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CE轉型解析/新歌《Fancy》會是什麼曲風?

TWICE。圖/擷自臉書
TWICE。圖/擷自臉書
2019-04-20 08:00大娛樂時代 陳皓嬿

這個月(2019年4月)22日,TWICE將發行第七張迷你專輯《Fancy You》。之前寫TWICE轉型超詳細解析(一)~(三)時,有網友問我能不能預測一下接下來TWICE繼《Yes or Yes》的Girl Crush風格之後,會發展什麼曲風?

當然可以!雖然這題我本來想慢慢研究,但一轉眼忙碌的打工少女竟然又要回歸了,為了避免事後諸葛,我決定先寫這題。

先說結論,我有兩個推測:

機會比較大的可能一:類似《DEJAVU》和《Young&Wild》這個風格的歌曲。

機會次大的可能二:類似《HO!》和《LALALA》這個風格的歌曲。

你一定會問,推測的依據是什麼?然後所謂「這個風格」到底是什麼風格?又是怎麼判定哪個機會比較大的?

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題目,甚至要回到JYPE本身跟音樂的本質來看,會講非常多音樂的歷史跟對照。因此,下面我會依序分成這幾個階段來倒推、解釋:

1.從《Fancy You》的專輯封面視覺設計與TWICE的穿搭觀察

(雖然這不在我推測使用的證據中,但是這幾天po出之後,有增加我的判斷信心)

2.2018年兩張新專輯《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間的關聯

3.所有TWICE非主打歌中藏著的「摩城音樂」

4.Sixteen時期女孩們選的「摩城音樂」

5.朴振英的招牌、JYPE的品牌特色:摩城音樂

我得說,在做完所有分析後,看到TWICE新的世界巡迴行程有一堆美國城市,加上《Yes or Yes》專輯中有近半的歌曲(三首)前面都有MINA的英文口白,我認真覺得,JYPE還是想把TWICE推進美國市場的,而且可能不只北美,還包括中南美洲。

一、從《Fancy You》的專輯封面視覺設計與TWICE的穿搭觀察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次專輯封面。

TWICE。圖/擷自臉書
TWICE。圖/擷自臉書

我們就看這兩張就好。左邊這張除了成員排出復仇者聯盟的海報站位(誤)之外,可以注意到下面有一條空曠、路邊只有礫石跟乾草的荒蕪曠野,還有上方淡淡的沙漠。

哪裡會有這種很具icon性的景色呢?答案之一可能是美國的66號公路(Route 66),從芝加哥貫穿美國中部到加州,途中會經過塵土飛揚的荒涼沙漠。

再看第二張專輯照,TWICE這次又穿上了鮮豔閃亮亮的美式70、80年代迪斯可復古裝,就像當時《SIGNAL》的MV穿搭一樣。

因此這次的歌曲風格可能相當美式,像《Signal》一樣帶有重節拍或Bass Line的Groovy節奏?

呃,天知道,我們再繼續看成員個人預告照。

TWICE成員個人宣傳照。圖/擷自臉書
TWICE成員個人宣傳照。圖/擷自臉書

嗯,娜璉這張看起來有點安迪沃荷普普風的拼貼藝術,大量鮮豔無比的花朵襯托,很像早期的電影畫報;定延的個人照出現了巨大岩石、叢林植物跟會在巴西叢林出沒的托哥巨嘴鳥和鸚鵡,背景有椰子樹;MOMO的身後則有疑似棕櫚葉的植物,有點夏威夷風味。

難道這次是巴西叢林曲風?

好的,以上這兩個推測雖然完全是胡亂瞎說,特別是這次主打歌又回到「黑眼必勝」操刀,以他們之前風格都偏向亞洲味的習慣來說,我其實挺沒把握他們會寫什麼美式風格的歌。

但若從過去TWICE音樂方面得到的推敲結果,和這次的視覺風格還真有那麼些關係!WHY?請接著往下看~

二、2018年兩張新專輯《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間的關聯

2018年TWICE頻繁地回歸了五次,密度相當驚人。但這五次中只有兩張是真正的新專輯,也就是《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其他三張都是改版專輯,因此我們先專注聽這兩張就好。

請對照一下兩張專輯,除去第一首已經是主打歌的《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再忽略不太可能當主打歌的慢歌跟抒情歌《Say Yes》、《Stuck》、《Sunset》、《After Moon》。

我們剩下這三組。三組當中,我會把《Sweet Talker》和《Say You Love Me》先拿掉,因為它們的曲風並沒有對應到,相關性相較下面兩組沒那麼高。

而剩下看起來「高度相關」的兩組,我會說《HO!》和《LALALA》是一對、《DEJAVU》和《Young & Wild》是另一對;《HO!》和《DEJAVU》分別是某兩個曲風的「原型」,而《LALALA》跟《Young & Wild》則是它們分別對應的「修正版/進化版」。

或者你也可以說,《YES or YES》整張專輯是《What is Love》專輯的修正版,比《What is Love》曲風修得更現代流行、注重細節精緻度,整體編曲和配器皆比《What is Love》專輯多了一種空曠的舒暢感,一種聲音質地更加空靈的「MINA感」(大概是因為用了很多回音效果的緣故)。

什麼意思?我慢慢解釋。

先讓我們跳回去年《What is Love》的5波預告釋出,JYPE做了一件之前沒做過的操作,你可能沒有注意到,我們先來回顧一下(請先至少看完teaser 1-4):

第一支預告的背景音樂,用的是《DEJAVU》的rap片段前節錄;接下來預告二到四的前半段搶遙控器的橋段,用的背景音樂都是《DEJAVU》的前奏與主要節奏(有個很明顯清楚的鼓聲),對吧?

