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CE轉型解析/TT紅翻天 JYP卻用SIGNAL毀了她們?

2018-12-20 09:00大娛樂時代 陳皓嬿

圖/擷自inven.co.kr
圖/擷自inven.co.kr

「TWICE轉型解析/解除禁愛令後小姐姐們放飛了?」中我們聊到,Twice在發行《TWICEcoaster》之後,主打歌〈TT〉和〈Knock Knock〉這樣「軟萌娃娃」受到廣大觀眾的喜愛,在這個時期圈了非常多新粉絲,很快在2016年底晉升為新一代大勢女團。

Twice的娃娃風格因為親和無害所以大受歡迎,且能很快累積大量人氣,但正因為它「沒有生命」、缺乏個性,所以也容易模仿跟複製。當更年輕、更軟萌、更可愛的新女團出道,Twice很容易被取代。

因此,雖然Twice成員雖然個個有本錢做到當前其他女團難敵的可愛,JYPE卻沒有繼續走這條康莊大道,相反地,他們做出令所有人都跌破眼鏡的「大反轉」選擇。

第二次轉型:Signal時期的搞怪復古風

圖/大時代娛樂提供
圖/大時代娛樂提供

易於親近又討喜,Twice「娃娃期」的風格雖然大受聽眾歡迎,也讓Twice的人氣扶搖直上、成為常拿一位(第一名)的大勢女團,但符合「大眾情人口味」的定位背後卻有個隱憂,就是成為「轉型阻礙」:

當大家已經固定喜歡你最顯而易見的特質時,要怎麼凸顯你最想凸顯的個性/個人風格,但不會因此失去人氣和大家的喜愛?

Twice第四張迷你專輯《Signal》就是在這個有趣的命題下誕生的作品。它特別值得拿出來一談的原因有兩個:

1.它是JYPE試圖脫離大眾情人款、端出「有個性」的Twice,以確立她們在眾多女團中有足夠鮮明的形象和風格。

2.它是Twice為了進軍日本而回歸作品,因此在成員表現配比上,將日本成員的份量加重許多。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在討論這兩點之前,我們照例先來看一下專輯封面照(上兩圖)跟成員概念照(下圖)。

這是兩張風格甚異的照片。

專輯封面照一改前兩張專輯的明亮路線,改用沈穩收斂的普魯士藍為底,雖然保留Twice的代表色霓洋紅,但僅在框線上點綴。

成員穿上海軍藍的學生制服,做著古靈精怪的鬼臉,妝容較前兩張清淡許多,眉毛變細、變淡,眼妝也明顯少了強調臥蠶的畫法,選擇使用更接近膚色的橘、黃色調,去掉她們雙眼圓滾的無辜感,多了搞怪調皮的小男孩樣。

不過JYPE在成員概念照上卻做了相反的操作,還是維持之前透明、明亮的粉嫩洋娃娃風格;要說有什麼差異,呃,可能是從之前兩三頭身的布娃娃進化成八九頭身的芭比娃娃吧!(注意下面這張的眼睛和上面呈現是很不同的)

圖/擷自kpopn.com
圖/擷自kpopn.com

如果這樣比較不夠明顯,我們再放上跟專輯封面衣服跟妝容相同的團體照來跟成員概念照對照著看:

圖/擷自臉書、kpopn.com
圖/擷自臉書、kpopn.com

我認為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操作,反映JYPE為Twice轉換風格所做的緩衝,在明顯轉換路數的同時,不忘繼續供應之前吸引大眾的元素,讓大家不會因為轉得太突然而感到措手不及。

而選擇沈靜不躁動的藍、白色,和一般人能輕易自我代入的學生制服,在顏色(淺柔色系轉為深色系)和氣味(洋娃娃轉為小男孩/Tom Boy)大幅翻轉時,的確是相對保守安全、能夠平衡的折衷做法。

可是,因為下圖這張同名主打歌〈Signal〉MV中的另一套服裝跟妝髮實在太衝擊了,所以還是沒能頂住,造成粉絲的驚愕跟憤怒。(當然還有其他因素,我們等等會談到,這邊先繼續討論造型)

