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全糖到微糖 3分甜的TWICE成年禮:《FANCY YOU》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2019-05-06 17:10噓!星聞 陳皓嬿

大家好,我又來分享心得文了,在聽完《Fancy You》之後,忍不住又手癢寫了一大堆XD

上週聽到TWICE的新主打歌《Fancy》和整張專輯《Fancy You》的所有歌曲,心中立刻冒出三個想法:

●呃,好吧,這次預測曲風沒中

●這次是定延跟彩瑛的主場,但為何志效比她們還氣場強大、還Girl Crush?

●這是Ariana Grande式的轉型(我不是指Mina的髮型,雖然真的很像)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為何是Ariana Grande?之前在查她的資料時,發現維基百科是這樣寫的(我稍微精簡):

2013年,Ariana Grande向唱片公司表達了自己對專輯製作方向定位的不滿。

在幾次採訪中,她都提到了自己完全不喜歡首單《捧起你的心》,也表示對那種泡泡糖風格的音樂沒有興趣。雖然她在影集中中飾演的是一名小孩,但希望今後所唱歌曲的內容能更多地體現出她性格成熟的一面。

她想要製作那種陪伴她長大的音樂,也就是帶有那種「90年代都市流行風」(urban pop, 90s music)的歌曲。(然後她的新專輯就以R&B跟嘻哈為基調了)

這是這次TWICE回歸給人的印象。

《Fancy You》專輯有一半的歌曲是復古迪斯可(Disco)曲風、三分之二是嘻哈(Hip-Hop),都屬於較強、較硬的音樂類型;從「甜美可愛」轉型到帶點性感的「俐落強勢」,這件事發生在兩位忙內彩瑛跟子瑜都從高中畢業、TWICE全員「成年」之後相當合理。

只是我沒想到,連續好幾張專輯都走陽光親和、「全糖」路線的TWICE,會一下子把音樂中的糖分抽走這麼多、到只剩「微糖」,令人驚艷之餘,更多的是驚訝。

我們把《Fancy You》這張專輯拆開來看看,這個「三分糖」的TWICE發生什麼事。

本篇我會從兩個面向來討論這張專輯的組成:

1.9位成員的聲音特質(主要面向)

2.歌曲曲風及調性(次要面向,本次僅會多放一些類比的歌曲作為賞析,至於更完整的TWICE歌曲曲風流變,我會在下一篇一次分析歷年專輯收錄曲)

一、TWICE九位成員的聲音特質

老實說,這張專輯我初聽並不是很喜歡,或者應該說,很不習慣。

因為我沒預期到TWICE變得這麼硬派(Hardcore)。

用酒打比方的話,TWICE一直以來都是水果氣泡酒,《Fancy You》卻好像突然加了一口伏特加;用童話比喻,像小紅帽掀開外皮,裡面包著一隻大野狼;用演員比喻,像陳意涵突然變成賴雅妍。

從女孩,到女人。

之前說過,TWICE自《TWICEcoaster:Lane 1》(也就是主打歌《TT》和《Knock Knock》)開始,不管是主打歌還是收錄曲,幾乎清一色都是陽光、溫暖、開朗的大調音樂;但《Fancy You》幾乎整張專輯都是偏小調歌曲,而且捨棄過去甜美舒順的唱法,聲音充滿力道與激情。

但不曉得是不是顧慮風格轉變太大、會讓喜歡可愛的TWICE的粉絲無所適從,製作團隊在原本接近「無糖」主打歌《Fancy》中,硬是加回了了一勺「糖蜜」;這是初聽《Fancy》時,讓我覺得最違和的地方。

▼TWICE《Fancy》

《Fancy》全曲的結構是這樣:主歌神秘高冷、有點殺,副歌高亢激昂、充滿激情,後段Bridging帶點危險與哀傷的距離感,彼此間調性都相合。

但唯獨主歌接副歌的銜接段(pre-chorus)、也就是SANA跟子瑜唱的那短短四小節,卻突然出現《TT》才會有的大調、甜美可愛的旋律。(請看MV的[0:45-0:59]和[1:58-2:11]處,你如果把那段剪接到《TT》旋律中,是可以相容的)

不僅旋律甜美,連歌詞都很刻意地塞進了TWICE典型的甜美象徵:「就像甜甜的巧克力冰淇淋一樣,完全融化掉的我現在的心情 So lovely」,甜甜的巧克力、Lovely。

