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CE轉型解析/林真心+徐太宇果然是王道組合

TWICE。圖/擷自臉書
TWICE。圖/擷自臉書
2019-04-10 17:07大娛樂時代 陳皓嬿

在之前分析TWICE的文章中,我們從歷次專輯的色彩、視覺設計、妝髮衣服和主打歌的旋律、編舞及MV等面向,來看她們從2015年開始是怎麼走到今天的風格。

後續,我想回到「音樂」本身來看TWICE。

朴振英是個重視音樂本質的製作人和作曲人,但TWICE太成功的行銷與企劃操作,讓受眾很容易將目光焦點放在他們「表面上」看起來怎麼樣,卻忽略她們的音樂和人格特質間的扣合。

我一向不認為「偶像團體」就只是賣外在外表的「花瓶」,如果覺得TWICE的賣點就只是可愛,會錯過很多很棒的東西,忽略她們討喜的外表下非常豐富的性格。

因此,本篇(第四篇)我會先從TWICE主打歌的音樂分析起,第五、六篇則會從TWICE歷次專輯的「非主打歌」切入分析;除卻眼睛看得到的一切,請大家一起認真用耳朵認識TWICE的音樂。

為了讓讀者更好理解跟共鳴我後面要講的東西,我們要先來點簡化的樂理課,介紹歌曲的「調性」跟「節奏」兩件事。(懂樂理的朋友可以直接跳過到正文)

由於我不是科班出身,只懂很基本的樂理,所以我會盡量用非常白話的比喻方式說明。如果大家想了解真正的樂理,我會請出專業的「好和弦」(寫出「蜂蜜檸檬阿卡佩拉」的官大為大大)系列教學影片來補充說明:

1.調性:大調vs小調

一首歌的調性,會決定它的「情感」聽起來是明朗快樂還是神秘悲傷。

一般來說「大調」就是聽起來正面、簡單、明亮、快樂,讓人覺得舒服又和諧,像是出太陽的晴天;而「小調」則聽起來複雜、神秘、比較灰暗跟悲傷,或讓人覺得氣氛有些詭譎甚至肅殺,比較不舒服、不和諧。

用兒歌來舉例,像大家很熟悉的《生日快樂歌》(祝你生日快樂~)就是一首快樂的大調歌曲,兒歌《泥娃娃》則是首悲傷的小調歌曲。

生日快樂歌:

泥娃娃:

要比喻的話,如果「大調」給人感覺像是《我的少女時代》天真單純善良的「林真心」,那「小調」比較像神秘心計複雜的「陶敏敏」,雖然兩人好像都是乖女孩,但個性明顯不同。

2.節奏:簡單拍vs變化拍

一首歌的拍子節奏,則會影響它的「律動」,可能是令人想踏正步的「簡單拍」,或是讓人聽了想跟著搖擺舞動的「變化拍」。

樂理上並沒有「簡單拍」跟「變化拍」這種分類,但為了讓大家比較好理解,我們就粗分成這兩種形容。

「簡單拍」的節奏,讓人一聽到就很容易跟著數「1、2、3、4,2、2、3、4」像做早操那樣,或是很簡單就能跟著打拍子,像聽到下面這首《拉德斯基進行曲》(每年跨年維也納交響樂團都要演奏的標準曲目)的觀眾那樣。

「變化拍」的節奏則不同,它可能由許多長短不一的拍子組合起來,或者某幾個拍子聽起來有些延遲(我們叫「切分音」),或是打拍子的重音不在平常常見的第1跟第3拍上,而是正好相反,把重音改放在後面的第2跟第4拍上。

如果看文字沒辦法想像的話,你可以看下面這部2004年的日本電影《Swing Grils》的預告片,第[01:10-01:17]的地方這些女孩的拍手示範⋯⋯其實整支預告片都是這樣的「變化拍」啦。(私心非常推薦這部電影,由當時還不是野田妹的上野樹里主演,非常幽默精彩)