圖/擷自YouTube
圖/擷自YouTube

首先,JYP家的一大特色是「美式復古」,這點大家都已經很熟了。所以這次轉換風格時,造型師就給Twice小姊姊們來了這麼一套超完整的復古,特別是志效(最左)的洋裝,就是非常典型1950、1960年代的風格,子瑜、Mina、Sana(左二、三、四)及娜璉(中間)則是1970年代的迪斯可風,定延(右二)和多賢(右三)吹得高聳蓬毛的髮型也是。

重點是,服裝色彩非常地鮮豔、跳痛。有別於以往低明度、低彩度的選擇,這次復古裝彩度跟明度都非常高,用了大量的純色,破壞她們之前柔順的和諧感。

髮型方面,造型師也把多位成員之前的瀏海換掉,改往上/後吹,或做比較貼頭皮的中分跟旁分,和第一張專輯(〈Like OOH-AHH〉時期)的手法相近,是個性強烈、帶著叛逆的風格。

事實上,《Signal》時期也的確發生了一件成員展現她「非常有個性」的是,就是彩瑛(右四)在被克莉絲汀・史都華的短髮造型給驚艷到之後,在沒有知會公司的情況下,行動如風的她竟擅自就把中長髮剪到耳上的超短長度。(效法嫻妃幹嘛?)

這個「超有個性」的舉動雖然跟這次《Signal》回歸想要傳達的方向一樣,但實在有點「太過了」,其他成員跟公司經紀人都被嚇傻,朴振英也委婉地跟彩瑛說下次要動髮拜託記得先跟公司討論一下。

所以Twice到底該是有個性還是沒個性的女團?若要有個性,到底又可以有個性到什麼程度而能被千萬粉絲接受呢?「彩瑛落髮」(喂)的小插曲,恰巧暗暗帶出這個尷尬的轉型議題。

也許有粉絲會質疑,現在路線正走得好好的,雖然很快成為大勢女團,但也才出道兩年、還沒真的站穩,為什麼不能維持既有風格,非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轉型?

JYP沒有解釋轉型的原因,但我認為的確有其必要性。

1.Twice成員再兩年就全滿20歲了,最大的成員娜璉屆時也已24歲,繼續走可愛賣萌風其實會越來越尷尬。

2.開頭提過的,這種大眾情人款容易複製、容易抄襲,當有更年輕更可愛的女團推出時,Twice可能很容易就被取代了;

3.Twice的成員雖然不乏很會演撒嬌的人,但她們本身的個性並不是柔弱軟萌的類型,畢竟是經歷過多年出道延宕加上選秀實境節目磨難出來的孩子,率直、乾脆、豪爽、勇敢、活潑、不做作帶來的可愛才是她們的本色。

4.Twice成員自己就在綜藝節目中坦承,不擅長撒嬌裝可愛的成員很多,因此像《Cheer Up》開頭的「小花開」舞步實在太過肉麻到連她們自己都受不了地討厭,大姐娜璉直言「當時接到編舞劇本,看到有人要假裝灑水澆花的安排,每個成員都說『拜託不要分配給我就好了!』」(結果沒想到最後是她跳XD)

朴振英在Twice未出道前,就曾在選秀節目Sixteen中表示,Twice這團的三個最重要特質就是「活潑、健康、有個性」,因此他為Twice量身打造了新曲〈Do it Again〉,這是最符合他心目中Twice形象的曲子。

請看〈Do it Again〉的MV(這算是第一張專輯的前身吧),是這個形象啊,後來的娃娃元素在這裏一點兒也沒啊~

只是令人玩味,朴振英在每一集選秀節目中對成員的看法跟排行,和觀眾投票出來的結果總是不一樣,往往他欣賞或讚揚的是A隊,但觀眾最高票老是給B隊。這個姑且稱之為「專業和庶民之間的審美差異」,即使選秀節目結束後,仍不斷上演、拉扯著Twice的定位。

