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壽山動物園「這天」試營運 必遊空中廊道、鐵籠咖啡屋

「與惡」殺人犯自曝從小被爸當自閉症 父子一句話破冰

潘光中/豪砸350億、集結三大影帝 《毒梟聖徒》怎麼就複製不了《魷魚遊戲》?

2022-10-15 10:00 聯合報 潘光中(專業編劇)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有這樣一份企劃案擺在Netflix監製的辦公桌上:講的是跨國毒梟和邪教控制的犯罪故事,導演和編劇是賣座電影的黃金搭檔,卡司找來了中韓三大影帝,打算拍一部三小時的串流電影。監製爽快簽了字,砸下三百五十億韓圜(約合台幣八點五億)擴編成六集的影集,期待再造一波《魷魚遊戲》的盛況,才有了《毒梟聖徒》的誕生。 

韓國影視工業的進步之神速是有目共睹,不單是在國內貢獻了高產值和就業機會,向海外輸出的能力也越來越強。Netflix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早早就在首爾、釜山各成立了一座製片辦公室,六年下來總共投資了一兆三千兩百億韓圜(約合台幣三百廿二億),以高於韓國平均水準一倍以上的價碼吸引幕前幕後人才不斷投入,終於在去年有了飛躍性的回報──從《Sweet Home》到《魷魚遊戲》,加上《少年法庭》、《地獄公使》等類型影集均大放異彩。累計下來,Netflix在韓國市場的收益粗估將近五點六兆韓圜(約合台幣一千四百億)。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的主創,是經典諜報電影《北風》的導演尹鐘彬和編劇權聖輝;主演卡司有百想影帝河正宇、青龍與大鐘雙料影帝黃晸珉、金馬影帝張震;故事中的兩位主角,都試圖從階級固化的韓國社會翻身,其中一人不幸走上岔路,把自己活成了悲劇。這個看上去幾乎不可能砸鍋的投資案,何以無法複製《魷魚遊戲》締造的流量與口碑,沒能拍成韓國版的《絕命毒師》? 

如果說《魷魚遊戲》是把一場虛構的搏命賭局講成了人間神話,那麼《毒梟聖徒》就是把一位史詩級罪犯的一生,拍成了街邊8+9的不成器小打小鬧。編劇設定給正方主角姜仁久的外掛光環開得太大,讓這位毫無背景的小商人在毒梟、黑道、軍方、特警多方勢力交戰的狹縫中,居然屢屢髮無傷化險為夷;於是就對照出大反派全耀煥名不符實的各種降智行為,完全失去了大毒梟應有的格局。兩大主角的配置平衡一旦不穩,劇情對觀眾的說服力也就失去了一大半。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主線的配置失衡,連帶也使得作為支線的幾段劇情更顯雞肋。遭到邪教思想和毒品控制的信徒,受地緣政治角力影響的國際刑警,處在軍方獨裁和黑幫勢力下的小國寡民……這些副線既起不到支撐主線的功能,也無法讓觀眾從中看到什麼有效的感人啟發。事實上,如果拿掉所有支線、讓故事維持在原本的三小時,或許劇情上會更明快緊湊;或是乾脆拉長到十集以上,把每個角色涉及的支線挖得更深而不是草草帶過,整個故事將會截然不同。 

儘管《毒梟聖徒》依舊是一部製作精良的影集,但有《魷魚遊戲》、《絕命毒師》兩大珠玉在前,終究沒能擔負起Netflix再創一波韓流高峰的期待。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毒梟聖徒》劇照。圖/Netflix提供

最新文章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