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金馬最佳男配角 納豆暴哭「以為大家忘記我」

梁良/「清平樂」有什麼過人之處?

王凱(左)與江疏影主演的「清平樂」播出完結篇。圖/WeTV提供
王凱(左)與江疏影主演的「清平樂」播出完結篇。圖/WeTV提供
2020-07-25 17:00聯合報 梁良

本來以為在限古令頒佈以後, 40集以上的古裝長劇應該會逐漸息微,沒想到在疫情肆虐的2020上半年,最受歡迎叫好叫座的陸劇竟是長達70集的古裝劇《清平樂》,可見大陸政府公佈的這個那個令有時候聽聽就好,不必當真。

《清平樂》是2019年1月5日才開機拍攝的新戲。出品公司正午陽光雖然成立至今只有十年,但自2014年以《北平無戰事》打響招牌之後,每年都會推出一、兩部轟動之作,包括:《琅琊榜》、《偽裝者》、《歡樂頌》、《琅琊榜之風起長林》、《都挺好》、《大江大河》等。如今這部《清平樂》改編自米蘭Lady原著小說《孤城閉》,由朱朱編劇,張開宙導演,王凱、江疏影、任敏、楊玏、邊程、葉祖新、喻恩泰、王楚然、劉鈞等人主演。自4月7日至5月18日於湖南衛視的金鷹獨播劇場播出,網路則由大陸騰訊視頻和台灣WeTV獨家跟播,其收視情況一直居高不下,城市網的平均收視率達2.382,竟締造了正午陽光出品諸劇的最佳成績。是因為觀眾對優質古裝劇「餓戲」太久?還是此劇真有什麼過人之處?

網路小說《孤城閉》基本上是一個在宋仁宗年代發生的剪不斷理還亂的兒女情長故事,原著中仁宗長女福康公主趙徽柔和內侍梁懷吉的繾綣愛情是主線,如今在《清平樂》變成了故事副線,且較晚登場;徽柔的父親趙禎反而成為了貫串全劇的男主角,而朝堂之上群臣相對的政治戲和後宮之中后妃爭寵的宮鬥戲成了雙邊並行的兩大板塊,如此共同烘托才支撐得起70集那麼長的篇幅。

趙禎是民間傳說「狸貓換太子」的主人翁,本劇也從他的神秘身世作為劇情切入點,但敘事風格完全不走吸人眼球的「戲說」路線,反而是刻意採取人文基調濃厚的「正劇」方式處理。少年仁宗從八大王口中得悉自己的生母秘密,跟當朝太后大娘娘劉娥瞬間形成「劍拔弩張」之勢,但解決矛盾的方法竟是仁宗先是在永定陵前跟臣子討論「人子之孝」,接著在朝堂之上再跟垂簾聽政的大娘娘劉娥就大臣范仲淹丁母憂辭官事件作一次「盡忠與盡孝」的爭論,並鋪墊出兩派官員的選邊站,十分的書卷氣。在外在形式上,編導用四平八穩的鏡頭構圖,恢宏厚重的場景空間,緩慢細膩的節奏,略帶艱澀的古文論述式臺詞,加上不慍不火的演出,這都跟看慣重口味通俗劇的觀眾期待有所不同。

江疏影(右)、王凱合作「清平樂」。圖/WeTV提供
江疏影(右)、王凱合作「清平樂」。圖/WeTV提供

也許因為北宋是一個以文人色彩著稱的朝代,「唐宋八大家」和歷史留名的文臣名士甚多,而宋仁宗可謂是守成之君,本身沒有特別顯赫的事功可以吸引人的一位皇帝,因此本劇乾脆把主題放在「如何為君?如何為臣?如何治國?」這種一般娛樂劇不會想去碰觸和討論的大題目,但這些題目在今天看起來卻頗有「借古喻今」的意味,未嘗不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另類選擇。為了匹配得起這個非一般的意圖,《清平樂》在內容上故意走兩不偏廢的中間路線,既沒有陽剛歷史劇那麼沉重僵硬,也不會像女性宮鬥劇那麼輕率浮燥,而是像滿腹經綸的文人雅士坐而論道,人人都出口成章;再透過非常考究的古雅的服化道,和場景設計、色彩設計等技術支援,重塑一個有如從國畫中走出來的北宋全景圖,讓人體會一下文明最盛的中國王權社會可能是什麼一回事?

從觀眾的角度看,《清平樂》並不是那種足以吸引人一直追看下去的劇,因為它缺乏一個鮮明強烈的核心事件不斷向前發展並製造矛盾和懸念,故戲劇張力不強。它比較像是圍繞著主人翁和他身邊的各式人等發生的一個又一個小事件,大多細碎卻精巧,不斷的累積下來,也足以讓人體會做了四十多年「官家」的北宋第四代皇帝趙禎一生的悲歡離合故事。總體說來是別具滋味,瑕不掩瑜。

王凱(右)笑稱在「清平樂」中有眾多妃子伺候。圖/WeTV提供
王凱(右)笑稱在「清平樂」中有眾多妃子伺候。圖/WeTV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歐陽娜娜 田中千繪 黃鴻升 小鬼 閃亮亮 竹內結子 安以軒 范逸臣 金鐘獎 金馬獎 張捷 張韶涵 霍正奇 涂善妮 徐乃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