預告片二到四的後半段、TWICE在小電視裡面跳舞的地方,則選用不同的音樂片段:預告二是《Sweet Talker》的前奏、預告三是《HO!》的前奏、預告四是《Stuck》的前奏,完全照著後來專輯的曲目順序排列,同樣都沒有人聲,只有非常明顯突出的節拍跟旋律。

我還記得那時不少人在猜到底哪一首才是主打歌,因為每段音樂配那段編舞都搭得起來,結果沒想到最後一支預告出來,大家才發現,是根本前面都沒有出現過的《What is Love》。

那麼,既然前面幾支預告音樂都跟主打歌無關,為什麼JYPE要這樣做呢?

明明前幾張專輯也都沒有玩這樣的設計,頂多《Cheer Up》整首MV出來後,結尾接著《Touch Down》的片段,或是《TT》、《Likey》MV結尾後接著改版的主打歌《Knock Knock》跟《Heart Shaker》的片段預告。

我覺得,JYPE是在試水溫。

雖然我不確定他們如何從各影音跟音源串流平台看數據,但把幾乎每首非主打歌的片段都拿出來這樣玩,我認為不只是單純做預告片的花俏設計而已,而是想看看受眾對這幾種音樂的反應如何。

不論如何,我們試著把《HO!》和《LALALA》、《DEJAVU》和《Young & Wild》放在一起連續聽聽看。

《HO!》vs《LALALA》

▼《HO!》

▼《LALALA》

有沒有覺得這兩首歌聽起來味道有點像?

特別注意兩首歌的前奏,《HO!》最開始時就有一段拍手聲,在彩瑛唱第一段後半「勾嘎塔、啊、啊、啊、啊、啊,why ya ya ya ya ya ya」那裡又有一段拍掌聲。同樣的,在《LALALA》最前頭,MINA在唱「耶咿耶~」時也有一段拍手聲,一直接到SANA、彩瑛、志效、MINA分別唱主歌的時候,那段拍掌聲也一直都在背景的節奏當中。

這兩首歌的拍手聲,是幾乎一樣的節奏編制。而且,我保證你在另一首你很熟悉的歌中早就聽過這段拍手聲n遍了!不信的話,請播放《What is Love》並注意它的最開頭前奏。

除了節奏編制一樣之外,這兩首歌的Bass Line聽起來也很相似,甚至副歌出來的方式跟旋律走向也是同樣的邏輯;只是《HO!》的編曲跟樂器編制更簡單、聽起來更復古一些,而《LALALA》比較現代,鼓點的碎拍也更多,配器則加了亮麗的銅管喇叭跟活潑的爵士鋼琴,讓整首歌比《HO!》更華麗。

你覺得這個節奏跟編曲很耳熟、似曾相似嗎?記住剛剛那個節奏的感覺,讓我們再聽聽下面這幾首歌:

▼莫文蔚《沒時間》

有經歷過滾石時代的朋友對這首應該不陌生吧?這是華語歌中我第一時間想到最接近的歌了。

▼The Beach Boy《Babara Ann》

如果你很年輕跟滾石時代不熟,但有看過卡通《神偷奶爸》的話,應該記得小小兵翻唱過這首吧?這是1960年美國很紅的搖滾男團「海灘男孩」的經典名曲。

▼Elvis Presley《Houng Dog》

再往回追溯,貓王1956年大紅的成名曲《Houng Dog》(獵犬)可以算是這個曲風的老前輩了。

同樣注意歌曲背景的拍掌聲跟Bass的Grooving,這是一首標準的「12小節藍調」,你可以在《HO!》裡面聽到很類似的藍調旋律,包括大量地「啊~~~」的和聲。

《HO!》是一首讓我相當驚豔的作品,我沒想到TWICE會玩到這麼這麼復古、幾乎原汁原味的程度。

當然,《HO!》不能算是標準的藍調,而是1950年代,樂手們將黑人藍調和白人流行音樂混血後產生出來的一種「黑白混搭」的新風格,叫做「摩城音樂」(Motown Sound);雖然現代被歸為靈魂樂的一支,但在當時就是美國的流行音樂。

摩城音樂對JYPE和朴振英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音樂類型,我會在後段補充更詳細的介紹。

若你在TWICE尚未出道前就有在關注她們的生存實境選秀節目「Sixteen」,相信你對摩城音樂也不陌生,這對她們來說也不是新的嘗試,因為你一定聽過這首歌:

▼Meghan Trainor《All about that Bass》

是的,這是志效在Sixteen時曾翻唱過的歌,也是一首致敬摩城音樂的復古流行歌,而且Meghan Trainor還加了60年代也很流行的「嘟哇」(Doo-Wop)元素在裡面,請聽副歌Meghan Trainor的和聲,有一段重複著「嘟哇嘟哇、嘟哇嘟哇」,就是這個東西,我稍晚也會再進一步介紹。

如果你當時沒有跟到Sixteen,下面是志效當時表演的片段:

▼志效《All about that Bass》

我們姑且把這曲風稱為「藍調+嘟哇的摩城風格」好了。

我覺得這個路線有可能成為主打歌,因為節奏是非常典型JYPE鍾愛的風格,旋律俏皮大方、符合TWICE的活力氣質,但Grooving十足、Bass又重又有彈性,很符合2018下半年開始TWICE逐漸開發的陽光Girl Crush路線,能夠很好地銜接。

事實上,TWICE的大大大前輩Wonder Girls早就用過「摩城風格」大紅了。請看這支大家都聽過也都會唱的名曲:

▼Wonder Girls《Nobody》

注意到了嗎?雖然旋律聽起來差很多,因為Wonder Girl唱的都是帥氣與魅惑的小調,但節奏仍是一樣的,Wonder Girls都在副歌直接拍手給你看節奏了啊!