別忘了,在之前這篇「JYP谷底翻身之路:老闆就是公司的頭號豬隊友?」中,我們提過JYPE過去幾年開高走低、當紅團體一個個解散的命運,一部分來自朴振英太把自己對音樂的喜好跟風格套用在自家藝人身上,導致他們「太過朴振英」而沒有自己的面貌,而JYP 2.0推出的全新團體Twice,就是要矯正這個問題。

Twice成員也曾在受訪時說過,朴振英並不希望她們「每個人看起來都一樣」,而是以「各有特色」為出發點、將她們的特點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去捕捉出她們的魅力。

只是沒想到,在嘗試〈Cheer Up〉這樣可愛的路線後Twice大受歡迎,因此越走越偏娃娃風、回不去原本設定的狂野活潑。

所以《Signal》的轉型與其說是想賦予Twice全新的風貌,不如說,是JYPE試圖在兼顧市場喜好的大前提下,將她們往最初出道時的風格導回(矯正?)一些,可愛、率性各佔一半。

這次的嘗試,實在很難說是成功或失敗。

先放MV給大家聽歌:

〈Signal〉光曲調就和前面〈Like OOH-AHH〉、〈Cheer Up〉、〈TT〉、〈Knock Knock〉完全不同,是帶著嘻哈的電子舞曲,還有朴振英出手自帶的復古風。

重拍鮮明的Bass line是〈Signal〉全曲的基調,相較之前主打歌高底起伏豐富的旋律,〈Signal〉的旋律平緩、簡單許多,曲有一半都是rap,重點更放在節拍的律動上,是一首帶著摩登時尚感、有強度跟力道的曲子。

在唱法上,你會發現〈Signal〉幾乎沒有之前的奶音跟疊字,Twice把原先娃娃式的可愛、撒嬌都去除,卻也不像〈Like OOH-AHH〉那樣用盡丹田飆唱的渾厚、洪亮,而是斷點很乾淨俐落,帶點勁道、像拍皮球般很有彈性的唱法。

即使是〈Signal〉副歌最可愛的「嘰哩、嘰哩、嘰哩、嘰哩」、「Dururududu dururududu」,她們也沒有特意壓扁聲音去裝可愛,僅是輕巧地帶過。

另一個特別的點,是讓原本並不負責rap角色的日本成員Momo和Mina主唱〈Signal〉的rap橋段,為的就是前面提過「準備在日本出道」而特別安排。

這麼大的轉變,讓〈Signal〉甫推出當天,就讓一大堆粉絲暴動跟不滿,紛紛跑去朴振英的IG上留言開罵,質問為什麼要給Twice唱這麼過氣的歌,旋律聽了好幾遍還是好怪,而且一點都不可愛,要不是Twice唱這首歌根本不會紅,聲音偏軟的Momo跟Mina唱起rap也不好聽,還我原本的Twice來!

這些粉絲不埋單,也反映在音源榜的評價上,Melon滿分五顆星、粉絲只給2.4顆,Naver Music滿分十分、粉絲只給5.2分,都只拿一半的分數。

連Twice成員自己都對這首歌很沒自信。她們上廣播節目訪談時被主持人問「覺得這首歌推出會成功的人舉手」,卻沒有一個人舉手。

幾位成員坦承,難說喜不喜歡〈Signal〉,畢竟第一次嘗試這樣的風格,很擔心自己能不能詮釋好,而且跟之前的主打歌聽起來太不同了,所以對結果也感到半信半疑。

然而,作為出道以來最被看衰的主打歌,〈Signal〉卻又有能耐讓MV觀看次數在24小時內突破1000萬大關(至今累積快破2億),在南韓七大音源榜的實時榜狂掃第一,並拿下日榜、週榜冠軍,參加6大音樂節目也拿下5個冠軍,還蟬聯了兩、三週。

該怎麼解釋這樣「叫座不叫好」的情況?

我的解讀是,如果粉絲的審美範圍也能畫出舒適圈的話,那Twice在「娃娃期」所累積跟鞏固的人氣、喜愛,和持續不斷擴張的新受眾觸及,讓她們有本錢去挑戰「擴大粉絲舒適圈」這種會讓粉絲有些不舒服的事情。

前提是,她們(或者說JYPE)推出的作品品質還是好的、經得起一再檢視的,而經紀公司跟音樂人的專業要很清楚知道該作品的魅力點在哪,並有能力去分辨當受眾暴動說不喜歡時,他們真正的感受是「難聽」還是「不習慣」?