圖/擷自TWICE wiki
圖/擷自TWICE wiki

這就是我覺得最違和的地方,一度不懂為什麼作曲者「黑眼必勝」要這樣寫。畢竟之前他們寫給TWICE的作品《Like Ooh-Ahh》、《Cheer Up》、《TT》、《Likey》的旋律發展都是合理、流暢,沒有像這樣的「斷裂感」。

(相較之下,同樣是味道相似的Disco曲風,收錄曲《Turn It Up》就是一首完成度更高,旋律發展更合理流暢的歌曲,我們後面會再提及)

在聽完整專輯N次之後,我大概可以理解「黑眼必勝」的這勺糖不得不加的原因:

除了得顧及粉絲適應程度、平衡《Fancy》鮮明的無糖調性外,也關係到TWICE成員的聲音質地,並不是每個成員的聲音都適合表現「無糖」的旋律。

什麼是聲音質地?白話來說,就是「聲音聽起來給人的感覺」,如果聽覺可以轉換成觸覺、味覺、視覺的話,這個聲音會有什麼「紋理」、會是什麼感覺?

我簡單將TWICE九位成員的聲音拆成五種不同的「質地」:聲音的密度、力道、溫度、硬度和味道,如下表所示(當然,這是我主觀的感受);這裡要請大家邊聽TWICE唱歌,邊發揮一些想像力。

雖然每次主打歌的「開頭妖精」(=第一個開口唱的人)經常是由娜璉擔當,來建立TWICE的印象,但從《Cheer Up》開始,Sana辨識度極高的「甜、軟、暖、萌」嗓音,已成為TWICE的吸粉印象。

不管是《Cheer Up》的「shy shy shy」、《TT》的「nanananananana」、《Knock Knock》的「knock knock」、《Likey》的「likey, me likey likey likey」都是讓許多人心臟被擊斃的經典段落,而她大部分被分到的歌詞,也都明顯有著「小女孩撒嬌、上揚而俏皮的尾音」。

▼TWICE《Likey》

然而從2018年開始,TWICE持續降低歌曲中軟萌撒嬌的元素,將原本的甜美轉為陽光活力,到《Yes Or Yes》時,幾乎已經沒有撒嬌跟甜軟的元素在了。「甜美」對TWICE的成年轉型來說,是必要、卻也是包袱,如果完全把當時粉絲入坑的元素拿掉,會不會讓粉絲覺得他們喜歡TWICE的核心消失了?

我不確定製作團隊怎麼看這件事,但《Fancy》中突兀的銜接段卻讓我覺得,這是黑眼必勝在讓TWICE大幅轉型為「女人」時,嘗試保留些許「女孩」氣質以作為補償及平衡的設計;只是較遺憾的是,該銜接段的設計太刻意、以致於和其他段旋律的調性落差太大,讓人無法獲得「無縫接軌的流暢感」,就像電影中的壞蛋突然洗白一般,「有點怪怪的」。

有些聽眾可能會注意到,《Fancy》的分配結構(雖然據成員們說改了很多次)和《Yes Or Yes》有多處相近;像是Sana和子瑜都負責主歌轉副歌的銜接段、副歌都是由娜璉唱第一段而志效接唱第二段、副歌結束前的鉤子則由定延和Momo配對負責。

我認為這樣的分配是有邏輯的。

《Yes Or Yes》和《Fancy》的副歌都是充滿熱情與力量的旋律,如果直接由軟甜的Sana銜接娜璉跟志效高昂、爆發力強的聲音,轉折落差會太大,因此Sana後面需要由音質百搭、聲音表情豐富的子瑜來承接兩方。

而副歌結束之前需要將旋律「慢慢冷卻」,因此由聲線比較沒那麼暖但音質和娜璉、志效一樣扎實的定延銜接,再接到聲音溫度跟硬度皆中等的Momo,比較方便收尾。

我把TWICE九位成員的聲音質地整理如下兩表:

〈表一〉TWICE成員的聲音質地

〈表二〉TWICE成員的聲音分組

Youtube上有許多「TWICE歌詞分配統計」的影片,每支影片下方都會有各國粉絲留言「太好了,這次XXX得到好多歌詞!XXX的時代來臨!」或抗議「為什麼OOO每次的歌詞都分到那麼少?JYP太過分了,應該給她多一點!」

但其實每個成員會被分到哪些段落跟比重,比起「誰這次是主打星或誰比較受寵」,她的聲音質地適合詮釋什麼旋律跟內容,或許才是決定因素;以下是九位成員的聲音質地分組分析。