《Nobody》之所以經典,是因為Wonder Girls連在服裝上面都相當講究地呈現了「摩城女孩」的風格跟味道;我們來看一段60年代真正的摩城女孩「The Marvelettes」演出她們的招牌曲《Mr. Postman》歌舞:

▼The Marvelettes《Please Mr. Postman 》

(這首歌連木匠兄妹跟披頭四都翻唱過喔)

這個大概就是將Wonder Girls風格保留、但將旋律修正為適合TWICE的大調之後,會長出的歌舞風格。

如果這群60年代姊姊們的編曲跟舞蹈實在太老派到你無法想像TWICE表演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最後放一段2009年英國女團「週末女郎」(The Saturdays)翻唱《Mr. Postman》的影片:

▼The Saturdays《Mr. Postman 》

如何?這個編舞開頭簡直跟BDZ異曲同工吧?連表演服都跟這次TWICE回歸的服裝穿搭很相似吧?而且只要把「週末女郎」身後那塊披風拆掉,就是子瑜、彩瑛跟SANA這次的打歌服了啊~(誤)

希望以上影片能幫助大家想像TWICE用「藍調+嘟哇的摩城風格」回歸會是什麼味道。

我覺得這路數有機會的原因,除了它本來就是JYPE的經典款之外,別忘了藍調、靈魂樂誕生的地方,和美國66號公路脫不了關係啊!

話說回來,本篇開頭引用的那張照片,是TWICE在2017年MMA頒獎典禮演出《Knock Knock》和《Likey》特別舞台所穿的服裝,是很典型美國50年代的女裝風格,那次的視覺完全就是「摩城女孩」無誤啊!

圖/擷自thefashionfolks
圖/擷自thefashionfolks

這篇展示1950年代時裝歷史的文章說,那時的風格是「屬於年輕人的文化、家庭主婦與好萊塢偶像,一種在優雅和活力間找到平衡的風格」(Youth culture, housewives, Hollywood icons and a fashion balancing between elegance and energy.),是不是也很符合現階段TWICE的形象呢?

《DEJAVU》vs《Young & Wild》

然而,我覺得這次更有可能採用的是《DEJAVU》和《Young & Wild》這組。為什麼?我們先來聽歌:

▼《DEJAVU》

▼《Young & Wild》

這兩首歌味道也非常接近,雖然節奏的細節沒有完全相同,但邏輯是相似的。

你可以在《DEJAVU》的開頭聽到明顯的大鼓節奏,這是當時許多網友留言說「很有民族風」的來源;特別是這段節奏到副歌[0:37-0:53],搭上娜璉、志效及疊了很厚的大量合音唱出「NaNa~NaNa~NaNa~NaNa~NaNa~NaNa~Na~~」時,民族風的味道更明顯,因為完全是由五聲音階來組成旋律的。

《Young & Wild》則沒有那麼強烈的民族風,除了不像《DEJAVU》整首歌除了rap段之外都使用五聲音階(《Young & Wild》只有副歌用),合音的份量也減半了;但你還是可以在副歌找到聽起來相似的元素。

《DEJAVU》這個「民族風」是哪種民族風呢?我們把這首歌拆成「節奏」跟「合音」兩項元素檢視。

首先來看看節奏。一樣請你先將《DEJAVU》的節奏感覺記起來,我們先來聽下面這首2010年全世界都會唱的歌:

▼Shakira《Waka Waka (This Time for Africa) 》

這是2010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唱的主題曲,由夏奇拉和南非樂隊一起合唱,從副歌開始的節奏,就是《DEJAVU》的節奏基調。《Waka Waka》的曲風為「世界音樂」,其節奏跟元素偏向非洲、中南美洲的「叢林音樂」(Jungle Music),帶有非洲鼓特有的節奏。

(中南美洲的叢林音樂聽起來會稍微有些不同,也許帶有木琴等圓潤Q彈的樂器,更加有海洋風味;像《Summer Nights》專輯中的《Chillax》就比較偏向「加勒比海音樂」,迪士尼動畫《小美人魚》中的名曲《Under the Sea》也是。)

這邊有一支「搖擺之父」艾靈頓公爵早期錄的非洲節奏,沒有音樂干擾,能讓你聽得比較清楚《DEJAVU》背後的節奏邏輯,具體聽起來到底是怎麼樣的:

在[0:13]開始出現高音清脆、類似木魚聲音的節奏是,[0:26]開始出現的低沈男聲喊著「低逼當當低得當」也是,《DEJAVU》只是稍作微調。

▼Duke Ellington《Rhythm pum te dum》

若是比較偏中南美洲音樂的範例,我找了這首去年蠻紅、帶有拉丁味道的歌,你可以聽聽看,雖然這首歌的旋律是小調,但節奏的邏輯和《Waka Waka》也頗類似。

▼Jennifer Lopez《El Anillo》

至於《DEJAVU》副歌中「NaNa~NaNa~NaNa~NaNa~NaNa~NaNa~Na~~」的「合音」又是從哪來的呢?

