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雅痛失母親 曝失智老父至今仍不知噩耗

陳倩如/台劇從「類型劇」開始的復活

唐振剛(左)在「覆活」中詮釋恐怖情人。圖/八大提供
唐振剛(左)在「覆活」中詮釋恐怖情人。圖/八大提供
2020-04-11 17:00聯合報 文/陳倩如(戲劇製作人)

台灣戲劇在所謂的偶像劇時代,曾經風靡一時,然而在韓劇急起直追之後,台劇接連沉寂數年,直到2015年開始堆疊能量(例如《麻醉風暴》、《出境事務所》等等),接續數年(2016年《植劇場》、2017年《通靈少女》、2018年《翻牆的記憶》、2019年《最佳利益》、《俗女養成記》與《想見你》等等),經過多次主軸不同「類型劇」的多元呈現,台劇重新再一次的大復活。

「類型劇」的說法已成近來顯學,而何謂「類型劇」?其實戲劇主軸總不出親情愛情與友情,但若在敘情之餘,對各種背景、時空或者議題有更多著墨,讓情感不再架空而有血有肉,這或可就稱之為「類型劇」,至今已播出兩集的《覆活》,就如同其製作團隊所言以「類型劇」開展。

「覆活」的片頭伊始,就是彼岸花的盛開,點明整齣劇以生死的命運貫穿,人的命運是否就是命定而無法改變?男女主角互相交疊詰問著劇中每一個看似毫無關聯的事件,在辦案過程中,環環相扣,而從開始就一直包裹男主角心臟的彼岸花,每一次的揪心如同感情的糾葛,最終到底如何,答案尚未揭曉,但就此確實吸引了觀眾的關注。

「覆活」的戲劇節奏快慢有致,在整體懸疑甚至打造驚悚的氛圍下,不忘有男女主角莞爾一笑的劇碼:給了佑寬(王子邱勝翊飾演)邀約克葳(任容萱飾演)同睡的輕鬆橋段;導演實拍的場面調度及後製特效的加分,讓劇中出現頻繁且重要的車禍場次,真實感與戲感兼顧,而這齣劇要分別呈現心理的暗黑詛咒與光明救贖,攝影組與燈光組的巧妙搭配,在拍攝時已依據劇情而有所區分,在調光調色的定調上面亦拿捏準確,整體技術面,亦頗有驚豔之喜。

2020年第一季開始,就已經有多齣好戲上演,接著繼續也有許多值得期待的好戲登場,台劇藉由創意的百無禁忌,再次從「類型劇」復活,在在證明,只要題材選擇緊扣人性,台劇始終佔有一席之地,而且絕對可以從台灣出發而侵城掠地。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龍劭華 劉真 辛龍 林志玲 王菲 AKIRA 方馨 愷樂 小嫻 王識賢 王樂妍 Olivia 羅志祥 謝霆鋒 連千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