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憂「小孩露雞雞給人看」 10億女星出招解救

戴天易/重新洗牌!台劇如何於「後肺炎時代」超前部署

《想見你》與騰訊QQ音樂合作的音樂會吸引超過142萬人次觀看。圖/中天娛樂台提供
《想見你》與騰訊QQ音樂合作的音樂會吸引超過142萬人次觀看。圖/中天娛樂台提供
2020-04-25 17:00聯合報 文/戴天易(TVBS娛樂節目部總監)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台灣的防疫能力雖然有目共睹,但藝文產業的衝擊還是不小。因此,文化部在年後加速「節目製作」、「超高畫質」、「綜藝節目」…等各補助案的推進,甫成立的文策院也提出「文化內容開發產業領航旗艦計畫」助攻藝文產業。除此之外,身為民間企業的我們,也應當負起提升台灣內容於「後肺炎時代」競爭力的責任、避免在產業恢復之後出現「斷鍊點」。因此疫情期間,逆勢成長的「宅經濟」,正是各產業的兵家必爭之地。我認為在這個時機點,最重要的就是「IP內容養成」及「培育各領域的人才」。

雖說國際平台興起讓台劇不再受限於「西進」的限制,但綜觀華語市場,中國版權賣賦依舊是相當可觀的。「內容」必定是未來市場所需,現在正是大量發展IP的最佳時機。但以台劇現況而言,成熟故事、編劇是短缺的一塊。為了補足這個斷鍊點,從去年開始,我開始將IP開發切成三塊:一是「短程IP」由目前線上的編劇發展12-18個月能完成的作品,無論是改編故事或是原生內容,加緊腳步搶占未來市場空缺。二則是「長程IP」將培養好的故事、編劇潛力股,再用製作團隊的經驗作輔助,以24-36個月期程的作品為主,不僅培訓人才、也能遞補上前人所開闢的台劇版圖。而現今面臨疫情考驗,也再次驗證了,我們在去年執行的策略是正確的。

再者,第三我們思考的是「IP延伸的商品與價值」,IP的價值絕不僅止於各類型的影視產品(電影、微電影、影集),而是故事元素的拆解運用。以《食尚玩家》為例,我們不以短版正片或側拍花絮作為新媒體素材;而是將「IP與網路型態影音」結合作成新的產品,而後甚至再將「IP與品牌」作結合,開發並上架電商平台,將IP多元運用,增加開流。

圖/擷自facebook。
圖/擷自facebook

我們體認台灣原生IP的珍貴價值,除了既有節目的內容發展外,我們也在今年第一季開始籌備將《女人我最大》跟《食尚玩家》這兩個原生IP,規劃成為戲劇節目,創造更多IP產能。對我們來說,目前的嘗試,成效是不錯的,儘管在疫情期間尚能逆勢成長,後續的發展也更令人期待。

其實從去年至今,台劇也培養出不少成功的知名IP,以今年金鐘幾部熱門作品為例:《想見你》與騰訊QQ音樂合作的音樂會吸引超過142萬人次觀看;《用久柑仔店》將柑仔店場景搬到華山結合觀光產業;而《俗女養成記》、《最佳利益》即將的續作同樣令人期待。

而IP的價值除了版權市場外,更重要的延伸價值便是「造星」,上述的案例成功將許光漢、張軒睿、謝盈萱…等人推上一線寶座,其衍生的附加價值,更能為影視圈發展帶來更多機會及展望。而三立董事長張榮華霸氣喊出即將在北、中、南打造三座大型影城,不僅希望能為台灣拍片創造更好的環境,更是期望延長「戲劇壽命」,讓IP的價值能一直延續下去。

我曾經以為「做好作品、拿獎,就能為產業提升有助益」。幾年下來我發現,其實不盡然,在製作每部戲時,更要考慮它的ROI (投資報酬率),投資成本與預估回收必須達到平衡且相得益彰,作品的商業性與質感皆是必要條件,台灣影視的「軟實力」在市場上絕對是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要做到面面俱到才能再讓台劇站穩國際市場的腳步且永續性地發展。

我不會將肺炎疫情視為一個機會,畢竟這是全人類的傷痛,也尚未平息;但是我將「後肺炎時代」視為一個新牌局,目前市場正在洗牌,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好準備;超前部屬」靜待傷痛平息後的奮力衝刺。

直播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福原愛 江宏傑 拐拐 費玉清 星卉 罔腰 雞排妹 全明星運動會 蘇晏霈 黃文星 余苑綺 河智苑 恆述 羅志祥 玄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