這是黑人音樂中的「福音音樂」(Gospel)會有的特徵。福音跟節奏藍調(R&B)系出同門,都是從藍調衍生出來的,只是節奏藍調都唱一些悲情苦命的內容,福音主要的內容則是從教會唱詩班來的,唱些讚美感謝上帝的正面詩詞。

因為是從唱詩班出來的,所以福音有個特色:大量的、合唱團等級的合音。(當然合音在各地的民族音樂中本來就常出現,像台灣原住民知名的八部合音也是一種)

最有名的是琥碧戈柏在電影《修女也瘋狂》中帶眾修女唱的《I will Follow Him》:

▼Whoopi Goldberg《I will Follow Him》(從1:40秒開始,從正經的合唱突然變成摩城音樂XD)

把福音合唱和上面的非洲節奏放在一起,就會產生動畫《獅子王》裡面的歌(獅子王夠非洲了吧),例如下面這首丁滿家族唱的《Digga Tunnah》

▼The Lion King《Digga Tunnah》

其實呢,跟《DEJAVU》聽起來最最接近、幾乎可以同時播放也不違和的歌是下面這首。照來說我應該一開始就放的,但為了埋梗才放在最後面:

▼Beyoncé《End Of Time》

注意從[0:53]開始的鼓聲,是不是完全就是《DEJAVU》的節奏?非洲鼓的節奏、大量的合音在《End Of Time》都具備了。

我之所以覺得《DEJAVU》-《Young & Wild》這路會比較有機會成為新主打歌曲風,是因為2018年TWICE一直在玩這個風格。

相信鐵粉們一定都記得TWICE不僅在自己的演唱會,還在8月的洛杉磯KCON上演出過這個特別舞台,沒錯,就是由MOMO、志效、子瑜在老美的地盤翻唱碧昂絲的《End Of Time》:

▼TWICE《End Of Time》

《End Of Time》是一首帶有非洲音樂元素,結合放克和R&B的流行舞曲。TWICE將《End Of Time》詮釋得相當有自己的味道,在這場演出中,陽光、健康的野性美與性感也好,力道與頓點鮮明的Gril Crush元素也好,大眾比較習慣的流行舞曲編製也好,全都具備了。

雖然不是JYPE典型的摩城藍調音樂,但有同樣Groovy十足的節奏,且相當符合TWICE現階段轉型、打造的形象 —— 依然正面陽光,但從可愛活潑小清新轉型到健康帥氣的力與美。

第二次讓我發現《DEJAVU》的影子又悄悄出現在TWICE的公開演出,是去年(2018)底的MBC歌謠大祭典,請看[4:42]開始這段Bridging,從《Yes or Yes》接到Remix版的《Dnace The Night Away》的地方:

▼TWICE《YES OR YES》+《DANCE THE NIGHT AWAY》

這段改編,幾乎是只保留了《Dnace The Night Away》的主旋律,卻將《End Of Time》的形式跟重點元素整個挪移、蓋到《Dnace The Night Away》上面,連編舞的動作都和《End Of Time》十分雷同,例如左右拍手的動作。

上面兩個「證據」,讓我蠻相信這是TWICE接下來很可能會走的路數。當定延個人預告照裡面出現叢林元素時,好像機會又更高了一些。

事實上,《DEJAVU》元素對TWICE來說也不是新玩意,同樣早在她們出道前,就已經在Sixteen演繹過了,只是這首歌只有中間出現《DEJAVU》元素,所以你可能沒注意到,我們先來聽原曲:

▼Ariana Grande ft. Iggy Azalea《Problem》

注意[0:30-0:39]秒Ariana Grande唱Bridging處的節奏,還有[1:54-2:03]Iggy Azalea的rap前半段小鼓的節奏,和《DEJAVU》的節奏一模一樣。

這首歌是SANA、多賢、子瑜在Sixteen的團體戰表演的曲目,下面影片是她們當時的演出。

▼SANA、多賢、子瑜《Problem》(子瑜的肢體跟表情舞台魅力在這場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是她的頓點動作)

在更早之前,MOMO也跳過改編版:

▼MOMO《Problem》

《DEJAVU》曲風對TWICE來說是熟悉的,且比起《HO!》搖擺感明顯的節奏,《DEJAVU》和《Dance the Night Away》還有《Yes or Yes》的舞曲節奏比較接近,因此我覺得,它是最有可能出現在這次新歌的曲風,我們就姑且稱之為「非洲叢林舞曲」風好了。

(但我又不禁開始懷疑,黑眼必勝真的會寫碧昂絲路線的歌嗎?會嗎會嗎會嗎?怎麼樣都很難想像啊~~~聽了一下他們從2015到2019幫女團寫的主打歌,幾乎都是很亞洲風的現代R&B啊~~~~

好吧,如果我猜錯的話,你就知道我不會通靈了,以上就⋯⋯就當作純欣賞音樂吧!)

四、所有TWICE非主打歌中藏著的「摩城音樂」

既然已經花了這麼大篇幅講《HO!》跟《DEJAVU》,我們就一口氣把《What is Love》這張專輯講完,然後順道講講《Dance the Night Away》跟《Yes or Yes》兩張專輯吧。(《The Year of “Yes”》算是湊數生出來的改版專輯,因此可以跳過不談)

我想在第四章節,透過《What is Love》做為引子,帶出所有TWICE曾經唱過的「摩城音樂」,並好好介紹一下到底什麼是「摩城音樂」。下兩個章節則會再回溯到Sixteen時期曾出現的「摩城音樂」,和朴振英自己的「摩城音樂」。

去年(2018)四月TWICE回歸前,粉絲在知道《What is Love》同名主打歌是朴振英寫的之後,好一度很緊張,擔心會不會又出現《Signal》這種「怪」歌,不過在發現《What is Love》聽起來完全正常,是TWICE該有的甜美可愛風格後,大家就放心了。

BUT!

