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宏代言20年被嫌老 公主推許光漢上位

戴天易/蟻人主演《麥斯2.0》 精品化影集獲好評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Netflix官網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Netflix官網
2019-12-21 17:00聯合報 文/戴天易

Netflix近日推出的軟科幻喜劇《麥斯2.0》,在爛番茄的得到86%的新鮮度的高評價。複製人題材、一人分飾多角的作品,對觀眾來說肯定不陌生,從電影台熱播10幾年的《新天生一對》到近期的李安《雙子殺手》,都可以發現它的蹤跡。那為什麼今天我想討論這部影集?原因在於它特殊的題材、觀點、多重視角的交錯,以及明快的喜劇節奏配上精品化的影集模式。

故事的主角麥斯由蟻人保羅路德(Paul Rudd)飾演,面臨中年危機的他,事業遇到瓶頸、夫妻關係破裂,缺乏自信,種種際遇讓他對於生活的態度非常消極。而近年魯蛇影劇的風氣見長,非英雄式的主角不僅在內心轉折上更有層次,也能在這「厭世」當道的年代,讓觀眾更容易情感投射。但此時,麥斯的救世主竟然是兩個亞洲人開的郊區SPA館「極樂水療」,因機器故障,導致產生兩個新、舊麥斯,來探討他的「魯蛇人生」。這樣的軟科幻題材再配上中年危機的魯蛇故事,便讓行之有年的舊題材注入全新的活水。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本劇有趣的是在每集的開端,使用了「舊麥斯」跟「新麥斯」的交錯視角來串連劇情。將複製人與人類,以平等角度出發,這樣軟性對於生物複製、人工智慧的科技反思,讓「複製人」題材有了新穎的觀點。在平等前提下,這個內化的問題就產生了,兩個麥斯認為他們都值得擁有接下來的人生,他們同樣愛凱特、擁有相同的記憶,當我們將兩者放置在天平的兩端,過去的麥斯與完美的麥斯究竟誰對、誰錯、誰好、誰壞,建構了這部戲最耐人尋味的元素。

正當我沉浸在兩個麥斯對於人生的控制權此消彼長的過程中,第五集話鋒一轉,用妻子凱特的視角切入,由兩人回憶出發,開始回想起舊麥斯是如何從一個對生活充滿理想、浪漫的年輕人,轉變到他複製自己之前的破敗模樣。當凱特發現複製人這個秘密時,兩個麥斯都認為,凱特會希望陪在他身邊的是個更好的自己,沒想到凱特只一股腦地把這個「陌生人」趕出家門。這個編劇在中段的轉折,我認為非常高明,不僅平衡了男女關係,也順勢帶出了另一個夫妻相處間的議題,提醒觀眾在忙著追逐自我的過程中,不要忘了顧慮身邊他人的感受。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人因為天生就「不完美」,才有人性,儘管新麥斯擁有一樣的過去和回憶,但和舊麥斯始終是不同個體;新麥斯也不是那個凱特深愛的丈夫。而因為新麥斯的出現舊麥斯也開始反省這些年來他所虛度的人生,重新審視自己。新、舊麥斯曾經都想殺死對方,但當他們面對面看著另一個自己時,我認為他們也悟出了一些人生的方向、甚至產生了一些相知相惜的情誼。激烈爭吵過後的兩人躺在地上,新麥斯說了一句:「我只是想要你的人生,我愛你的人生。」而舊麥斯經歷了這一切也終於領悟:「我也愛我的人生。」這兩句對白雖然淺顯易懂,卻正巧給了我們一記當頭棒喝,「當你總在抱怨自己的人生,不如看看自己擁有的。」

本劇一共用了三個視角的反覆檢視麥斯的人生,最後一場戲凱特向兩人宣布她如願懷孕,卻因為基因相同,無從得知哪個麥斯才是父親。三人從相識、相戀、到相殺,最後感動相擁。雖然彼此疑惑著要如何面對接下來這個有一點荒謬、未知的「家庭生活」,但相信經歷了這一切,即使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他們都會更積極面對接往後的人生。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保羅路德(Paul Rudd)主演《麥斯2.0》。圖/擷自IMDb

《麥斯2.0》,30分鐘8集的極短篇幅,配上輕快的喜劇節奏,讓本不好下嚥人生議題,注入了潤滑劑,讓這個看似老掉牙的題材,變得非常好入口。觀眾時常感嘆台灣端不出國際平台上的高質量、精品化戲劇,但以這樣的製作規格及劇本,其實在充足的時間及創作環境下,台灣一定端得出有國際競爭力的作品。短集數的影集近年受到觀眾及獎項的喜愛,可惜的是以台灣市場來說,儘管版權行銷數國,業務仍反應廣告收入不足、收視率表現欠佳,而這也成了傳統平台的一道難題,究竟我們死守的收視率機制是對的嗎?又或者我們只顧品質不顧營收的製作議題劇,等到苦撐到市場機制改變的那一天?改變之前,不如一起跟著《麥斯2.0》來一次「極樂水療」吧!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舒子晨 馬景濤 倚天屠龍記 五月天 張柏芝 周星馳 謝霆鋒 大S 薛仕凌 張景嵐 陳亞蘭 梁正群 歌仔戲 林依晨 Mel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