這些差異,讓「簡單拍」給人正直、規矩、光明正大,但也比較呆板的感覺,而「變化拍」聽起來比較「歪」,是活潑、有個性、讓人想扭動身體,但卻不好掌握的特質。

用兒歌來舉例的話,剛剛說的《生日快樂歌》就是典型的簡單拍(畢竟如果幫壽星唱歌大家拍手還零零落落豈不是很尷尬),而下面這首《掀起你的蓋頭來》就屬於變化拍的歌,聽聽它的鈴鼓聲,都落在第2跟第4拍上。

再借用《我的少女時代》來比喻,如果「簡單拍」給人感覺像是規距、正派、一板一眼的標準模範生「歐陽非凡」,那「變化拍」就是放蕩不羈、皮皮跩跩壞壞、但感情豐富更有人味的「徐太宇」。

總而言之,我們若把大調、小調、簡單拍、變化拍用一張圖來表示,大概就是下面這個概念:

這樣有比較抓到它們對應的形象跟感覺嗎?我們接下來分析TWICE非主打歌的過程中,會慢慢看到TWICE的這四種嘗試:

1.歐陽非凡+陶敏敏:簡單拍的小調歌曲

2.歐陽非凡+林真心:簡單拍的大調歌曲

3.徐太宇+陶敏敏:變化拍的小調歌曲

4.徐太宇+林真心:變化拍的大調歌曲

先預告一下,最後我們會發現(並證明),「徐太宇+林真心」果然是宇宙無敵的絕配組合啊~

另外要說明的是,由於TWICE唱的是流行歌不是古典樂,所以歌曲在「調性」上並不會整首一致都是大調或小調,而會頻繁地變化或微調調性。

因此,待會我們所謂TWICE的這首歌是大調或小調,是指廣義上聽起來的感覺:偏向大調明亮快樂正向的成分比較多,還是偏向小調神秘詭譎複雜酷酷的感覺比較多,而不是嚴謹的指這首歌就是大調或小調。

如果你覺得這些音樂術語很難想像,不妨就用《我的少女時代》的角色組合來想像吧!

熱身:從TWICE的主打歌調性與節奏分組開始

為了讓大家抓個感覺,我們先從TWICE韓專目前有的主打歌來檢視,它們各自的調性跟節奏為何?(這裡為了文章好讀,我就不放MV影片了,請有興趣的人自己點連結來聽)

調性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可以看到TWICE的主打歌中,大調和小調的比例約為7:3,特別是後期幾乎都是「林真心」狀態,相當符合大家對她們的印象:開朗、陽光。

比較有趣的是,你會發現她們出道前期的兩首歌都被我打了「*」星號,因為這兩首歌處於一種「一半一半」的較複雜狀態(絕對不是聲音半、空氣半),大、小調各佔一半。

《Like Ooh-Ahh》幾乎是「每兩句樂句,就換一次調性」。

從前奏開始就是如此,第一節(長笛第一次出現)大調,第二節小調,第三節(長笛第二次出現)大調,第四節又小調。

然後接著,主歌第一二句(娜璉)唱的是大調,第三四句(MOMO)唱的是小調,第五六句(娜璉)回到大調,第七八句(SANA)唱的又是小調;下一段第一二句、第五六句(志效)唱大調,第三四句、第七八句(MINA)換小調。

到了副歌,也是一樣的變換方式。

這樣頻繁的大小調轉換,讓《Like Ooh-Ahh》這首歌超快速在林真心跟陶敏敏的人格之間轉換,所以整首歌聽起來有種明顯的「衝突感」,就像MV拍攝的畫面一樣,既是黑暗恐怖的殭屍,可是又搭配陽光活力美少女。(這個做法造成的形象效果,我們在過去這篇文章中有聊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

第二首主打歌《Cheer Up》的主歌邏輯跟《Like Ooh-Ahh》很類似,但做了些許調整:「在四個樂句裡面,前三句都是大調,第四句才是小調」。

一樣,從前奏開始就是第一二三小節大調,第四節小調,第五六七小節大調,第八節小調;接上主歌第一二三句大調,第四句(娜璉唱的:哈~Gin恩西摟)小調,後面MINA、SANA也都是這樣的樂句組合。