大家可能沒有察覺,《What is Love》和《SIGNAL》基本上是姐妹作,都是十足朴振英個人風格濃厚的作品,即使當中許多歌都不是他寫的,這些歌的風格還是非常JYPE(氣音)。

也許是因為《What is Love》所有歌都走大調,所以乍聽很難聽見《Signal》的「遺毒」,但兩張專輯曲風都能算是前面提過的「摩城音樂」(Motown Sound)。

什麼是摩城音樂?根據爵士音樂家謝啟彬老師的定義

藍調(Blues)的根源 + 爵士(Jazz)的背景 + 福音(Gospel)的和聲 + 靈魂(Soul)的唱腔 + 放克(Funk)的節奏 + 節奏藍調(R&B)的直接=摩城音樂(Motown Sound)

它可說是一種「精緻化後的黑人音樂」,經過雕琢、包裝,擺脫黑人傳統給人(主要是白人)低俗的形象,進而打進白人的流行音樂市場,而後繼續發展成我們後世熟悉的放克舞曲(Funk)、迪斯可舞曲(Disc”o)、當代R&B、嘻哈(Hip-Hop)⋯⋯等音樂類型。

有沒有覺得這個句型似曾相似?

我們曾在這篇講KPOP的產業文中提到:「JYP娛樂在推出TWICE時,老闆朴振英曾定義她們的音樂為『Color Pop』風格,意思是『奠基於泡泡糖音樂,再加上電音、饒舌、嘻哈、爵士等音樂元素,變成多樣多變的音樂類型』。」

摩城音樂成形的「混搭邏輯」,和朴振英在創造「Color Pop」的邏輯是一樣的,因此嚴格來說它們都不能算是真正的「音樂類型」(Genre),只能說是一種「風格」(Style)。

回到「摩城音樂」,它又是怎麼發展來的呢?引用《品味誌》這篇《改寫靈魂樂歷史的傳奇— MOTOWN 摩城音樂》的說明:

摩城風格承襲了4-50年代頗受歡迎的嘟哇(Doo Wop)音樂風格,再融合各種黑人音樂風格元素,包括藍調的根基、爵士的技巧、福音(Gospel)的和聲、放客節奏,R&B的流暢加上靈魂的唱腔詮釋。

但最重要的一點,因為減少藍調曲調,並加入了以白人流行音樂為基礎的和弦,聽起來相當平易近人,輕鬆舒服而不會很「黑」。

上述「摩城音樂」當中包含的所有音樂類型,都是「藍調大家族」長出來的,請看下方謝啟彬老師畫的這張圖表,就可以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大概為何:

為什麼「摩城音樂」會是這些音樂類型的集大成呢?

摩城(Motown)其實是一家唱片公司的名字,是1959年由作曲家與製作人Berry Gordy Jr.創辦,因為創立地點在美國密西根州的「底特律」這座世界有名的汽車工業城,因此直接用底特律的暱稱「汽車城」(Motor Town)減縮來命名,把唱片公司叫做Motown。

原本在福特工業工作的Berry Gordy Jr.,因為喜歡黑人音樂加上為了賺錢,晚上下班後拚命寫歌,還自己開了一家小唱片行當副業,並幫當時頗紅的歌手Jackie Wilson寫了一首「向貓王致敬」的歌《Reet Petite》,沒想到該歌竟然大紅大賣。

賺了版稅的Berry Gordy Jr.決定把報酬拿來自己開公司,專注製作並改良黑人音樂,保留黑人音樂的感性與律動,但簡化旋律複雜性,加入白人流行音樂元素,讓歌曲變得朗朗上口又討喜。

如果你對摩城音樂有興趣,可以延伸閱讀這篇深入淺出的介紹文,我就不多贅述,僅列幾個重點:

●摩城唱片在60年代成為全美最大的唱片公司,因此美國日後的流行音樂幾乎可說是奠基在「摩城音樂」上長出來的

●摩城幾位知名的大咖歌手,包括流行樂之王Michael Jackson(麥可·傑克遜)、靈魂樂王子Marvin Gaye (馬文·蓋伊)、傳奇R&B歌手Stevie Wonder(史提夫·汪達)、饒舌皇后Queen Latifah(皇后·拉蒂法)、至上女聲主唱Diana Ross(黛安娜·羅斯)等

●根據這篇專訪,朴振英從小就是聽「摩城音樂」跟迪斯可女王Donna Summer的歌長大,創作的音樂深受此影響,多為靈魂樂或R&B

甚至朴振英經營JYPE的方式,和Berry Gordy Jr.經營摩城唱片也有許多相似的原則

除了本文一開始提到的《HO!》是典型摩城音樂外,《What is Love》的第二首歌《Sweet Talker》其實也是。

雖然《Sweet Talker》鼓打得很現代,但它的和弦、旋律走向都是藍調的tone,背景節奏的拍手聲一樣是摩城音樂的常見元素。

▼TWICE《Sweet Talker》

《Sweet Talker》之所以不像《HO!》這麼好辨識是否為摩城音樂,是因為它的編曲用了大量的電子音效,加上節奏的鼓點裝飾碎拍很多,不像《HO!》這麼原始。

但如果你將下面這幾首形式跟《Sweet Talker》很像的經典摩城歌曲和《Sweet Talker》交錯著聽,你會發現它們是兄弟姊妹,特別是《Sweet Talker》的前奏相當復古。為了讓比對更容易一些,先送上將人聲抽掉的《Sweet Talker》,請注意它的和弦跟Bass:

