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運,也是權力的遊戲 – 從鳳凰蛻變的大麻雀

Jonathan Pryce 飾演 High Sparrow。圖/擷自IMDb
Jonathan Pryce 飾演 High Sparrow。圖/擷自IMDb
2019-09-03 18:39噓!星聞 普羅米修士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隨著《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的落幕,劇迷的心情也隨之失落與感傷。失落的是沒有一個令多數人滿意而且可以傳頌的結局,感傷的是一個「偉大的時代」終將走入歷史(雖然它只是一齣播映八年的劇集)。

你的不滿可能來自該坐上王位的人連王座的邊都沾不上(更氣人的是:原來連邊都摸不到的人,卻輕易地登上了王位!),應該活下來的英雄卻在不合時宜的時機(用白話文來說,就是莫名其妙)犧牲了。也或許是應該狡兔遊走三窟(或是把好人整得七葷八素)之後才束手就擒的惡人,卻如此輕易地就領便當了(因為你心中的黑暗面沒有得到滿足)!

讓你懷念的,可能不是最後一季被編劇欽點配合演出的主角們,而是那些個性強烈、風格獨特、有稜有角的綠葉們。無論是冷酷無情、狡猾機敏,還是軟弱退縮、缺乏自信,他們的出現讓我們見識到人性的複雜與不可預測,一如我們在真實人生中所遭遇的未知。

孔子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其實還蠻有道理的!

反正結局都已經爛尾了(只剩下編劇施捨給你的「羊」),倒不如懷念一下那些曾經讓我們感動、激動、心動、觸動的時刻吧!

角色個性分析之【大麻雀(High Sparrow)】

Jonathan Pryce 飾演 High Sparrow。圖/擷自IMDb
Jonathan Pryce 飾演 High Sparrow。圖/擷自IMDb

命宮組合: 天機、天梁

高大、瘦削、眼神冷峻、灰色頭髮的人,臉龐上有明顯的皺紋。和前一任總主教不同的是,他從不穿戴華麗的長袍,只穿著一件簡樸單調的羊毛製及膝束腰外衣。他對信仰無比虔誠,他的意志如鋼鐵般堅定。

「話多善辯」是大麻雀給人的第一印象。 無論對方是來硬的、來軟的、來陰的,大麻雀總是用不卑不亢的語調,慢條斯理、有條不紊地說明他的使命與理念: 要人們真正面對自己的罪惡,在真神之前徹底懺悔並贖罪。

「機梁好禮佛」成了大麻雀虔誠信仰的堅強後盾。做為一個總主教,對於教義、教條總能信手捻來、旁徵博引。天梁物慾低、服務利他的特質,讓他從奢華、充滿著物質享受的生活中蛻變,散去千金去協助在社會底層掙扎的貧民。這也是他一直引以為傲之處: 覺得自己高貴的情操,豈是這些凡夫俗子、生活糜爛、不守教規的腐敗貴族所能比擬。

天梁的脖子硬(不肯低頭)、腰桿也硬(不會彎腰奉承)、脾氣更硬,所以面對各方的威脅毫無畏懼,堅定地進行他所認為正確的使命。同時,天梁自有一套對世俗公平正義評價的標準,對於他所認定不公不義之事,必然會有所作為。(雖然不見得會親力親為,但是借力使力卻是他的拿手好戲)如果你誤以為他所憑藉的只是天梁的固執與孤傲,那麼你就太小看了天機過人的智慧與天梁的老謀深算。

先用至高無上的教規,將瑟曦、瑪格麗·提利爾、洛拉斯·提利爾定罪入獄。再各個擊破,要他們承認自己的罪狀,並藉此樹立自己的代表神權的權威。雖然自己的武力遠不及提利爾與蘭尼斯特家族的聯軍,但是大麻雀巧妙地利用瑪格麗的救兄心切與托曼不諳世事及個性軟弱,成功地「劫持」托曼所代表的王權。不但阻絕了兵戎相見的劣勢,更塑造了神權與王權才是國家與和平堅實基礎的印象。

雖然天梁物慾低、淡泊豁達,但並不表示個性中的天機也會跟著毫無慾望。天機一心一意想要證明自己比別人聰明的慾望,不斷地觸犯眾人忍耐的底線(荊棘女王奧蓮娜、詹姆·蘭尼斯特、瑟曦都想將大麻雀除之而後快)。作為「善談兵」的理論之星,大麻雀的確有過人之處。但是遇上不依理論、不按牌理出牌的瑟曦,麻雀雖然浴火,但也很難再變回鳳凰。

※本文經作者普羅米修士授權使用

《瞧夯片》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林志玲 AKIRA 放浪兄弟 陳怡蓉 言承旭 海裕芬 王瞳 蘇晏霈 馬俊麟 走光 邵庭 女神卡卡 小S 王力宏 蔡康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