而副歌則和《Like Ooh-Ahh》不同,幾乎整段都是大調的狀態,只有志效的跟娜璉part的最後兩句,有一些小小往小調的轉音,但很快又回到大調。

這是為什麼《Cheer Up》聽起來比《Like Ooh-Ahh》還開朗大方許多的原因,因為林真心性格的佔比增加不少,可能有陶敏敏性格的三倍量。

至於《TT》跟《Knock Knock》被我打了「雙星號」(**),則是因為這兩首歌的基調是大調(林真心)沒錯,而且《Knock Knock》比《TT》更林真心一些。

但它們在旋律跟和弦上用了許多「很有東方味/中國古典味/東洋味」的五聲音階,就是你聽古箏琵琶音樂會有的那種味道,所以有些地方聽起來似乎沒那麼大調。

正是這些元素,會讓你感覺「嗯,這首歌一定是東方人寫的」,你可以在周杰倫或王力宏的中國風代表歌曲中找到類似的東西,也可以在不少J-Pop裡面聽到。

之前說過,TWICE前期之所以在「跩跩酷酷」跟「甜美陽光」兩個風格之間搖擺,是因為JYP歷代師姐們走的都是「跩跩酷酷」的形象,在TWICE之前沒有什麼甜美陽光這種東西存在JYP女團。

若從音樂上來看為什麼會這樣,我們來回顧一下,朴振英寫給師姐團並且大紅的舞曲:《Nobody》、《So Hot》、《Tell Me》、《Bad Girl, Good Girl》、《Good-bye Baby》等等,你可以聽聽看,幾乎都是偏小調的歌,所以師姐們的MV大部份時候也都畫著配得起這種調性的煙燻妝。

所以到了朴振英自己給TWICE寫歌,寫了這首轉折巨大的《Signal》時,原則上仍沿用過去習慣的「小調」(陶敏敏)為基調;你可以聽到《Signal》除了子瑜跟SANA的副歌比較偏大調之外,其他部分清一色都是很明顯的小調。

這是朴振英在寫所謂「美式復古」時的經典路數,他寫給自己的舞曲也是如此。朴振英的音樂風格深受美國20世紀早期的藍調、靈魂、放克音樂影響,而藍調(Blues)緣起於苦情的美國南方黑奴,在當時受到嚴重歧視和虐待而吟唱出的音樂,所以旋律跟和弦本來就多為「能呈現苦情的小調」。

關於TWICE曲風/音樂風格的議題,我會在下兩篇深談。

這裡略提,只是先解釋為何朴振英會寫出一首讓很多粉絲覺得很怪、不適合TWICE的《Signal》來,因為《Signal》是一首「小調」很重、比《Like Ooh-Ahh》都還重的歌曲;在TWICE好不容易歷經四首主打歌調整到「比較陽光大調林真心」的路線時,突然來一首「更黑暗一點的陶敏敏」,風格的違和感就很大了。

因此到了下一張專輯,TWICE又找回黑眼必勝,寫了一首略偏小調、也是旋律東洋味很濃的《Likey》,作為《Signal》的緩衝修正。

然而,從2018年開始,TWICE正式走入「完全大調、完全林真心」時期。

從《Heart Shaker》、《What is Love》、《Dance the Night Away》到《Yes or Yes》,清一色都是非常明確的大調歌曲,沒有任何神秘詭譎的元素,就是100%開朗陽光。

即使到2018下半年《Yes or Yes》和《BDZ》兩首歌的MV開頭刻意營造了神秘詭譎的氣氛,音樂一下,還是那個「陽光大調林真心」;我想也是這個原因,造成粉絲覺得「為何MV風格和歌曲落差這麼大」的「被擺了一道」的感覺。

節奏(以副歌為主)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由於K-POP的節奏變化實在相當頻繁,所以我在分類時以「副歌節奏是否容易讓人抓住,能跟著拍手」來看,將TWICE主打歌分成上面兩組。

以「簡單拍」組來說,《Knock Knock》、《Dance the Night Away》和《Yes or Yes》都算是House風格,本來就是正四拍「咚、咔、咚、咔」(咚是重音、踏是弱音)的節奏,所以沒有太多好討論的地方。

什麼是重音跟弱音?圖像化來看,就是太鼓達人上面的紅色圓點(重音「咚」)跟藍色圓點(弱音「咔」)啦!