▼TWICE《Sweet Talker》(無人聲版)

接下來,我們聽聽披頭四這首《Birthday》,你可以一邊聽一邊在心中默默跟著唱《Sweet Talker》的旋律,你會發現兩者是合得起來的。披頭四也是一個深受摩城音樂影響,將Motown Sound大量用在自家搖滾樂中的樂團。

▼The Beatles《Birthday》

而60年代的密西根車庫搖滾樂團「Count & The Colony」這首《Say What You Think》,有和《Sweet Talker》更相近的鼓點節奏:

▼Count & The Colony《Say What You Think》

總之,《What is Love》這張專輯扣掉兩首抒情R&B《Say Yes》和《Stuck》後,剩下的四首歌中有三首都算是黑人音樂,兩首摩城音樂、一首非洲民族音樂,並不比《SIGNAL》這張「不黑」到哪裡去。

反而《SIGNAL》幾首非主打歌還沒有《What is Love》這麼「黑」,只有《Signal》這首歌本身比較黑而已。

我猜,大概朴振英將寫《What is Love》這首歌時壓抑住的黑人魂(不然會被粉絲罵),統統拿到非主打歌選曲時釋放了吧。

那主打歌《What is Love》本身算是摩城音樂嗎?我不是很確定,因為朴振英把它寫得非常舞曲,幾乎是很現代的曲風了,除了節奏跟拍手聲之外,我找不太到摩城音樂的元素。

這裏給大家聽聽《What is Love》的去人聲版,留意他的鼓聲,並在心中把它的速度放慢一點點,你會得到五月天的《一顆蘋果》的節奏,《一顆蘋果》聽起來就比較有點摩城音樂的元素了。

▼TWICE《What is Love》(無人聲版)

▼五月天《一顆蘋果》

《I Want You Back》

2018年6月,TWICE在日本發行新單曲《I Want You Back》,並成為電影《君主!先發制人!》的主題曲。

《I Want You Back》是翻唱「傑克森五人組」(The Jackson 5,麥可傑克森小時候和兄弟組的團體),而你沒猜錯,這當然也是一首典型的「摩城音樂」,因為傑克森五人組本來就是摩城唱片的藝人啊!

有趣的是,你可以發現,TWICE在翻唱的版本中,自行加入前面提過的「嘟哇」元素進去。

▼TWICE《I Want You Back》

▼The Jackson 5《I Want You Back》

我覺得JYPE選這首歌作為TWICE的日本單曲發行也別有意思,而且這張單曲還真的只有這一首歌,雖然不清楚用意,但很顯然跟電影本身的主題和內容無關。

《BDZ》

2018年9月,TWICE發行的第一張日本專輯《BDZ》,由朴振英作曲的同名主打歌《BDZ》,也是摩城音樂。

▼TWICE《BDZ》

聽聽看下面這首摩城一姊The Supremes的歌《Everything Is Good About You》,背後的節奏和《BDZ》完全一樣。

▼The Supremes《Everything Is Good About You》

另外,五月天這首《我又初戀了》也和《BDZ》的節奏是同一套,只是五月天的編曲配器更接近經典摩城或早期藍調搖滾會有的聲音。

(他們曾在某次廣播專訪跟馬世芳坦承裡面超多跟披頭四致敬的元素,包括副歌背景一直出現的「哇~哇~哇~哇~哇~」,還有[3:04-3:09]怪獸、石頭、冠佑、瑪莎的合音)

▼五月天《我又初戀了》

《BDZ》對朴振英來說能算得上某個里程碑。因為如果沒記錯的話,在《BDZ》之前,朴振英寫過的摩城音樂風格的歌中,沒有一首是大調旋律。

我在Youtube上找了一輪,從他自己以前到現在的主打歌,幫Wonder Girls、2PM、Miss A、Got 7等團體寫的主打歌都清一色是小調,即使之前幫可愛的I.O.I寫《Very Very Very》,也都還是小調。

《BDZ》應該是朴振英第一次寫出如此陽光、大調的摩城音樂。我覺得真是辛苦他了,因為TWICE的氣質完全不同於以往JYPE的藝人,搞不好他碰到TWICE前,這輩子還沒想過要寫這樣的音樂也說不定。

《Yes or Yes》

老實說《Yes or Yes》這首歌本身該不該放進來,也讓我掙扎了許久。

它和《What is Love》有一樣的「問題」,節奏雖然是現代舞曲的節奏,但《Yes or Yes》用的和弦跟Bass走向,其實帶有很濃的藍調味道跟摩城風格,特別是最開頭MINA的口白與定延負責的主歌前段。

為了讓大家聽得更清楚,一樣請出《Yes or Yes》的去人聲版,請聽聽看它的Bass旋律(特別是前半首歌),然後再跟《HO!》的去人聲版稍微對照一下,感覺是不是很像呢?我們就算《Yes oe Yes》有,呃,1/3的摩城血統好了。

▼TWICE《Yes or Yes》(無人聲版)

▼TWICE《HO!》(無人聲版)

聽完《Yes or Yes》,讓我們再回到《What is Love》之前的五張專輯,看看早期一點的TWICE還有演唱過哪些(泛)摩城音樂。

《SIGNAL》專輯的《Signal》、《Hold Me Tight》、《Eye Eye Eyes》

《Signal》

《Signal》算是我認識摩城音樂的契機。

因為我對爵士樂比較熟,所以一開始在查詢《Signal》到底算是什麼曲風時,根本毫無頭緒,只知道它有很彈跳帶感的Bass Line,印象中是頗有貓王特色的音樂,但找了藍調、靈魂樂、搖滾樂都找不到貼合的節奏。

