天后麥莉希拉,不管她是剛出道的乖乖牌迪士尼小公主,還是叛逆挑戰毫無恥力限制想露就露的前衛女明星,或是之後玩膩了開始「從良」(真是個政治不正確的用詞)穿回典雅服裝的麥莉,粉絲都還是喜歡她。

最後送上兩支影片。一支是Stellar穿著韓國傳統服飾跳《Sting》的幕後花絮片段,老實說,看到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覺得有些難過。

我想著,如果今天她們不走極端性感的路線,是否就能像影片中這樣安心自在地在演藝圈發展?或是更早就出局了呢?如果偶像是痛苦的、忍耐的、不快樂的,那看著她們的觀眾,會真的感到快樂嗎?

另一支影片,是四個男生穿著彩色的長T和白色長褲,翻跳《Sting》的片段,完全不同的性別,但有另一番味道的性感,其實並不噁心,我覺得很好看、很可愛(灰色衣服那位特別得我心)。

什麼是性感?

我相信絕對不是只是「露肉」而已,裡面還有很多細緻的元素,身體的線條、投入情感的神情、充滿力度的動作⋯⋯如果企劃方可以多用一些心、多一點敏銳,對性感有多一些些的想像(而不只是裸露的女體)、更深入的了解,Stellar會不會有不同的命運?

做內容的人若覺得觀眾是膚淺的,他們看見的,就只能是觀眾膚淺的切面,而不是一個完整立體的人。

「大眾喜歡腥羶色,所以我們只好妥協」是個藉口,是做得還不夠好,不夠精緻的藉口。

大眾或許無法抗拒腥羶色,但他們不會「只是喜歡腥羶色」、只要腥羶色而已。看不清這點,不能好好了解真正打動觀眾的是什麼,再多的理由、再多不著邊際的嘗試跟失敗,也只能用來安慰自己「我已經很認真努力」了。

※本文經作者陳皓嬿授權使用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孫安佐 祈錦鈅 林志玲 二宮和也 放浪兄弟 咘咘 網紅 陳子玄 AKIRA 曹雅雯 傅子純 A-Lin 劉奕兒 狄鶯 ARA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