Sana。圖/擷自臉書
Sana。圖/擷自臉書

偏暖的甜軟型:Sana

就像前面說的,Sana的聲音在TWICE中非常好辨識,她的聲如其人,甜、暖、軟、細膩,是會讓人聯想到春天、奶油一類東西的聲音。

以聲音的力度跟密度來說,Sana的聲音並非扎實的類型,所以當她在唱《Like Ooh-Ahh》或《Fancy》等偏硬的歌時,就會覺得她唱得比較用力、聲音也會比較刺一些。而之後在段落的安排上,製作團隊就常配給她上翹的尾音來修飾此問題,並疊多層和聲來增加她的聲音厚度。

像《Knock Knock》、《Signal》、《Likey》、《What is Love》、《Dance the Night Away》都是Sana聲音放鬆、不勉強時會出現的音色;某種程度,我覺得她是個無法不甜美的人,是TWICE的寶物,也可以是轉型的業障(?)。

Mina、多賢。圖/擷自臉書
Mina、多賢。圖/擷自臉書

偏冷的軟柔型:Mina vs 多賢

同樣是聲音質地柔軟的類型,Mina跟多賢卻沒有Sana會有的「甜美」問題,因為她們兩個的音色偏冷、偏涼,不僅沒有Sana的甜度,而且比Sana聲音多了更多空間感。

Mina的聲音很特別,她是聲音形狀像是一根中空的管子,即使沒有刻意也自帶「空氣半、聲音半」的音效在,加上她的聲音情感冷靜、不像Sana這麼豐沛歡快,所以像是一杯充滿氣泡的沁涼蘇打水。

如果Sana的聲音是杏黃色,Mina的聲音就是湖水藍色,非常地Chill。把Mina放在甜的歌裡面會帶來清爽感,放在不甜的歌裡卻會產生高冷神秘感;如果把Mina的聲音多疊幾層和聲,則會有俐落的都市風味出現,讓歌曲聽起來有種摩登的高級感。

但Mina不能詮釋帶有熱情跟激情的旋律,所以她很難被放在高亢的副歌橋段,因為爆發力出不來,會虛掉。像她在《Like Ooh-Ahh》也唱得很用力,那個Mina特有的空靈感就消失了。

多賢的聲音相對Mina就實心一些,而且比Mina的音質柔軟,好像鋪了一層棉花、絲綢一樣的天藍色,或是帶有空氣、質地細緻的慕斯泡沫,是令人舒服放鬆的聲音。

有趣的是,因為多賢的音色同樣偏冷,所以雖然音質軟細但不甜,很難拿去用來賣萌。而且,她的角色可是rapper啊!

我覺得JYPE做這個安排很有趣,因為一般rapper需要有力道的聲音才會有氣勢,像彩瑛就相對典型;然而多賢擔任rapper有其難以取代的特色,她的咬字斷得很乾淨,讓字句像玻璃彈珠一樣滾彈出來,清澈且帶著童趣,這次《Fancy》就將此特色發揮得相當漂亮,比起要跩、要swag的rap,她更適合urban、chill的冷靜風格。

但以唱歌來說,多賢的聲音很容易被其他人吃掉,所以常常旋律走到她的部分,氣場就會突然弱下來,我猜這可能是她的演唱分配不多的原因。

Momo、子瑜。圖/擷自臉書
Momo、子瑜。圖/擷自臉書

偏冷的多變型:Momo vs 子瑜

Momo跟子瑜的聲音在TWICE成員中算是相當中性,五個項目大概都落在中間。

然而Momo的音色特別、辨識度極高,只要改變發聲方式,她至少有兩到三種嗓音:第一種是本嗓(像《Cheer Up》中的聲音);第二種是比較壓扁、沙啞、帶有卡通音效感的鴨子音(像《Likey》中的聲音);第三種是放軟放柔放鬆的類娃娃音(像《What is Love》和《Dance the Night Away》中的聲音)。

因為Momo獨特且百變的音質,讓她很容易為一首歌畫龍點睛,也就是在重點區域做裝飾的效果,像是灑胡椒到玉米濃湯裡一樣,只要一點點量就能提味,但是不能多,因為特殊的風味會太強烈,破壞掉整首歌的平衡。

