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遠/欣見《最佳利益》另起「後《與惡》年代」的台劇新高度

天心(左起)、鍾承翰、曾珮瑜演出「最佳利益」。圖/群之噰提供
天心(左起)、鍾承翰、曾珮瑜演出「最佳利益」。圖/群之噰提供
2019-05-11 17:00聯合報 柯志遠(編劇、影評人)

《最佳利益》好看極了!事前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風頭太健,主題、賣相上有局部重疊的《最佳利益》緊捱著上檔頗讓業界人士「幫忙」暗中捏了一把冷汗,沒想開箱印象超乎預期地吸人眼球,在創作上擺脫了「議題對話」的使命和沉重,跌宕有致、扣人心弦的故事本身自帶靈氣,角色人設立體,演員演技虎虎生風,一以貫之的戲劇情緒飽和、真實,就戲論戲,不是被拿來做比較之後「大獲全勝」,而是自成精彩,成熟耀眼,不必刻意去做軒輊了。

《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後,《最佳利益》、《生死接線員》不約而同都以身份特殊的「專業族群」做為創作發想的核心,被媒體整理成「『職人劇』掀起熱潮」的話題,其實,戲劇來自人生,觀眾對於戲的滿足追求,隨著生態環境變遷難免衍生不同需要,「偶像劇」之於網路初起的年代,是人們勇於探索更華麗未來的投射,後來的「職人劇」所反應的不妨看成是「後Smart Phone時代」人們在放飛自由得過了頭以後重新回歸到「現實人生」以及「自我定位」的審視,但,戲就是戲,好戲就是好戲,年代不同,劇型有別,然而觀眾認定「好戲」的基本元素卻是不變的,有人說台產「職人劇」成不了氣候關鍵在於劇本中專業訊息的「說服力」不夠,但回頭看看韓劇《未生》的職場像個江湖、《半澤直樹》的銀行員世界像個武林、《王牌大律師》的舞台像個隨時冒出surprise的遊樂園、《Good Doctor》的韓、美、日版無不叫好叫座…,這些成功「職人劇」的深入人心全都不是在於「像不像」,而是在於具備了一齣戲讓人能夠真實代入的人心人性,人味通透了,戲味就盎然了,《最佳利益》正是完完全全做到了這一點,已經不必另外再去貼上是否「職人劇」的標籤。

曾少宗(後)、劉倩妏主演台灣首部器捐協調師職人劇「生死接線員」。圖/公視提供
曾少宗(後)、劉倩妏主演台灣首部器捐協調師職人劇「生死接線員」。圖/公視提供

《最佳利益》首集以「通俗劇」的人物登場做為起手式,街頭仗義、因故遲到、初見面就不對盤…等等手法雖多少略嫌套路,但很快地「菜鳥VS.菁英」(而且還是男一掛了「弱勢菜鳥」的牌)的角色關係建立已經看出了創意的亮點與質感,倆人互動位置的「質變」過程合情入理,倆人在領域背景的深淺營造出對同一事件的觀點分歧,其衝突、其磨合、其激盪、其發酵,絲毫不見「為戲而戲」的牽強,也把跟法律、正義、真偽相關這些嚴正的「主題」舉重若輕融入進去,相當高明俐落。律師事務所的「資深群」跟「實習菜鳥群」各有清晰、鮮活的「辨識度」塑造,短短幾場戲已可看出個別的形貌、性格,也看出了在後續情節發展中潛在的激發「戲劇張力」的不同功能,佈局嚴謹,節奏討喜,拍攝、製作、卡斯等細節皆見巧思(老一輩觀眾再次見到丁強、李璇夫婦同框演戲,應該份外覺得感動),首集尾段直接切入命案調查,全劇以不同訟案的「懸念」串起情節高潮的用心可期,勾人入戲的潛力也可期。

天心演的女律師方箏「狼性氣場」一錘定音(而且演法完全不覺得跟賈靜雯撞號),「法庭戲」在拍攝上通常鏡位挪移受限,天心的口條像不像真律師姑且不論,卻足夠強勢、精準地拉穩了整場戲氛圍的線條起伏,特別出彩;「方箏」人設的框架硬核,卻不妨礙天心的細節詮釋,她的「作風強硬」讓人能夠體會那是她歷經粹練後「不得不然」的抉擇,她跟鍾承翰的幾場戲,明面上對他的印象、態度一再產生修正與轉折,眼神裡卻依稀透露出她與「最初的自己」對望的微妙氣息,天心這次的演出,形的掌握讓人過目難忘,神的雕琢卻更爐火純青。

天心。圖/擷自臉書
天心。圖/擷自臉書

鍾承翰演技的脫胎換骨是本劇另一個驚喜,從名模轉職六年以來,看過他以外在優勢在演戲(《徵婚啟事》),以挑戰難度的勇氣在演戲(《一把青》、《五味八珍的歲月》),但始終難免顯得用力過猛(很多時候,演技的「收」比「放」更難,而人物真正感人的靈魂往往都在幽微的細節裡),這次以35「高齡」演職場菜鳥,意外地恰如其分,「陳博昀」該有的澄澈、熱血、純良,竟沒有一點「演」的成份,格外真誠、自然、放鬆,舉手投足,氣質神韻,沒有一分一秒脫離狀態,邁入一個可以自如駕馭自我的「熟成」階段,可喜可賀。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走光 謝忻 具惠善 周子瑜 拐拐 安宰賢 阿翔 黃明志 安妮 白家綺 迪麗熱巴 復仇者聯盟 郭雪芙 王瞳 袁艾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