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星認「女演員給房號引誘」加碼爆料惹眾怒

梁良/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的大陸影視狀況

劉亦菲和井柏然主演的《南煙齋筆錄》。圖/擷自微博
劉亦菲和井柏然主演的《南煙齋筆錄》。圖/擷自微博
2020-03-07 17:00聯合報 文/梁良(知名編劇)

21世紀的第三個十年剛開始,便從大陸武漢地區飛起了一隻超大的黑天鵝,最初牠叫「武漢肺炎」,其後更名「新冠肺炎」。無論叫什麼名字?是天然還是人造?這隻怪物正以迅猛之勢席捲全中國,波及全世界。這個致命的影響到底會有多嚴重?何時才能平復?迄今無人知曉,只有祈求上天保佑。

回到受打擊最嚴重的其中一個行業--大陸影視業。受疫情影響,原定於春節檔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緊急救援》等七部新片悉數撤檔,讓今年預估達70億人民幣的票房一下歸零,大年初一全國票房僅有181萬,1月底開始,包括貓眼等多個線上票務平臺均暫停了院線票房資料的更新,因為數字太難看。已經定檔2月14日情人節檔期上映的15部電影亦跟著全部撤檔,整個第一季的影市將面臨一片空白景象。影響所及,包含影院映前廣告、周邊賣品、飲料零食等非票房收入,估計損失亦將高達近30億元。若影院持續支付員工薪資、地租和物業成本等費用,業內人士推算,第一季度全國影院或將損失近120億元,而這還是基於影院有望在3月末恢復正常運營的樂觀情形下。

另一方面,正在拍攝中的電影、電視劇也全部被叫停。規模最大橫店影視基地在1月27日便向外界下發了暫停拍攝的通知,包括《有翡》、《傳家》、《大江大河2》、《謝謝你醫生》等正在拍攝的電視劇均已停工,原計劃在春節前後及2月開機的劇組也都推遲了拍攝時間。網劇《清落》的製片人陳益韜當即發微博稱「一天虧50萬,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攝。」為體恤業界的艱難,橫店影視城在1月31日宣佈,將減免劇組在停拍期間的攝影棚及酒店費用,並將給予群眾演員每人每月300月的租房補貼和200元的生活補貼,算是很有人情味的「共體時艱」。有業內人士指出,受疫情影響,2020電視劇和網劇的數量或將減少1/4。

當然,也有人不樂意共體時艱,徐崢導演兼主演的新作《囧媽》便違反了春節檔大電影集體撤檔的默契,以6.3億元高價售出在線視頻內容,自1月24日在抖音等多個網絡平台首播,供用戶免費觀看。這個打破行業慣例的創舉果然造成轟動,《囧媽》上線3天播放量超過6億,總觀看人次1.8億,比2019年春節檔3天觀看人次7378.1萬多1倍以上。操盤的歡喜傳媒成功地玩了一把「金融遊戲」,將股價一度推最高上漲了32.85%至每股1.82港元,這不知道是否屬於「發國難財」?

幾乎全國民眾都被迫宅在家裡時,追劇就成為了大部分人家中娛樂的首選。根據國家廣電總局節目收視大資料系統(VCB)的統計,今年從大年初一到元宵節,電視劇日戶均收視時長較去年12月份提升15%,《絕代雙驕》、《下一站是幸福》、《新世界》三個電視劇的單頻道收視率均破1%。而在CSM59城的統計中,電視劇收視率更是在元宵節前後出現了四台同時破2的盛況。同一時間,網路電影的日均播放量與去年相比增長100%,愛奇藝網路電影的票房也較去年增長了99%。這是電視業和網路娛樂業從電影業的損失中獲得的紅利。

另一個獲得紅利的是那些在以前找不到平臺播出的「積壓劇」,如今在新戲難產、大戲又不願賤價而估的情況下,將成為各視頻平臺和衛視的新寵,它們可以保證各播出平臺不會斷炊,而且可以節省成本,但這些「去庫存」的產品能否讓觀眾買帳,那就難說得很。若是播多了那些積壓年頭久遠,畫質和內容都無法跟上時代的劇,令觀眾對「追看國產劇」倒了胃口,就真是短多長空了。

當然,「積壓劇」不等於「爛劇」,也有受歡迎和受期待的,例如在去年年初已殺青並預定在第四季度播出的《三生三世枕上書》,此前一直被推檔,終於在今年1月22日登陸騰訊視頻獨家播出,憑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品牌熱度,以及迪麗熱巴、高偉光等主演明星的人氣,該劇仍然頗受關注,尤其是楊冪的客串更登上了微博熱搜。

此外,今年備受關注的待播劇還有:章子怡、周一圍、楊祐寧主演的《帝凰業》;林允、宋威龍、何潤東主演的《彼岸花》;劉亦菲和井柏然主演的《南煙齋筆錄》、馮紹峰和陳寶國主演的《山河月明江山紀》(原名《江山紀》)、秦俊傑和張涵予主演的《天下長安》等劇,讓我們拭目以待,並祝願疫情早日過去。

《彼岸花》。圖/擷自微博
《彼岸花》。圖/擷自微博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安鈞璨 舒子晨 馬景濤 狄鶯 咘咘 薛仕凌 陳亞蘭 倚天屠龍記 詹惟中 阿龐 劉真 許光漢 方文琳 辛龍 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