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落幕!黑化、弱化和蠢化 其實都只是命運的遊戲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19-05-29 14:53噓!星聞 普羅米修士

文/普羅米修士 編輯/A. C.

好不容易盼到了「權力的遊戲」最終季,全球影迷無不翹首盼望,期望編導與演員們給予他們一個「完美的結局」。

符合普羅大眾期望的完美結局,大抵就是「壞人領便當,好人得到權力地位與愛情」的邏輯。再者,符合好人壞人應有的結果(下場)只是低標;過程要劇力萬鈞、感人肺腑算是均標。機關算盡,透過巧妙的安排而達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才是頂標。

但是,編導們的思考邏輯可不是這麼單純。其實他們更像威權時代的政治強人所展現的「天威難測」,腦中苦思的結局怎麼能被這些蝦咖影迷隨隨便便就猜中? 於是,編導劇組與影迷之間「腦力、智力與想像力」的較勁就此展開。

所有的創作者,都有著一個追求「爽」的企圖: 追求自己爽,叫做藝術取向(因為受眾不爽,所以撈不到他們荷包裡的錢)。想盡辦法讓受眾爽,叫做商業取向(又叫向錢看齊;但創作者有可能被批評為沒有靈魂)。

作為史上最受矚目(可能也是賺最多)的影集,編導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追求自己爽的機會。畢竟,對劇集而言,編導就是上帝。角色的生與死、好與惡,只有他們說了算!

沒有看到你想要的結果(劇情、鋪陳、人物設定),你當然會不爽。但是回頭想想: 命運之神的決定,哪一次符合了你的心意與期望? (否則你就不會一天到晚怨天尤人了!不是嗎?)

人生中的巨變(分離、分手、變心、反目成仇、背叛),哪一個是等你做好心理準備才發生的?(如果你真的有心理準備,那就不叫巨變了!)

就像這一系列文章先前的標題-「是命運,也是權力的遊戲」: 你透過戲劇的鋪陳,看到了各個角色的「命」,也就是個性與人格特質。同時你也看到了在「權力」(鐵王座)爭奪的遊戲中,各個角色的心態與戰略位置。

但是「運」(十年大限)才是左右各個角色當下的行為與決定的主要因素。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凡所有化,皆是變化

「命」與「運」之間又有著錯綜複雜而又相互影響的關係。固然在不同的個性(命)之下,會產生不同機會與運勢(如有些人為人和善,貴人運較佳);但是相同的情境下,不同的個性也會有不同的選擇(如有人選擇以牙還牙,有人則是以德報怨)。

「運」對於整個生命過程中最大的意義就是「變化」,人在不同的行運過程中都會有一些變化。有些變化會讓人出乎意料之外,但大抵上還是有一定的脈絡可循。

嚴格說來,主導最終結局的是三個角色之間的互動: 丹妮莉絲、小惡魔、瓊恩。引起觀眾諸多不滿的源頭,也和這三位主角人格特質的「弱化」有關。 但是由「行運」的角度來看待這些變化(弱化),這些「情理之外」的劇情或許就不會那麼地「意料之外」了!

黑化代表-丹妮莉絲·坦格利安

走過了相夫育子(雖然沒有成功生下孩子,但是三隻龍也算是她的孩子)、忍辱負重又倍極艱辛的太陰大限,丹妮莉絲逐漸累積了自信與實力。

進入貪狼大限,也就是俗稱的殺破狼大限,三方的主星分別是七殺、破軍、貪狼。通常走進這樣的大限,除了運勢起伏劇烈之外,意志力與慾望亦是異常強烈。

丹妮莉絲的貪狼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丹妮莉絲的貪狼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古來皆稱殺破狼就是貪、嗔、痴的代表,是殘害身心的三毒。貪就是慾望,非得到不可,如果得不到就不甘心、不甘願。嗔就是嗔恨,如果不順其心意就發脾氣、不理智、意氣用事。痴就是不明白事理、是非不明、善惡不分。