難聽沒救,不習慣需要時間。

打個比方,如果你看過漫畫《神之雫》的話,你一定知道有些紅酒一打開就喝味道會很辛辣刁鑽、讓人不敢恭維,非要倒入醒酒瓶,讓空氣跟時間和酒體作用,酒才能在醒過之後變得圓潤順口,隱藏的複雜風味也隨之展現。

〈Signal〉就像這種酒,在Twice本身的親和魅力催化之下,會越來越好入口、越來越能品嘗到它獨到的風味。

再者,作品的特色必須是演繹者(也就是Twice)身上本來就具備的特質,她們詮釋起作品才會不違和。

即使這些特質尚未被觀眾發覺跟注意到也沒關係,氣質這種東西藏不住,只要成員具備,作品如同導管,自然會將她們相搭的氣質給引導出來。朴振英跟JYPE團隊長時間觀察跟挖掘Twice九人,我想這點自信他們還是有的。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到各大論壇爬了討論串,有不少當時的老歌迷說一開始討厭這首歌,但聽了十幾次後反而上癮了,覺得怎麼那麼中毒好聽、停不下來,也有好些人說他們是因為〈Signal〉才入坑變成Twice的粉絲的。

Twice成員在多次演出後,也越來越能駕馭〈Signal〉。這首歌發行半年後的2017年底,她們在KBS歌謠祭演出了〈Signal〉remix版,將編曲基調改成funk,編舞率性、輕鬆,舉手投足散發健康的帥氣和魅力,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相當有味道的舞台,私心覺得比原曲還更出色。

第二次轉型再修正:〈Likey〉和〈Heart Shaker〉的青春校園好萊塢YA片風格

圖/大時代娛樂提供
圖/大時代娛樂提供

大概是被《Signal》時粉絲激烈的反應跟負評嚇到,雖然音源成績很好,但2017年底Twice發行的正規專輯《Twicetagram》和其改版專輯《Merry&Happy》,又往可愛的安全地帶靠回去許多。

不過這次的方向和《TWICEcoaster》不盡相同,沒走回軟萌娃娃風,而是開啟「青春校園好萊塢YA片風格」。我覺得這個定位其實蠻好的,相當符合Twice在現實中的狀態跟樣貌。

什麼是青春校園好萊塢YA片風格?

就是以國高中校園女生小圈圈鬥爭、搶校草、刷存在感、醜小鴨變天鵝為主題,套路超好預測的現代童話故事(YA=Young Adult,我國小國中的時候女生們超愛追這類片),下面幾部經典,你沒看過應該也略有印象。

像是最為人所知的琳賽蘿涵經典辣妹二部曲《辣媽辣妹》、《辣妹過招》,早期一點希拉蕊德芙《莉琪的異想世界》、《灰姑娘的玻璃手機》,安海瑟薇《麻雀變公主》,比較近期一點有艾瑪史東的《破處女王》、安娜坎卓克等人的《歌喉讚》等。

琳賽蘿涵主演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 圖/擷自IMDb
琳賽蘿涵主演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 圖/擷自IMDb

希拉蕊德芙主演的《灰姑娘的玻璃手機》(A Cinderella Story)。 ...
希拉蕊德芙主演的《灰姑娘的玻璃手機》(A Cinderella Story)。 圖/擷自IMDb

請注意上面YA片中的穿搭,再看一下《Twicetagram》的專輯封面,Twice的服裝大概就是這種風格(而且這個專輯版面配置跟第一張迷你專輯《the Story Begins》是同樣的邏輯):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看不太清楚的話,下面是專輯的成員概念照跟主打歌〈Likey〉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好啦,強調臥蠶的圓滾滾大眼跟可愛風又回來了!不過這時期較娃娃時期做了許多修正,沒有幼兒的軟萌,在妝容上凸顯眼睛清澈有神,服裝也棄粉嫩馬卡龍色系不用,而採用較高明度跟彩度的顏色。(當然沒有《Signal》時期那麼跳痛跟詭譎)

