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運,也是權力的遊戲-被自己的天羅地網困住的八爪蜘蛛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20-04-29 18:32噓!星聞 普羅米修士

瓦里斯(Varys)

命宮組合: 天機 (丑位,對宮天梁)、鈴星

身宮組合: 巨門

靠著無數的秘密和情報來過日子的,他通過他的那些「小小鳥兒」們編織成的情報網來收集秘密。瓦里斯將秩序和平衡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只有在有利於達成這樣的局面時他才會顯示出一定的忠誠心。

他可以為任何一方提供消息,幫助一方打擊另一方,並操縱和維持著七國各方勢力之間的平衡。正因如此,與他合作的勢力都覺得他很惹人反感且不能信賴。

命宮的天機聰明外顯、對宮的天梁老謀深算、身宮的巨門觀察細膩,再加上命宮中冷靜沉著的鈴星,構成了瓦里斯陰沉、淡定、機鋒處處的行事風格。在他的身上很少看到情緒劇烈地起伏,面對他人的挑釁與嘲諷,唇槍舌劍就是他的武器。

雖然名為情報總管,但是從瓦里斯的身上,我們可以充分地體認什麼是「運籌帷幄的軍師」。靠著各種祕密的揭露,以及話語的煽動,瓦里斯就可以引發不同家族之間(史塔克與蘭尼斯特)或是家族成員之間(提利昂與父親及姊姊)的矛盾與衝突。流血、犧牲的永遠是別人,自己則坐收漁翁之利。

雖然他也曾向「荊棘女王」奧蓮娜·雷德溫提出警告:「小指頭是維斯特洛最危險的人物之一!」,其實瓦里斯的危險程度也不遑多讓。小指頭城府雖深,是個「陰謀製造者」,但是目標很清楚-就是權力。然而瓦里斯倒底想要什麼,卻不容易一眼看出。

浮動的天機,兌現了難以忠於一主的宿命;孤傲的天梁,始終以一種俯瞰眾生、憐憫蒼生的視角來決定事情的對錯;耿直、直言不諱的巨門,則扮演「永遠的反對者」角色,始終站在當權者的對立面。

在投靠丹妮莉絲之前,瓦里斯輔佐了一個暴君(瘋王)、一個昏君(勞勃·拜拉席恩),還有一個「童子君」(喬佛里·拜拉席恩)。每一個都「望之不似人君」,要他忠心護主、真心擁護,不啻強人所難。

成長於社會的底層,也曾經歷困頓潦倒的歲月,瓦里斯對於拯救民間疾苦、蒼生的苦難有著難以言喻的使命感。而他檢驗「明君」的那把尺,就是當權者是否會以人民的福祉為優先考量。本被他視為明君的丹妮莉絲,在飽受刺激黑化之後執意要血洗君臨城,讓瓦里斯不得不做出另尋明君的叛國舉動。

但是在做出放棄丹妮莉絲的決定之前,瓦里斯身宮中的御史大夫巨門也做出了最後的諫言。他對丹妮莉絲說道: 「我曾答應過妳: 如果妳犯錯,我會看著你直言相諫。攻打君臨城是個錯誤的決定! 妳是來保護這些百姓的,不要破壞妳原本想拯救的城市,不要成為那個你一直想要打敗的人(瑟曦)!」

如果以世俗的觀點來看,綜觀瓦里斯的一生,其實是充滿了悲情與矛盾。悲慘的童年遭遇,之後靠著蒐集秘密情報在各個昏君底下討生活,最後卻被老戰友提利昂出賣,被他曾經忠心輔佐,寄以厚望的明君丹妮莉絲處死。

沒有親人、沒有真正的朋友,也無法像正常人一般追求愛情,更不像小指頭一心一意想要登上鐵王椅。那麼,瓦里斯到底要什麼?

當他將提利昂帶離君臨城而免於被處死時,瓦里斯曾對提利昂說道:「七大王國需要一個比托曼更強勢,但又比史坦尼斯更溫和的人。一個可以威懾住各個領主,又能激勵百姓的君主;一手握有重兵,受萬民愛戴,又冠有正統姓氏的統治者。」

這是瓦里斯的理想,也是他的矛盾:有德又有能,已屬不易,還要符合他心中的名正言順,更是難上加難。

第一人選(丹妮莉絲)的黑化,第二人選(瓊恩)的弱化,如果瓦里斯有機會看到布蘭·史塔克最後登上大位,不知作何感想?

以品德來看,瓦里斯遠低於一般人對於有德之人的期待;以戰功而言,從未上過戰場的瓦里斯也無法達到立功的標準。但是為自己所堅持的理念與理想而努力與犧牲,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從某個角度來看,瓦里斯雖然手無寸鐵,連縛雞都有困難。但看似柔弱,其實意志堅強,他才是為了王國社稷著想的革命者。

他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權力存於民心,無論他們是否知曉。」(Men decides where power resides,whether or not they know it.) 才是對於「權力的遊戲」最貼切的詮釋!

或許,「最忠誠的反對者」才是他一生的最佳寫照!

※本文經作者普羅米修士授權使用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台北電影獎 陳德容 張清芳 葉玉卿 雞排妹 林志玲 炮仔聲 汪東城 黃姵嘉 傅子純 馬俊麟 蘇晏霈 白家綺 本土劇 許孟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