雖說成為昏君或是暴君,還需要有其他煞星或凶星加以催化。但是單以這樣的主星組合,就已經構成黑化的基本條件,也就是讓自己的慾望與情緒主導著行為。

擁有陸(無垢者、次子團、多斯拉克騎兵)海(鐵種艦隊)空(卓耿、雷哥、偉賽利昂三隻巨龍)三軍,再加上與多恩及高庭的結盟,丹妮莉絲信心滿滿,對於鐵王座的爭奪勢在必得。

但是隨著鐵種艦隊的失利,多恩與高庭被瑟曦各個擊破,原本的武力優勢瞬間失色不少。再者,優先協助瓊恩抵禦夜王所率領的異鬼大軍入侵,又折損了一隻龍、無垢者與多斯拉克騎兵的兵力,還有誓死效忠的喬拉·莫爾蒙。

雖說有戰爭必有折損,這是早已有的心理準備。但是重大犧牲之後,丹妮莉絲並未換得北境軍民的信任與效忠(瓊恩除外),更是令她心灰意冷。

進軍君臨城之際,遭受到瑟曦新寵悠倫·葛雷喬伊的襲擊,又折損了一隻龍。在與瑟曦的談判中,長期倚重的助手彌桑黛也犧牲了;長期信任的顧問瓦里斯也有了叛變的意圖。

紫微及天府的領導力,首重資源的運用及團隊的忠誠。在兩者皆迅速耗損的情形下,丹妮莉絲內心的不安與焦躁,自然造成極大的內在壓力。

而瓊恩真實身分的曝光,更是對丹妮莉絲產生極大的威脅與打擊。自己原本是眾人眼中鐵王座的當然繼承人,但是隨著另一位擁有更高繼承順位者的出現,注重權力與地位的紫微天府,更要為捍衛自己的王座而拼命,否則這一路走來的忍辱與委屈如何能夠吞得下?

丹妮莉絲心中更大的恐懼是: 心愛的瓊恩會和我爭奪王位嗎?雖然瓊恩一直聲稱自己是他的女王,但是其他人可不這麼想,說不定還會幫助瓊恩與我競爭?

因此,在攻破君臨城而敵人投降的鐘聲響起時,騎在龍背上的丹妮莉絲心中複雜的情緒可想而知:

我所信任的人可能不再忠誠了,我只能相信自己!

我真正所擁有的資源是我的龍!

我要向所有人證明:君臨城是我攻下來的!

我要向所有人展示:反對我的下場是什麼!

這些情緒包含著不安與恐懼,還有對於所有人的不滿,以及這些日子以來的卑屈與悲憤。而當她所擁有的資源與力量愈大,貪嗔癡所產生的破壞力也就更為巨大。

弱化代表-瓊恩·雪諾

進入天相大限,對於瓊恩來說是個極為矛盾的考驗。

天相的熱心助人,讓瓊恩一直都在「考量別人的利益」這件事糾結以及承受痛苦。為了守夜人而戰,所以痛失初戀耶哥蕊特。為了讓野人能夠躲避異鬼大軍,開放絕境長城接納野人,卻遭同儕的殺害而犧牲。為了保護北境,分別向丹妮莉絲與瑟曦求援,卻也被動地捲入了鐵王座之爭。

與三方四正的主星相比,天相是顆相對柔弱的主星;也代表著內在柔弱,但是於外又不得不以強勢的方式面對與處理。其實只想當個守夜人騎兵,卻莫名其妙當上了守夜人總司令。其實只想收復自己的家鄉臨冬城,讓家人有個安棲之地,結果卻當上了北境之王。明明只想驅除異鬼大軍,讓大家能安居立業,卻被迫捲入鐵王座之爭,到頭來還成了鐵王座順位最高的繼承者。

瓊恩的天相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瓊恩的天相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天相的粉飾太平,常常挖東牆補西牆,其實源自於瓊恩個性單純,缺乏對於人性複雜面的理解。堅信只要做對的事,別人自然可以理解而接受結果。(簡單地說,就是耶哥蕊特所說的「You Know Nothing!」)