像Momo在《Turtle》分配到的歌詞少得可以,甚至幾乎沒怎麼能算上歌詞,但那兩句「bonbon」跟「babababalababaya」,因為她的特殊音色,讓整首歌令人印象深刻。

子瑜的聲音則偏大眾款,所以相當百搭,你把她放在主歌、副歌、銜接段都很適合。雖然有時會容易把她和彩瑛、定延、志效的聲音搞混,但如果不需要放軟聲音、表現聲音的甜味,她略帶磁性的聲音特色就會明顯跑出來。

雖然子瑜的音色變化不大,但只聽主打歌會很容易忽略子瑜的「聲音表情」有多豐富。

我認為2018年是她的爆發期,《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兩張專輯的收錄歌曲,都可以聽到她表情滿滿、戲劇化(甚至故意有點三八)的聲音表情,非常精彩。

這也是我為什麼極愛這兩張專輯的原因之一。

像《Sweet Talker》在兩分鐘左右,子瑜接在多賢rap後面念的那句口白,讓我第一次聽就大笑出來,雖然完全聽不懂歌詞唱什麼,但忍不住想問她「妳這口氣會不會顯得太失望了一點?」;而《HO!》的副歌中,子瑜也很俏皮而三八地在句尾上提了一下尾音,頗有百老匯的味道在。

在《Dejavu》和《Young & Wild》這兩首需要野性的歌裡,子瑜則刻意加粗的喉音的唱法,讓她的聲音多了一股小男孩的豪邁感,也替曲子豐富了趣味性;這次收錄曲《HOT》也有類似味道。(我認真覺得這個世界第二美臉蛋底下,其實藏著小男孩很皮、很古靈精怪的靈魂,不要忘了她是雙子座啊雙子座⋯⋯)

只是到了《Fancy》似乎比較沒有她可以發揮的橋段,讓我覺得有些可惜。

娜璉、志效。圖/擷自臉書
娜璉、志效。圖/擷自臉書

偏暖的調整型:娜璉 vs 志效

兩大主唱娜璉和志效之所以分到這麼多時間、之所以是主唱,並不是因為她們聲音比較穩而已(老實說到後期,好幾次現場音準跟氣最穩的都是子瑜,開麥的聲音幾乎跟預錄聲音重疊)。

除了音色有辨識度外,娜璉和志效的最大優點來自她們音域寬廣、且很懂得如何調整自己的音色,這也讓她們在聲音質地表裡面非常難排,因為這兩位歐膩的聲音可硬可軟、可強可弱、可空可實、可甜可干(干=dry,紅白酒中的不甜偏辛辣風味),完全視歌曲需求而變。

娜璉的聲音比志效具備更多的女性特質,甜度高、暖度高、色彩明亮、辨識度高,放軟唱的時候也相當柔順,的確很適合抓耳。

加上她的聲音密度不算高,所以聽起來是舒適、無壓力的;只是在高音、激情飽滿的旋律橋段,雖然娜璉本身爆發力夠強,但真假音轉換並不是太順(音量會忽大忽小、忽虛忽實),導致聲音聽起來顆粒感會較明顯、音質也會比較刺一些,需要靠疊合音來修正。

娜璉的聲音會讓人覺得可愛、有果汁感,則和她的咬字有關;她的咬字很有彈性,讓她的發聲圓潤Q彈,帶來喝珍奶般的愉悅感。即使到後期越來越需要力道的歌曲,你還是能聽到娜璉充滿彈性的活潑聲音。

常常看到一種說法:「定延分到的part少是因為她的聲音不適合唱TWICE可愛類型的歌」,我不是很同意。因為定延跟志效的聲音特質非常類似,只是志效的歌唱技巧比較純熟,懂得用胸腔發聲,所以能夠自如地控制她聲音的軟硬跟密度。

我非常喜歡志效共鳴腔渾厚、帶有黑人靈魂味道的美式女伶(Diva)唱腔,真假音轉換也很漂亮,如紅酒般醇厚。雖然她在前期的歌曲中也將可愛的語氣駕馭得不錯,但仍會覺得她的聲音被壓抑住了,有些委屈。

因此TWICE翻唱《I Want You Back》時,我對志效的表現相當驚艷,覺得她的聲音終於可以舒展、打開。

而這次《Fancy》的副歌也讓我感受到她「姐氣十足」的強大魅力,加上她的舞蹈動作做得精準到位,不管是手掌由臉往旁邊甩開的角度跟力道、還是「狗腿舞」的身體弧度、頓點都很有味道,加上嫵媚帶有殺氣、霸氣的眼神,讓那短短兩小節完全成為她的主場,看舞台直拍會更有感覺。

