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清空微博被疑力挺大S 蔡康永經紀人親曝真相

李斯特/心居難覓誰人知 姑媳之爭亦人間溫度

2022-06-04 10:00 聯合報 文/李斯特(資深媒體人)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多數華人把置產擺在人生目標首位,反映在大陸戲劇上,常以買房、都更為題材最大宗。陸劇《心居》以女主心心念念買屋,好「做個真正上海人」為始,表面講述了「鄉村女上海居大不易」故事。實則,劇情藉「買屋」一事反覆對奕外來者∕媳婦和原民∕大姑,兩個女人從猜疑到彼此體諒的過程,為劇情昇華至「身有屋可居,莫若心有處安放」高度。

日前上海因疫情封鎖,老上海對媒體罵罵咧咧。他們是從來老於世故,時而表面不張揚,但一吃虧就跟你沒完的特種市民。《心居》把極大篇幅放在老上海大姑對來自江西的弟媳的不信任,總想她嫁來只為上海戶口,終至矛盾擴大,間接造成雙胞胎弟弟的死亡。而《心居》闡述人屋∕心房,一物質一內在的故事題旨才算正式揭幕。

初時女主為買房借款,敢跟公公說「以後你不能動了躺在床上,我保證伺候你,絕對不含糊」。無奈死了丈夫後只能想方設法賺錢謀生,且仍跟夫家硬擠一屋簷下,買房已成幻夢;女強人大姑為了少年輝煌卻中年落魄的初戀放低身段下嫁,說好「不分你我」,但因老公一再自萎於男性尊嚴,而愛情搖搖欲墜。

這一直是死對頭的兩個女人要的是什麼?不都是心靈安放之所嗎!就如伍爾芙筆下《自己的房間》,身居大宅的伍爾芙想要的僅是一間自己能在其中騁馳心靈揮灑腦中所思的空間。大姑和初戀住進自購豪宅,最終分居,豪宅並不保證幸福啊!女主在送外賣時得知獨居老人的苦,因而想開設托老所。老人有所養之後,她的回報是溫暖的「心居」。那「上海有房子是顏面」的想法早已不知所蹤。

本劇的家長裡短各組呼應,危機笑點皆有。表弟因貪女友的上級父親可給榮華富貴而娶了她,岳父一丟官他便腳滑出軌女主的妹妹;包租公男配角癡迷他的女神,女主卻也愛上包租公。她委婉表白情意卻不說破,漂亮斷開這場「三角戀」。女主就像「阻尼器」,適時點醒妹妹不倫戀的不可為之。

開場時那個只會以「大白話」跟公公借錢買房的女主已換了個人,圓融不再粗直。大姑亦理解了弟媳的困境,兩人交會出大上海的人間溫度。圓融來自對人際關係的包容和自我成長。至此,女主是否買到自己的房子不重要了,因為她已融入環境,成了真正的上海人。

劇中金句頗有興味,女主、妹妹彼此鼓勵「渡完這個劫,你就可以封神」。朋友勸大姑「男女之間也是博奕」。包租公自嘲「一個沒有愛情的人,也只是強顏歡笑」。女主罵弟弟「做人做出個樣子給人看」。尤其老公出軌的表弟媳心灰意冷問女主該如何抉擇時,女主說,「人這輩子活著無法事事都抓」,勸表弟媳「抓大放小」,對方又問「什麼是大?什麼算小?」女主倒無言了,這,儼然一場哲學對話。

上海男人是出了名的「小男人」,向來是家務擔當,但《心居》男主卻因身為導遊,於女強人老婆前自卑,人設似乎不符。不過,從女強男弱的問題衍伸的支線描述了「強女」困境,倒也更加反映出本劇「現代女性找到心之所住」題旨。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

圖/截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