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裕昇/精彩54金鐘 敲響演藝圈的『莫忘初衷』

小燕姐想再做節目,但景氣環境讓這事難上加難。本報資料照
小燕姐想再做節目,但景氣環境讓這事難上加難。本報資料照
2019-10-12 17:00聯合報 黃裕昇

有網友說:「這應該是歷屆最好哭的一次金鐘獎了!」因為哭點很滿!在台下連續兩年擔任金鐘評審的我百感交集…就像李安導演拍的少年pi說的:「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至少有好好地告別。」看小燕姐領終身成就獎的那一刻,似乎就在傳達這樣的訊息啊!

小燕姐縱橫演藝圈66年,打造出《綜藝100》、《頑皮家族》、《超級星期天》、《SS小燕之夜》等無數個經典節目,並曾6度獲得金鐘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小燕姐在電視圈中奠定無可撼動的經典地位,甚至被稱為台灣電視史的百科全書。但掌聲響起,小燕姐在說完得獎感言後,說著:「今天要跟你們好好說再見,我們有緣再見。」接著唱起:「朋友再見,我們再見,祝福你永遠快樂。」是要引退了嗎?還是被環境逼迫退休?其實我不驚訝啊!現在台灣的電視媒體環境低迷,媒體鏡框轉移,到底要怎麼再製作出那些年真的讓你我歡笑的電視節目?

現在各台的節目,經費少的可憐的「苟延殘喘」,訪談節目永遠四五個相同面孔來賓打死一季節目,買台內沒播過的再播也是新播,符合規範。政論節目也算節目時數,亦或是節目中有一半都在銷售、業配,幾乎就是半個購物台。沒辦法,有錢置入,有經費、有金主,節目才做的下去,電視台也只擔心明天怎麼過下去。若是有錢有環境,誰不想做出像韓國的《一日三餐》、《尹食堂》或是大陸的《創造101》這樣的節目呢?

而這次出線綜藝節目獎的,由《聲林之王》獲得。靠著與新媒體和傳統電視結合的力量,大手筆的製作, 似乎走出了不同的路。質感、大咖主持、肯花重本,王令麟親自上台拿獎,也宣告自己重返電視和新媒體做節目的野心和氣勢,但有多少電視台的老闆或是節目製作人,敢在台灣花重金製作好的節目與好的戲劇?

就像今年金鐘一直在強調的主軸「台網合作,共創新局」,台是「電視台」,網是「網路節目影音」。還有多少年輕人,是願意打開電視,手握搖控器,在週六日看看台灣的節目、新聞、戲劇?當網路新媒體的崛起,金鐘54找來了當年做了快十年,最後收掉快五年的模仿節目悶鍋班底邰智源、洪都拉斯、郭子乾3人上台頒獎,他們打趣的說他們不在電視節目出現已很久了。除了洪都拉斯演出《我們與惡的距離》提名最佳男配角,邰智源轉戰新媒體,靠網路節目《木曜4超玩》中的「一日系列」單元再度翻紅,郭子乾則延續他在電視台模仿的精髓,在各大網路媒體模仿郭台銘、柯文哲、韓國瑜等政治人物。《全民大悶鍋》像是過往雲煙的華麗煙火…諷刺的是,模仿電視節目收了,但這三人再度合體同台上電視,今年金鐘獎頒獎典禮收視率出爐,悶鍋模仿大咖三人組邰智源、洪都拉斯、郭子乾3人上台頒獎,成為金鐘獎收視最高點,有4.6的收視率。有好的內容,誰說沒人看呢?

「一日電視人,終身電視魂」,從獲得終身成就獎的小燕姐身上看到,也從小燕姐的徒弟黃子佼、卜學亮身上看到。兩人以《超級同學會》拿下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他們一樣經歷了最輝煌的綜藝黃金歲月。二三十年過去,依舊在這難以生存的台灣電視台環境試圖讓我們這些還會看電視節目的人,看到當年「超級星期天!SUPER!」的記憶點,阿亮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在《超級同學會》重溫。同時在新媒體和傳統媒體努力的黃子佼,則是在今年金鐘,雙料得了兩個主持人獎項。

時代在變,你我的眼球可能早從電視轉到手機網路,但金鐘54過了,你懷念了,感動了,哭了。是開心還是同情?上台的電視人,他們努力著,掙扎在這不如當年美好時光的舞台拼命,就如同這次金鐘戲劇大贏家《我們與惡的距離》獲得最佳女主角的賈靜雯,首次入圍金鐘,首次得獎,沒有人不服氣,因為她演活了宋喬安這個角色。她說出道28年,一直在努力著,四十多歲了,但不服氣自己被說是個過氣的女藝人,睽違15年,再演台劇。從當年的《飛龍在天》到如今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再創演藝事業高峰的她,謙遜的說,她很幸運,她會一直演下去!

感謝那些還在惡劣環境拼命上的「電視人」,他們知道這條路有多難走。套句這次金鐘54的表演演唱歌手黃小琥唱的『莫忘初衷』!謝謝還在崗位的電視人, 即使台灣電視最美好的時光過了,他們依舊『莫忘初衷』的還是有顆想做好內容的心,真的值得我們為他們掌聲鼓勵!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林志玲 AKIRA 言承旭 海裕芬 放浪兄弟 小S 王瞳 陳怡蓉 馬俊麟 詹惟中 寇乃馨 孫安佐 王力宏 我們結婚了世界版 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