定延、彩瑛。圖/擷自臉書
定延、彩瑛。圖/擷自臉書

硬實型:定延 vs 彩瑛

「It’s JeongYeon and ChaeYoung’s era!!!!」

這次新曲一出,不少粉絲在影片下面留言,說定延跟彩瑛的時代終於來了,過往秒數分配不算多的她們,在《Fancy You》這張專輯中大放異彩,甚至有人統計出整張專輯的秒數分配,發現和《Page Two》專輯的歌詞分配比重排序幾乎一樣。

定延跟彩瑛的音質都偏硬、偏扎實,因此雖然在最早期(第一二張專輯)嘻哈風當道時,擔任著給予歌曲力量與霸氣的角色,但從《TT》一系列的可愛歌曲之後,她們就有些被邊緣化,直到去年才又慢慢加重份量。

要比喻的話,我會說定延的聲音像黑咖啡,彩瑛則是可可,她們的聲音不甜,但是會回甘。

定延和Sana碰到的挑戰正好相反,她很難將聲音放軟唱歌,因為一放軟聲音就容易虛掉、飄移,因此前期幾首歌她的聲音都很強、很衝,高音的時候特別明顯,大概要到《What is Love》、《Dance the Night Away》和《Yes or Yes》,她才找到將聲帶稍微壓扁、收住力道來柔化聲音的唱法。

然而這種唱法在錄音室可以調整聲帶演繹,到現場表演卻會非常辛苦。所以妳會聽到定延在現場邊唱邊跳時,聲音容易因為氣要吸足而「破功」,變回她本嗓扎實跟前衝的音質。這個情況Momo也有,但因為Momo的聲音沒有定延那麼扎實跟有力,所以她不會像定延一樣唱的份量一多,就讓歌曲變得太過英氣逼人。

但《Fancy You》這張就是需要英氣的專輯解放了定延的聲音,讓她可以光明正大把扎實的力道做出來,像《Girls Like Us》副歌背景那句一直重複的「Wo~Oh OhOhOh」、《Turn It Up》副歌的「Imma turn it up, yeah I’m turn it up」,她強而有力的聲音都飆得很過癮。

事實上,3 mix Line(娜璉、志效、定延)的聲線都是力道十足、很能飆的類型,跟走柔和婉約路線日本Line三人組(Momo、Sana、Mina)形成強烈對比,這是TWICE聽起來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有種陰陽力量在拔河的競合存在,在《Fancy You》這張專輯特別明顯。

彩瑛的聲音則是本身就存在兩種衝突的元素:偏硬實有力的音質,卻有著濃濃鼻音的可愛奶音,就像可可一樣,有沒有加牛奶跟糖喝起來差很多;或像粉絲形容的「台上小猛獸、台下小萌獸」。

彩瑛跟子瑜一樣,都是聲音表情很豐富的類型,她相當擅長用喉嚨擠出生動的語氣,像「Fancy, Woo」就很有味道。而她比較自我中心的個性,確實把rapper需要的玩世不恭、痞、跩跟滑頭樣做出來了,聽她唸rap會覺得這是個很有個性、很率性的小女生,或者該說小男生?

但是TWICE大部分的歌都不適合「那麼有個性」,所以彩瑛的rap就被編得「有些太乖」了,當年選秀時的霸氣也出不太來;即使是《Fancy You》也還不夠殺,無法讓她100%表現。

另外,彩瑛在唱歌的時候,音質辨識度沒有念rap來得高,如果她把鼻音去掉、放輕放軟唱歌,就會比較容易跟其他成員如子瑜、志效的聲音混淆。

所以,為什麼會說《Turn It Up》是一首完成度比《Fancy》高的曲子?