因此,瓊恩輕忽了千百年來野人與守夜人兄弟之間的恩怨與矛盾,也輕忽了家人與愛人之間相處或立場的矛盾。也因為自己心胸坦蕩、說到做到,自然也就會相信「既然發誓就一定會做到」的這種口頭保證。

我們欣賞瓊恩這種「好人」的特質,正直無私的價值觀。但是瓊恩並不具備事前洞察與解決種種矛盾的能力,只能靠不斷地事後補救來解決問題。

天相對宮的廉貞破軍,常讓瓊恩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為,或是「我明明不想,但是又不得不做」的行為。

「庶子之戰」中,妹妹珊莎不斷地提醒他:不要中了拉姆西·波頓的激將法,備足了兵力再攻城,但瓊恩仍是執意立刻攻城。兩軍對峙時,又因拉姆西在他的面前射殺弟弟瑞肯,滿懷怒氣的瓊恩單槍匹馬恣意向前衝,罔顧先按兵不動的戰術需求。

丹妮莉絲數次要瓊恩答應效忠,他始終未答應。但卻在瑟曦也做出相同要求時,脫口而出他已決定效忠丹妮莉絲,讓在場所有的人莫名所以。兩個女王各自較勁、相互角力,選擇在這個時候輸誠(或是表達愛意),實在很難不讓人懷疑他的政治智商。

為了能深入野人大本營查探軍情,瓊恩不得不殺掉斷掌科林以示忠誠。為了樹立守夜人的紀律與威信,他不得不處決背叛及殺害他的同僚。最後,為了不讓更多的平民百姓受苦,也不得不狠下心腸親手終結丹妮莉絲的生命。

而夫妻宮的天相與官祿宮廉貞破軍,內柔外強的組合也意味著瓊恩的感情始終飽受「外來因素」(事業)的威脅與衝突。與耶哥蕊特分處北境與野人不同的敵對陣營,與丹妮莉絲既是愛人又是君臣的關係,皆受制於事業上的選擇而始終無法修成正果。

這種感情與事業的衝突,也讓瓊恩的行為與決定常有「該硬不硬,該軟不軟」矛盾;不僅自己身陷矛盾與痛苦,也間接地造成許多的麻煩與事端。

在瓊恩的身上,我們有著「好人沒有好報」的失落感。但是就像伊蒙學士所教導他的責任與選擇:「You must make that choice yourself and live with it for the rest of your days.」(你必須自己作出決定,然後用餘生與這個決定共存),「只有該不該,沒有好不好」才是瓊恩自始至終不變的處事原則。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蠢化代表-提利昂·蘭尼斯特

另一個讓人搖頭嘆息的是小惡魔提利昂,或者正確的說法是小惡魔的智商。尤其是多次主動向丹妮莉絲獻策,與瑟曦談判。

瑟曦與提利昂向來不合,尤其是在他一箭射殺了自己的父親之後,瑟曦對提利昂更是欲除之而後快。而後提利昂又幫著想要與她爭奪鐵王座的丹妮莉絲,成為龍母的國王之手。在新仇舊恨的糾結下,提利昂與瑟曦談判不啻與虎謀皮、請鬼拿藥單。

這種眾人皆知的淺顯道理,難道提利昂自己都看不清楚嗎?

原本我們所認識的提利昂,是個狡詰、言詞鋒利、衝動率性的小惡魔,憑藉著直覺行事,卻也關關難過關關過。瓦里斯在提利昂弒父而逃離君臨城後,勸服他一起前往奴隸灣輔佐丹妮莉絲時說道:「你有你父親的政治直覺,你還有憐憫之心…。」

走在天機太陰大限,這個「憐憫之心」一直主導著提利昂的思考邏輯。或許在衝動弒父之後,提利昂對於家人始終懷著一份愧疚(太陰星主顧家)。雖然明知兩個女王正面對決勢所難免,但仍是想盡辦法能夠兵不血刃。對哥哥詹姆也是盡力維護,冒著背負「叛國」罪名的風險,放走了詹姆,讓他能說服瑟曦並帶著她逃離君臨城。