一言以蔽之,就是你走進「美國少女專屬飾品店」Claire’s或服飾店Gap、Old Navy會看到的style就對了。

再來看冬天發行的改版專輯《Merry&Happy》專輯封面。雖然人的size很小,但看得出來服裝的彩度同樣偏高,用了很飽和的顏色: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專輯成員概念照和主打歌〈Heart Shaker〉概念照則是這樣: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為了營造溫暖的氛圍,Twice的服裝色彩將純色(如正紅正黃正藍)加深加暗,搭配大地色系帶出沈穩的感覺。(從之前的幼兒進化到少女啦恭喜!而且真的非常美式啊~)

比較有意思的,是正規主打歌〈Likey〉和改版主打歌〈Heart Shaker〉雖然是同一時期的作品,但兩者的路數跟唱腔卻有明顯不同之處。

〈Likey〉承襲了先前〈Cheer Up〉、〈TT〉、〈Knock Knock〉的甜美風格,有很多嬌媚可愛的萌元素,包括上揚的收尾音(副歌的me likey me likey likey likey)、聲線壓扁的可愛奶音(BB cream papapa, ripstick mammamma)、疊字跟狀聲歌詞(模仿心臟跳動聲的Dugeun dugeun dugeun),還有細碎的小舞步。

不過雖然唱腔偏可愛,但和前期比起來〈Likey〉的rap更有力、帥氣,聲音是往下收而不是往上揚,這點有把〈Likey〉的可愛調性稍微平衡回來一些。

然而從〈Heart Shaker〉開始,Twice不走這路了。

在音樂上,〈Heart Shaker〉似乎找到了新的「健康活潑」路線,其陽光正面、輕快而較少戲劇化轉折橋段的旋律,讓Twice成員可以用不矯飾的聲音去詮釋。

你可以聽到她們的尾音收得很直接乾淨、也沒有壓聲去做奶音,唱法不像之前那麼用力、似乎要衝破什麼的感覺,呈現出來的結果仍是可愛的,但是是自然輕鬆舒暢的可愛。

我想這和Twice第一次在主打歌採用歐美作曲家的作品有關。

從第一張迷你專輯開始,〈Like OOH-AHH〉、〈Cheer Up〉、〈TT〉、〈Likey〉都是由韓國作曲組合「黑眼必勝」寫的,〈Knock Knock〉是JYPE自家的作曲家李雨珉 `collapsedone`和日本作曲家脇阪真由合作,〈Signal〉是朴振英所作。

〈Heart Shaker〉則是洛杉磯作曲家David Amber、Sean Michael Alexander的作品,是Twice第一首由歐美作曲家製作的主打歌。

先除卻朴振英本來就很美式風格的〈Signal〉來看,剩下幾首歌除了〈Like OOH-AHH〉之外,都有「撒嬌」的元素在裡面,而〈Like OOH-AHH〉和〈Cheer Up〉共有的則是「高亢激昂的副歌」,因此前面幾首歌的旋律張力跟起伏都比較鮮明、也比較滿。

相較之下,歐美的舞曲比起旋律的戲劇性,更注重節拍、律動和旋律搭配的流暢度;另一方面,歐美文化跟語言中也沒有「撒嬌」這個概念,因此做給女團的作品,也不會放入撒嬌的元素,因而使得他們做給Twice的歌曲聽起來光明正大,沒有太多細節裝飾跟微小的轉折。

其實用視覺來表達也非常容易,就是〈Heart Shaker〉MV中Twice全員穿著白色素T跟牛仔褲的樣貌,乾淨、簡單、有活力。

如此「去甜美」的爽朗風格,成為Twice2018年接下來幾首主打歌的定調。

※本文經作者陳皓嬿授權使用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BIGBANG 歐陽娜娜 歐陽娣娣 小甜甜 詹惟中 王宇婕 咘咘 劉德華 林心如 賈靜雯 張軒睿 霍建華 張懸 鄭宜農 滅火器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