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灼人秘密形式大於血肉的惡夢實驗

吳可熙在「灼人秘密」被施名帥(左)掐脖、賞巴掌。 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吳可熙在「灼人秘密」被施名帥(左)掐脖、賞巴掌。 圖/岸上影像有限公司提供
2019-07-25 23:29聯合報 馬欣 (影評人)

拍攝影劇圈潛規則題材是個大膽的選擇,因為藝術與獵奇是一線之隔,之前關於這題材的電影有大師今敏的「藍色恐懼」、尼可拉.溫丁.黑芬執導的「霓虹惡魔」、大衛林區的「穆荷蘭大道」,蜷川實花的「惡女羅曼死」等,都是由女主角的潛意識潛入,虛實交錯的敘事與自我認知的崩壞,最後讓觀眾從女主角碎片般的記憶拼湊出不堪的真相,是非常考驗編導功力的題材。

導演趙德胤的「灼人秘密」是很有藝術野心的,也讓幻象與真實交錯,趙德胤的鏡頭語言與美術上的確讓女明星妮娜的生活幻境一步步顯出破綻,如以水餃、「1408」號房間等符號閃回,讓觀眾開始對於女主角認知的現實世界感覺崩解,同時光影與空間也營造出了夢中夢的氣氛,有跟國際電影一較長短的野心。

但形式上的完成,還不足以完成血肉。這部電影或許太重視主角的虛實惡夢,以至於在九十分鐘加入了太多元素,卻少了驚悚電影中必須要穿插的生活真實感。的確,女主角在煮水餃、準備直播與回老家的產業道路上,是給了些生活的血肉,但無論是她之前在小劇團演「小王子」,或是貧困家庭,都只是給了關於妮娜的線索,但缺乏將觀眾也帶入其中的生活感。如「穆荷蘭大道」讓人信以為真的生活步調,「藍色恐懼」中那種亮晃晃的偶像白日運作,那種真實生活感正是讓觀眾措手不及而驚覺「被騙」的驚悚原因。

但「灼人秘密」無論是小牌被餵冷便當、因安全設施不夠而沉入水裡、3P床戲、試戲的被羞辱,到與前女友的重逢、試戲勁敵如符號的反覆出現,所有的元素塞得太滿,讓妮娜這個人物像是各種插播,也缺乏了真實感,說是一個人物的故事,更像是描述一個事件,劇本有了拼圖零碎的問題。

這部電影特別的是它有大量痛苦表情特寫,是好也是不好。不好處在於它無法展現大視角下的渺小扭曲,如希區考克的遠鏡頭下人物的惶然恐懼,好的地方在於這麼多的表情特寫,讓妮娜也因潛規則而被破碎成重播的剪影,好似她也被虛構化了。這部電影對台灣影壇是有實驗性的價值,也完成了類型片的風格,只是人物的深化仍待加強。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Angelababy 謝忻 王一博 馬俊麟 郭碧婷 具惠善 走光 吳東諺 王瞳 安宰賢 楊麗花 邱琦雯 黃曉明 王淨 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