提利昂的天機太陰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提利昂的天機太陰大限。圖/普羅米修士

但是就像瓦里斯所說的,提利昂所擁有的強項是「直覺」,而不是天機的「思考」。在關心則亂又多慮的情況下,提利昂所提的各個計策大多失靈或失算,也漸漸磨耗了丹妮莉絲對她的倚賴與信任,間接地造成了龍母最後的獨斷獨行。

正當大多數的人以自身的利益或是立場,作為行事與決策的考量時(瑟曦、丹妮莉絲、布蘭·史塔克為了鐵王座,詹姆為了親情與愛情,珊莎為了北境與史塔克家族,艾莉亞為了報仇),提利昂以蒼生為念的「憐憫之心」看來是一個對自己一點都沒有好處的堅持。

然而,擁有這種「堅持」的人,似乎也都沒有好下場。「紅袍女巫」梅麗珊卓忍受著各種罵名與威脅,只為找到拉赫洛預言中的亞梭爾·亞亥,抵禦異鬼大軍的入侵;在任務完成後也力竭而亡。瓦里斯不斷地在各個領導者中尋覓,希望找到及輔佐一位明君,帶來和平與繁榮,給人民一片強者不欺壓弱者的土地;但最後被丹妮莉絲冠上叛國的罪名以龍焰處決。更不用提瓊恩,明明擁有最高的繼承順位可以順理成章地登上鐵王座,最後卻失去所愛,流放絕境長城。

因此,蠢化的不只是提利昂·蘭尼斯特?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好命與格局-生命中的兩難

在命理分析的討論中,「好命」與「格局高」是兩個常被混淆卻又完全不同的觀念。

「好命」通常是指坐命者祖先留下豐足的財產、自己的財運、事業運勢極佳,或是有貴人適時出現來助己一臂之力,一生衣食無憂並能夠享受這些富足。

「格局高」則是所從事的工作、任務或使命,影響的層面廣、規模大、程度深;當然也常伴隨著責任重與壓力大。

作為一個政府的高階官員,所做的決定可能影響著數百萬人的生活與權益;做為大企業的經營者,所做的決定可能影響數萬個家庭的生計。高官與巨賈所代表的就不僅僅是表面上的權勢與財富,而是其背後巨大的影響力。

「好命」的討論範圍通常侷限於個人,因此「好命」之人格局未必高,因為所有世俗眼中的好運勢都只對他個人有好處。

而「格局高」的人,通常也並不符合好命的要件。光是責任重與壓力大,就常會讓坐命者「憂國憂民」、「先天下之憂而憂」,更遑論個人享受了!

雖然劇中的人物大多經過戰爭的洗禮,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談不上絕對的「好命」;但是透過相對的比較,仍可分辨出「好命之人」與「格局高之人」。

「好命之人」以布蘭·史塔克為代表。雖然年幼遭逢意外而終身殘疾,但是一路有人無來由地為他犧牲與提供保護,最後終於登上大位。珊莎·史塔克則是另一種典型,靠著史塔克的名號,一路有人相助,最後登上北境之王的寶座。手無縛雞之力的山姆威爾·塔利則是一路福星高照,終於成為國王御前大學士。

那麼,那些人是「格局高之人」呢?

就是那些死也不肯放下「堅持」的人-瓊恩、瓦里斯與梅麗珊卓!

數個月之前,一位在眾人眼中功成名就的前同事在敘舊閒聊中,仍是抱怨對現職的不滿。

我不解地問道:「你不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公司頭號人物,薪資與職位都已達到業界的高標,還有什麼不滿嗎?」

只見前同事一臉鄙夷不屑地說道: 「人都走光了!他們找不到人,才把我升上去的!」

看到劇中布蘭登基後,提利昂所主持的御前會議時,前同事的這句「人都走光了!他們找不到人,才把我升上去的!」突然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或許這才是「好命之人」與「格局高之人」必須共同面對的情境吧!

價值的選擇,早已決定了去與留。

※本文經作者普羅米修士授權使用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具惠善 熱依扎 安宰賢 江恆亘 邱琦雯 走光 王瞳 謝忻 馬俊麟 郭雪芙 劉以豪 雞排妹 福原愛 阿翔 李榮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