圖/擷自YouTube
圖/擷自YouTube

而「變化拍」組來說,大致又能分為兩組

變化拍A:咚、咔~咚咔

變化拍B:咔、咚、咔、咚

用太鼓達人來畫,就會長下面這樣:

看圖還是沒感覺對不對?沒關係,我錄了一小段節奏給大家聽聽看是什麼意思:

●變化拍A:(點擊聽節奏)

●變化拍B:(點擊聽節奏)

你可以在心裡記下這兩種變化拍,試著跟著拍手看看,然後播放下列的TWICE主打歌,再跟著打節奏,你會發現,這七首歌就是不脫這兩種節奏,頂多加一些小碎拍來變形。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而顯然,只有《Signal》的節奏跟別人都不一樣,這樣你知道為什麼它是所有TWICE主打歌中聽起來最奇怪的一首了吧?這個變化拍B,和我們一開始引用電影《Swing Girls》中示範的節奏一樣,都是在第2、第4拍下重拍,這就是爵士樂中的基調:搖擺節奏。

相較於調性有時序性的變化,TWICE的主打歌節奏變化並沒有分時期,但可以發現她們的歌以「變化拍」為多,且多是「變化拍A」的節奏。

我不太確定「變化拍A」有沒有特定的名稱或是類別,但它將第3拍稍微延後、緊接在第4拍前面,讓原本的簡單拍聽起來更加輕快、有力道的調整,印象中較常在搖滾樂中聽到這樣的節奏。

我認為「變化拍A」會最常被TWICE使用,是因為它是「簡單拍的小變形」,雖然帶著變化的活潑感,但又不算太難掌握,能讓一般大眾容易消化接受,也讓TWICE在表演時更好抓住舞步的節拍。

綜合以上「調性」和「節奏」來看,我們可以將TWICE主打歌分成這四種: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最多的組合是「大調+變化拍」(林真心+徐太宇),其次是「大調+簡單拍」(林真心+歐陽非凡)跟「小調+變化拍」(陶敏敏+徐太宇),就是沒有「小調+簡單拍」(陶敏敏+歐陽非凡)⋯⋯是不是,真不是我要說,電影就是這樣演的嘛!

當然,你可以抗議說「林真心+徐太宇」組合的數量不夠明顯獲勝,那我們把日本專輯的主打歌跟單曲也加進來看看: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翻攝自/《大娛樂時代》

就算把日本出的歌加進來,都還是會歸入「大調+變化拍」的分類中唷!因為TWICE在日本出的主打歌全都是元氣滿滿的類型,而且你會發現《One More Time》跟《Wake Me Up》的節奏是同一種、之前沒出現過的變化拍類型,《BDZ》又是另一種變化拍,《I Want You Back》又是另一種跟前面都不同的變化拍⋯⋯

TWICE四月中回歸,沒有意外的話,即使編舞跟妝髮繼續走最近的帥氣力道風格,歌曲大概也還是「林真心+徐太宇」的不敗組合吧!(除非⋯⋯除非JYP又想讓她們走回「吊兒啷噹酷妹系」,但這路已經有師妹ITZY擔當了啊~)

下兩篇,我們要進入重頭戲,從非主打歌的「調性」、「節奏」跟「曲風」來探索TWICE的音樂發展,進而推敲看看回歸新歌會走哪個路數的曲風!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我們與惡的距離 彭文正 林予晞 黃心穎 李晶玉 走光 賈靜雯 曾沛慈 孫藝珍 詹惟中 陳妤 蒼井空 網紅 通靈少女 洪都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