直到搜尋到謝啟彬老師這篇《從Twice的《Signal》和絃進行與節奏律動風格分析,學到韓國流行音樂(K-Pop)的創意運用》,我才知道原來還有一種音樂風格,叫做摩城音樂。

▼TWICE《Signal》

謝啟彬老師把《Signal》拆解成「和弦」和「節奏」兩個部分解析,和弦與火星人布魯諾(Bruno Mars)的《Treasure》相似,節奏則是摩城音樂的其中一種典型,他舉了瑪莎與范德拉斯的《I'm Ready For Love》為例。

▼Bruno Mars《Treasure》,不過這首的節奏是放克音樂

▼Martha & The Vandellas《I'm Ready For Love》

我另外找到一首The Supremes的《You Can't Hurry Love》,它的節奏線聽起來很明顯,跟《Signal》是一樣的:

▼The Supremes《You Can't Hurry Love》

《Hold Me Tight》

《Hold Me Tight》是《SIGNAL》專輯中一首聲音跟編曲都相當復古的歌,跟《HO!》的編制比較接近,旋律也很復古,應該是TWICE第一首大調的摩城音樂。它的節奏跟《What is Love》有點類似,不過我一時想不到有哪首經典曲目跟他很像⋯⋯(原諒我寫到這邊已經累了XD)

但大家前面聽過那麼多首摩成音樂應該大概知道就是那個調調啦,就請聽歌吧!

▼TWICE《Hold Me Tight》

《Eye Eye Eyes》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我還以為也是朴振英寫的,因為前奏跟《Signal》聽起來很像,一看作曲家才知道是老外寫的。

《Eye Eye Eyes》應該算是TWICE唱過最「怪」、最「刁鑽」的歌,我真心覺得她們能把這首歌唱好非常厲害,因為這首歌不但旋律切分音很多,和弦走向跳躍,節奏也不好抓。

▼TWICE《Eye Eye Eyes》

特別是第一段副歌結束後的Bridging[0:45-0:53],那裡節奏律動換了兩次,而且在接回原節奏時有一個搶拍必須先出來(=那個搶拍必須在1234 5678 2234 567「8」的「8」就要出來了),如果節奏感不好,根本抓不到對的時機。

除此之外,第二次主歌 [1:00]和[1:20]、第二次副歌[1:29]、第三次主歌[1:46]也都有很難抓的搶拍在。不曉得製作團隊選這首給TWICE想做什麼?特訓她們的節奏感嗎?

如果說《Signal》已經算對流行音樂聽眾來說不討喜的旋律的話,那《Eye Eye Eye》可能更容易被拒於門外,但喜歡這味的人(例如我)會非常驚喜且愛不釋手。

《Eye Eye Eye》的音樂風格和摩城音樂稍微有點距離,雖然編曲頗為現代,但以節奏來說大概介於其與藍調搖滾之間;我找到味道比較類似的作品,是1950年代美國搖滾天王貓王(Elvis Presley)的經典名曲《Blue Suede Shoes》:

▼Elvis Presley《Blue Suede Shoes》

《Twicetagram》/《Merry & Happy》專輯的《Merry & Happy》、《WOW》

《Merry & Happy》

這是一首非常可愛的聖誕歌曲,雖然TWICE唱得輕巧,但那時聽到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這首《Jingle Bells Rock》,你一定聽過,好萊塢的聖誕浪漫愛情賀歲片超常用的。

我覺得《Merry & Happy》是一首帶有藍調味道的耶誕輕搖滾,只是味道不重,相較之下,下方的《Jingle Bells Rock》從開頭的吉他就非常藍調了。

▼TWICE《Merry & Happy》

▼Glee《Jingle Bell Rock》

如果不是聖誕歌的話,比較接近的則是摩城歌手瑪莉威爾斯(Mary Wells)的《My Guy》,和《Merry & Happy》有一樣的節奏,只是速度慢一些。

▼Mary Wells《My Guy》

《WOW》

《WOW》也是我非常喜歡、覺得很適合TWICE的作品。這首歌的語氣跟咬字相當俏皮可愛,有一種粉嫩的Q彈感,卻不像《TT》時期太過軟萌,而且旋律編制讓每個人的聲線都發揮得很好,即使復古藍調味十足,也不減女孩們特有的年輕輕快,放在寶礦力水得的廣告當襯樂也很有夏天清爽的FU有沒有~

▼TWICE《WOW》

五、Sixteen時期女孩們的選曲

TWICE成軍後才入坑的粉絲,特別是《TT》跟《Knock Knock》時期入坑的粉絲,如果沒有回追她們出道的Sixteen實境選秀節目,大概不會想到TWICE和摩城音樂之間的淵源。

不曉得是不是隸屬JYPE,受到公司和朴振英影響,其實她們在Sixteen參賽時選用的歌曲,很多都已經是摩城音樂了,放克跟迪斯可也不少;在出道後表演的特別舞台(Special Stage)也有這個特色。

我將她們的選曲與表演片段整理如下,一起聽聽看:

▼娜璉《Santa Tell Me》vs 子瑜《Sway》

娜璉選了Ariana Grande的《Santa Tell Me》,和TWICE後來翻唱的《I Want You Back》是同一種類型(這群女孩真的好愛Ariana Grande),前文已描述過;但子瑜的選歌我比較訝異,竟然是如此老派的《Sway》。