因為它的旋律走向成熟流暢,其段落分配令人驚喜,幾乎將每個人的聲音特色都發揮得淋漓盡致(子瑜稍微少了一些),變化豐富、相當耐聽;特別是第二段主歌[1:14-1:45],彩瑛、多賢、Mina跟Momo的Rap,編排相當出彩。

若不是《Turn It Up》曲風「實在太野、太不甜」且少了某個特定的「抓耳亮點設計」,我覺得它比《Fancy》更適合作為主打歌。

二、歌曲曲風及調性

最後,不免俗要來分析一下這張專輯的曲風調性。我認為《Fancy You》對TWICE來說,是一張「新起點就是返回原點」的專輯。

它不僅把第一、二張專輯之後就再也沒有使用過的嘻哈重新翻出來玩,也把初出道時想營造的狂野跟氣場找回來,試著用更純熟的方式呈現。

我們拿它來跟《Page Two》比對一下:

我在曲風一欄雖然寫的是放克(Funk),但其實《Fancy》、《Hot》、《Turn It Up》都是很典型的迪斯可(Disco,Disco是Funk的其中一支分支,舞曲化的Funk);這是之前TWICE沒有嘗試過的曲風,卻是朴振英非常擅長也很愛用的曲風,像他自己多首主打歌都用迪斯可寫。

所以即使這張專輯沒有任何「JYP~」作曲的歌,仍可說它是一張「非常JYP」的作品。讓我們請出也很擅長玩迪斯可跟放克的火星人布魯諾(Bruno Mars),還有超級天王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的經典作品,來作為對照。

《HOT》

▼TWICE《HOT》

首先,我們可以聽到《HOT》前奏出現了我們很熟悉的重低音Acapella和彈指聲,這是在《Uptown Funk》的前奏也出現過的元素:

▼Bruno Mars《Uptown Funk》

再來是到副歌時,娜璉重複連續的「Hot Hot Hot Woo Woo」,背景音出現了迪斯可常見的電子音效,這在Bruno Mars的《24K Magic》副歌也出現過,只是《Hot》的電子音效是下降音階,《24K Magic》則是上升音階:

▼Bruno Mars《24K Magic》(0:25秒開始處)

《Turn It Up》

▼TWICE《Turn It Up》

《Turn It Up》是比《HOT》和《Fancy》還要更復古一些的迪斯可舞曲,當中也有許多向經典前輩致敬的元素在。

像是最開頭Sana「Just feel it」唸完之後緊跟著的那聲「嗷!」,還有接下來背景一直有個人在亂亂叫(?)的「Get it, get it baby get it」,就是Michael Jackson的招牌曲《Billie Jean》最有名的橋段:

▼Michael Jackson《Billie Jean》(0:30開始)

而副歌不斷重複唱「Imma turn it up, yeah I’m turn it up」則是1970年代迪斯可女王葛洛莉雅・蓋諾(Gloria Gaynor)的名曲《I Will Survive》的副歌走勢,下面我用的是Demi Lovato比較現代一些的翻唱版本:

▼Demi Lovato《I Will Survive》(0:50開始)

《Turn It Up》到最後段副歌[2:18-2:32],有一段「Hey~Ho~Hey~Ho~」的背景,則是嘻哈常會出現的裝飾,像Bruno Mars跟Cardi B合作Remix的《Fitness》,前頭rap就有出現這個東西:

▼Bruno Mars《Fitness》(0:23開始)

2011年陳奕迅專輯《Stranger Under My Skin》和黃韻玲合作的作品《樂園》是我目前能想到跟《Turn It Up》味道最像的中文歌,同樣在最後也有一段「Hey~Ho~Hey~Ho~」:

▼陳奕迅《樂園》

《Stuck in My Head》

《Stuck in My Head》也是之前沒出現過的曲風。我目前沒有想到哪首歌和它類似(因為對嘻哈不熟),但倒是發現它在副歌有向比吉斯(Bee Gees)名曲《Stayin’ Alive》致敬的元素,就是那句「Stayin’ alive, stayin aive, Ah Ah Ah Ah~」:

▼TWICE《Stuck in My Head》,0:45處

▼Bee Gees《Stayin’ Alive》

《Girls Like Us》

《Girls Like Us》則是以前有出現過的曲風,和《My Headphones On》比較類似:

▼TWICE《Girls Like Us》

▼TWICE《My Headphones On》

《Strawberry》

《Strawberry》則是《Fancy You》當中陽光可愛的歌曲,曲風也是之前TWICE比較常使用的R&B,做為親和的結尾,告訴大家「TWICE還是可愛的唷別被前面的歌嚇到了」,perfect!(即使如此這首歌的前奏還是寫得刁鑽了一下啊)

▼TWICE《Strawberry》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安苡愛 宋仲基 宋慧喬 張書豪 吳佩慈 走光 王瞳 馬俊麟 周子瑜 歐陽娣娣 歐陽妮妮 任達華 吳東諺 吳宗憲 陳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