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若愚/「罪夢者」啟示錄:你看懂多少?又獲得甚麼?

「罪夢者」擁有超強卡司陣容。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擁有超強卡司陣容。圖/Netflix提供
2019-11-16 17:00聯合報 麥若愚(資深媒體人、影評人)

如果以Netflix原創美劇影集「王冠」、「怪奇物語」集集精彩、猶勝電影的標準來看,Netflix首部在台灣投資的原創劇集「罪夢者」明顯與這樣的標準相去甚遠。

身兼編導剪接的陳映蓉企圖心很強,但執行成績有落差,23歲就拍出同志片「十七歲的天空」,陳映蓉電影作品不多一直走前衛和寡路線 (騷人),「罪夢者」她玩音樂與影像,卻忽略劇本修飾 (大量粗口)與情節張力 (尤其合理性與邏輯性),非常可惜。

相對於HBO選台灣獨有的宮廟乩童文化,做「通靈少女」打響招牌第一炮,Netflix的「罪夢者」講黑幫、逃獄、綁票、政經犯罪等黑色大熔爐,這些原本就不是台灣影視內容創作強項,稍不注意細節就會拍出破綻。

王柏傑(左)與張孝全在「罪夢者」中入監服刑。圖/Netflix提供
王柏傑(左)與張孝全在「罪夢者」中入監服刑。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並非架空時空的幻想劇,而是標注「北監」、「民國XX年」的社會現實劇。台灣確實發生過因犯挾持典獄長、犯人多次越獄、押解過程脫逃、通緝犯成功出入境等離奇事件,但是劇中3個死刑犯越獄成功、四天內犯下另一宗綁票案還集體登上要驗護照的遊輪,一次做足這些犯罪奇譚,在台灣現今社會治安、獄政管理與媒體監控的環境下,發生的機率極微。

如果劇情要以曾經發生過的事實做佐証與背書,那在劇本細節上就要更下推敲功夫,讓觀眾理解並信服,不能只是自說自話。畢竟曾經有過的事實,要透過戲劇重現或突顯,基本上是兩回事,尤其在離奇與離譜的犯罪情節上,考驗創作者的觀察、洞析與呈現能力。

「罪夢者」裡的這所監獄多年前已經讓夏世英 (陸一龍)越獄成功又自行返獄,歷經三任典獄長的疏忽 (已經是殆職),還能讓那麼大的地下通道存在,再讓張孝全、王柏傑、周洺甫成功逃出。建議看看今年金球獎、艾美獎提名與得獎根據2015年紐約真實事件改編的越獄迷你美劇「逃離丹尼莫拉」,兩名囚犯誘惑監獄工廠女管理提供器材挖地道逃獄; 兩相對比,「罪夢者」這段越獄過程的舖陳與行動情節,像是小孩扮家家酒。

章立衡(左起)、張孝全、王柏傑、周洺甫在「罪夢者」中散發江湖味。圖/Netfli...
章立衡(左起)、張孝全、王柏傑、周洺甫在「罪夢者」中散發江湖味。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主線源自三位主角張孝全、王柏傑、章立衡 (劉子千)的兄弟情仇,但是講幫派兄弟情拍不過黑社會港片、講黑幫的逞兇鬥狠拍不過日韓片、更遑論韓國黑幫或犯罪片能把偶像男星拍到令人又恨 (恨角色)又愛 (愛演技)。「罪夢者」的全明星卡斯最終只讓型格突出的張孝全、近年演技悍的王柏傑、和看來有演戲潛力的章立衡,全部淪陷流落於滿口「操」字髒話的莽漢。

陳映蓉雖然努力讓外省幫派犯罪與台語音樂配襯,做出美學反差,但全劇從06年到現今跨越10年的時代氛圍營造並不突出 (10年較難跨越但導演又以10年做界線),黑幫盤据的白雪大舞廳、襯底國樂張孝全與幫派在飯店的冗長大鬥毆、甚至丁母沈海蓉擺的小麵攤,美術與場景設計都只能算表淺、很難與Netflix原創美劇「王冠」、「怪奇物語」的精緻與質感聯想在一起。

用最後一集的真相大白、解謎懸疑、交待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就試圖把中間集數的不合情理與欠缺邏緝的細節一筆帶過,這是台灣影視之前所為人詬病的弱項之一,隨著近年產業增強這項積習開始逐漸消弭 (今年金馬入圍新導演洪子烜的犯罪動作片「狂徒」從頭打到尾卻在邏輯與合理性上抓不到一點破綻)。「罪夢者」有龐大國際影音平台的資金與市場做後盾,卻在製作水準上捉襟見紂,某種程度打破台灣影視業長期來慣用「資金不足、市場太小」做藉口,其實一切成敗都始於「創作」兩字。

可惜了「罪夢者」的全明星陣容,老中青三代卡斯裡真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後關鍵角色演林季子的許光漢,黑幫小弟的青澀與隱藏背後的邪惡,和他在今年金馬大片「陽光普照」裡陽光溫煦的造型與表演大相逕庭,是很值得期待的新慧星。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陳子玄 高以翔 陳建隆 何如芸 許孟哲 王瞳 周亭羽 郭彥甫 劉畊宏 馬俊麟 吳淑敏 走光 高宇蓁 王力宏 狄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