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餐被調閱監視器PO網 周董怒:這是該有的服務?

梁良/從《重生》出師不利,看大陸刑偵劇的重生不易

圖/擷自微博
圖/擷自微博
2020-05-30 17:00聯合報 文/梁良(知名編劇)

三年前,網劇《白夜追凶》和《無證之罪》相繼推出,叫好叫座,其爆炸性成功掀起了大陸刑偵劇的一個新高峰,最後更獲Netflix賞識成功跨入國際市場,跟好萊塢和日韓等地的高水準偵探劇一較高下。

根據影視界的商業運作慣例,市場成功甚至變成「IP」的原創作品,打鐵趁熱順勢推出續集或系列片,幾乎已是八九不離十的事,因為《XX2》通常會比《XX1》更容易賣座,但這種「好事」並沒有發生在《白夜追凶》和《無證之罪》身上,其中必有原故?

其實,他們並非沒有作過這方面的努力。《無證之罪》的監製韓三平在2018年年底交出了衍生劇《原生之罪》,還邀得著名的香港電影導演葉偉民(代表作《人在囧途》和《京城81號》)執導,但在愛奇藝播出時反應頗冷,豆瓣評分只有免強合格的6.3分,「整個故事架空」是主要的致命傷。最近,《白夜追凶》原編劇指紋的新作《重生》也於今年3月7日起在優酷視頻獨播。由於這部全長28集的刑偵劇跟《白夜追凶》有著直接的血緣關係,且有潘粵明等多位原劇演員客串演出,故本劇雖非觀眾渴求已久的正宗《白夜2》,但仍受到廣泛囑目,可惜此劇的創作品質和娛樂效果都難以令人滿足,整體成績跟《白夜追凶》相去甚遠,已倒退回主流陸劇的傳統套路。

《重生》,劇情描述在虛構的津港市,西關警局刑警秦馳和另外五名警員前往抓捕九名黑幫份子,雙方激烈槍戰,只有秦馳身中兩槍後仍能倖存下來,其他警與匪全數喪生。劫後餘生的秦馳獲升任副支隊長,但警方對他的懷疑並未終止,一直在暗中調查著「714槍擊案」的真相。而秦馳本人因彈片仍卡在頭殼內,常會間歇失憶,也影響了他跟別人的感情認知。這樣的「創傷後遺症」角色設定,令到據稱是由大數據智能系統選角挑中的性格男星張譯,自始至終扳著一副故作深沉、近乎「面癱」的表情,來詮釋那位思想慎密、有如神探的冷面警官,他一坐下來還會自己拿著針筒在膝蓋槍傷處抽取積聚的膿汁,這樣一位身和心都「殘缺」的男主角,實在很不討好,難怪有些觀眾看了前幾集就直呼受不了。

《重生》另一個令人不能接受的地方,是編導把原該是快節奏動作片的刑偵劇處理成節奏鬆散的文藝片。從第一集開始,該劇就出現大段大段文藝腔的內心獨白,配以大量市容美景的航拍空鏡頭(重慶市拍的外景),企圖以此來彌補製作技術和動作場景上的乏善可陳。犯罪懸疑劇該有的撲朔迷離佈局和扣人心弦氣氛在本劇是缺失的,代之以一些陸劇常見的俗套安排,譬如在秦馳在升官後第一次出發去郊區寄宿學校偵辦少年鄭鑫一家四口的滅門血案時,竟於中途突然下車,走進路旁的樹林回憶起他跟馮瀟(昔日女友、今日前妻,督察處督察)多年前在此共度的甜蜜時光,兩人像拍偶像劇般盪鞦韆玩親親,畫面也由前面的冷色調變成金黃暖色調,如此莫名其妙的突兀轉變登時令觀眾從查案的緊張氣氛中整個出戲,而且說不出一個所以然。難道導演在第一集就想拖戲?

其他類似的ABC級別的敘事失誤和製作失誤還有不少,在此不必一一列舉了,我比較有興趣探究的是:為什麼短短三年,《白夜追凶》和《重生》兩劇之間會產生那麼大的落差?

據大陸業內人士稱,以國內為背景的刑偵劇在近年受到嚴格管制應是影響最大的主因。 2014年廣電總局禁止涉案劇在上星的禁令解除後,正逢網劇平台的迅速發展,遂迎來一波刑偵劇的製作高潮。《暗黑者》、《暗黑者2》和《法醫秦明》等小體量網劇的相繼播出,就創造了不少聲浪。而2017年《白夜追凶》和《無證之罪》的相繼火紅後,刑偵劇的編劇和製片人紛紛磨拳擦掌迎接這股「白夜熱」。 然而也就是從那之後,涉及公安、刑偵的劇反而越來越難產了。為什麼?

不斷湧現的公安劇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需要面臨比野蠻生長時期嚴苛得多的審查。 首先是題材撞車的情況大幅增加,如甘肅省白銀案偵破後,立刻有八家影視製作機構申請拍攝該故事。 其次是除對題材、風格上的規定外,刑偵劇的具體呈現方式也需要注意,特別是辦案流程是否符合規則?同時,憑空捏造公安機關不存在的部門也是不允許的,對各級別、各部門的功能也不能出現差錯。再如暴力血腥場面的尺度、對刑偵技術的展現、對真實員警生活的展現,甚至主要人物的性格等都會受到有關部門的細緻審查,在創作上綁手綁腳。更令人頭大的是這方面的審查大都沒有落到書面上的白紙黑字規定,而是動態性的邊走邊唱,「以前播出的案例不見得能成為現在可過審的案例」,因此大多數刑偵劇難出正宗續集。例如《白夜追凶》的主角是以雙胞胎身份偷龍轉鳳的一警一匪人物設置為最吸引人的特色,現在這肯定過不了審查關。公安局內部有一個臥底,主角是個在逃犯,還是在員警眼皮子底下活動,這種寫法現在官方肯定不能接受。

另一方面,由體制外人士主導破案的故事模式近兩年政府也不太提倡。大陸刑偵劇中常見這樣一種模式:員警與聘請來的體制外人士一起查案,但負責偵查破案的主體不是刑警,而是協助辦案的普通老百姓,審查單位認為這其實是嚴重偏離公安機關職責定位的錯誤安排。所以,曾經以這種角色搭配取得成功的網劇如果想要出續集,首先要改變的就是主角人物定位和關係。

另一個被視為反面教材是《無證之罪》,它的雷區在於觸及了太多各種陰暗面--社會陰暗面、人性陰暗面、主角的內心陰暗面。秦昊飾演的刑嚴良是被體制邊緣化的人物,本劇從他個人來反思體制的缺失,劇中所有主要人物都有或多或少有越過紅線的行為。如今是主旋律的正能量當道,這種明顯的政治不正確,誰敢再碰?

針對上述這些情況,很多刑偵劇只好選擇「避實務虛」,或將故事背景架空,或乾脆把拍攝地放到國外,如網劇《唐人街探案》在泰國、《悍城》在馬來西亞。《無證之罪》的製作人炮製的衍生劇《原生之罪》亦將拍攝地點選在馬來西亞,雖故事架空,但因對白說的是中文、又都是由華人演出,有關部門覺得它其實還是在影射國內呢!

如此一來,大陸刑偵劇的發展勢頭有如曇花一現也就不難理解了。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成語蕎 梁文音 熊熊 辰亦儒 黃姵嘉 走光 勇兔 許孟哲 雞排妹 炮仔聲 詹惟中 曾之喬 歐陽娜娜 鍾欣凌 隋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