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殭屍校園》後疫情時代裡 青春聖地上的一場血祭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2022-02-19 10:00聯合報 雀雀(影評人)

繼《魷魚遊戲》後累積出韓劇原創影集在 Netflix 超高點播時數紀錄的《殭屍校園》,不走傳統類型劇以首集醞釀謎樣氣氛來勾引觀眾意欲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而是激烈地採「校園霸凌事件引發以暴制暴的失控病毒蔓延」做破題,吸睛力強,但凡點開此劇的使用者,都將難以捨得按下暫停或棄劇。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第一集以三分鐘即祭出私鬥墜樓獵奇場面、三分鐘描述染疫活屍的不死韌性,再用三分鐘素描出孝山高中課後的校園浮世繪面貌,並帶出第二位學生染疫始末,俐落交代完暴風雨前夕的高校全貌,飆速的敘事節奏不但高效鋪陳出學校出現殭屍且即將滅校的世界觀,清新風格也剽悍對照出後來的血腥暴力。而科學家一句負能量爆表的建言「別抱希望!」預告著未來主人翁學子們的被迫沈淪,蔓延出一股象徵地獄朝鮮永世不得翻身的濃濃悲觀氣味。

《殭屍校園》的形式感與議題性皆強,生存遊戲的暴力血腥畫面與海量活屍展示著數大便是美,一波又一波地如海浪般間歇性襲來,每場活屍撲過來的戲碼以及人類自相懷疑殘殺的場面,都是驅策觀眾自省是否能夠堅持善良的瞬間。就連愛情、友情和韓國最會渲染的親情母愛,都會在染疫之後,人性盡滅。韓國創作者的扭曲變態想像力,果然世界第一。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校園微型社會,殭屍病毒在混亂中更強勢扳動了階級翻轉的可能,於是鼠輩能夠成為霸王、邊緣人驟然獲得最適生存環境利基。而一開始沒朋友、卻在染疫之後風靡《殭屍校園》宇宙的女二「班長」竟成了《變種人》一般的超級英雄,此角不但有著《鬼滅之刃》彌豆子若不吃人就能成為最強人種的隱喻、更應景地成了無症狀感染者代言人,暗示著疫情時代打了疫苗或確診倖存後的人類的生化性才是適應新世界的變通體質。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活人可能要比活屍還要恐怖殘暴,活屍也可能過得比活人還要無助,人的意念是否可以扭轉本性?《殭屍校園》扯斷了二元對立論中純惡與純善被區分開的疆界,說到底人性本來就是一條光譜,包括文明系統與價值觀也都沒有絕對。劇中提出各種真理或謬論惹人莞爾也值得思考,不論是 Youtuber 口中的「記者沒有在挖掘真相」所以當起自媒體的論點、或是政治人物為求贏得民心而做的取巧發言... … 戲劇本身就是一門人類隨著立場變換而呈現出不同面貌思維的社會學,商業層面該做到讓觀眾看爽、藝術層次是要讓人變得寬容。《殭屍校園》則是二者得兼。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在電影《屍速列車》與影集《屍戰朝鮮》之後,《殭屍校園》再度證明韓國影劇工業已雄霸活屍戲劇領域。本劇並將原本類型易有的B級感,換血打造出極致華麗的病態審美系統,竟讓受眾把燒殺擄掠的血祭戲看完後還能覺得身心舒暢而不感絕望,青春校園場域果然是人類尋求救贖的終極聖地。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殭屍校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王心凌 施名帥 楊冪 吳綺莉 林志玲 吳謹言 胡宇威 朱芷瑩 TWICE 強尼戴普 陳冠霖 炎亞綸 蘇有朋 丁國琳 吳姍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