《Sway》是1945年歌手Dean Martin的作品,是一首帶有拉丁風味、恰恰旋律的歌,最初的版本還是由大樂團演繹的搖擺爵士(Swing Jazz);不過子瑜選用的版本,應該是2005年由洛杉磯六人女子組合「小野貓」(The Pussycat Dolls)翻唱的版本:

▼Dean Martin《Sway》

▼The Pussycat Dolls《Sway》

▼SANA《Heartburn》

▼多賢《LaLa Latch》

SANA選了Alicia Keys的《Heartburn》,多賢選了Pentatonix的《LaLa Latch》,兩首歌的編曲雖然都很現代,但你仍能聽到裡面麥可傑克森的招牌元素(例如滑音)與調調,算是比較後期的摩城音樂風格。

▼志效《All About That Bass》

前面討論《HO!》的時候有貼過志效這場可愛的自嘲之作,翻唱自Meghan Trainor向經典摩城嘟哇致敬的歌曲。

▼彩瑛《Honey》

彩瑛選唱老大朴振英的《Honey》,張學友拿去唱了粵語版的《頭髮亂了》,一樣是摩城的曲風。

▼志效、Somi、Natty《Uptown Funk》

Bruno Mars的放克名曲,70-80年代的復古曲風(這邊有詳細分析文)。我非常喜歡這段表演,Natty把黑人的口氣做得很到位、很開、很野,特別是唱「I’m too hot, hot damn. Call the police and the fireman./Make a dragon wanna retire man.」那幾句時,咬字的味道非常棒,夠黑。

志效唱歌的音質一如繼往穩定與氣足,但沒有放得很開;相較之下,後來這段2016在LA KCON的表演就很讚了,Groovy十足的扛壩子,其他成員有的節奏流動性就沒那麼好,唱起來相對就有點太乖巧、呆板。

▼TWICE《Uptown Funk》

▼MOMO、敏英、彩瑛《Swing Baby》

這段演出也相當精彩,她們選了同樣是朴振英的歌《Swing Baby》。這首歌離摩城稍微有點點距離,是一首爵士搖擺大樂隊的復古調,銅管樂器很狂野,MOMO跟敏英在彩瑛的氣場旁邊,就拋掉沒自信、放得很開了。我記得大概也是到這集,才看到MOMO的魅力,但沒想到這場她就下車了啊這是怎樣!

私心覺得這種風格的狂野比較適合她們,《The Story Begins》那種嘻哈狂野不曉得為什麼就是怪怪的。

▼娜璉、定延、MINA、彩領《Happy》

她們選唱了菲瑞·威廉斯(Pharrell Williams)的《Happy》,這首摩城味不算鮮明的靈魂樂,是活潑的演出,但敗給後面這組氣場強大的演出。

▼SANA、敏英、多賢、子瑜《Problem》

前面有聊過小天后Ariana Grande的《Problem》,雖然跟摩城沒啥關係,但因為Grooving十足,所以也拉進來放一下。這首歌證明,TWICE要唱EXID的歌應該也還是可以的(笑)。

從這場表演跟前面放的《Uptown Funk》來看,SANA比較抓不到Groove的感覺,子瑜的咬字雖然有她的腔調在,但她的律動就抓得很好,我在想也許她是靠身體的律動在帶動整個人的也說不定,她在這支舞的線條真是好看。

敏英的聲線雖然很適合這類型的歌曲,但我覺得她的律動也抓不太到。

▼娜璉、定延、MINA、彩領《U Go Girl》

加賽時,李孝利的《U Go Girl》,也是一首仿復古的放克。但這首歌對MINA來說,我覺得有點太重了,為了撐起這種硬氣場,她的聲音幾乎是用衝出來的唱法。但對娜璉、定延兩位姊姊來說,這就是她們的歌啊,不過妳還是聽得出來娜璉的Groove抓得比定延更鬆、更流動一些。

總的來說,初期最懂怎麼Groove的應該是3 mix(志效、娜璉、定延),志效跟娜璉最有美式的那種滑動感,定延稍稍弱一些;彩瑛是屬於口氣到位的類型,旋律流動ok,子瑜出乎我意料之外也很會;日本Line的話,則是MOMO的律動感比較好。

但到近期,特別是《I Want You Back》出來之後,我覺得九個人Groove都抓得蠻到位的了,Q彈的律動感都有做出來,所以咬字發音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這首歌她們做得很耐聽。

六、朴振英的招牌&JYPE的品牌特色

最後,在我快昏倒之前(暈),補充整理一下朴振英寫過的、較知名的幾首摩城音樂。

我把這一串歌連續聽完後,只恍然大悟為何朴振英的藝名叫做「亞洲靈魂」(Asiansoul),然後JYPE根本就是亞洲版的摩城唱片吧!(好啦他還有另一大路數是迪斯可跟放克,我們就,以後有機會再聊~)

▼JYP《Honey》

▼Wonder Girls《Nobody》

▼Wonder Girls《So Hot》

▼Wonder Girls《Be My Baby》

▼Sunmi《24 hours》

▼miss A《Bad Girl, Good Girl》

▼miss A《Good-bye Baby》

※本文經作者陳皓嬿授權使用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于卉喬 喬喬 走光 復仇者聯盟 三上悠亞 坎城影展 蒼井空 夏于喬 黃心穎 冰與火之歌 HUSH 波多野結衣 蕭薔 邱淑貞 于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