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欣/在低谷中仍歌詠生命的感人絕唱,「坂本龍一:OPUS」

2024-04-01 00:00 聯合報 馬欣(影評人)
音樂會電影「坂本龍一:OPUS」,以風格化的黑白影像呈現。圖/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音樂會電影「坂本龍一:OPUS」,以風格化的黑白影像呈現。圖/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必須承認在大銀幕上看到「坂本龍一:OPUS」的感覺是震撼的。因此片是以4K攝影機拍攝,彈奏者的纖毫、關節動作與各種表情都可以一覽無遺,因此你會很明確知道這是一場有死神在場的演奏會,坂本龍一瘦削的背影與動作,可感到病體的吃力,但教授仍專注在他最虔誠的事情上,彷彿病重之際,這位音樂家仍為自己熱愛的事情而感到幸福。

當下我自問生命中是否也有這樣熱情的事情,能拋開命運的威脅?因此「坂本龍一:OPUS」這部演奏紀錄片,我想即便不是他的樂迷,都會感受到有人是這麼熱愛自己的生命,即便演奏到最後,他都不忘嘗試變奏與創新。

坂本龍一一生創作了不少樂風的音樂,晚期時尤其對環境聲響的開發相當執著。因此這部片最後的畫外音:坂本離開的腳步聲,也像是以有始有終的終章呈現。而為何說是「有始有終」呢?因為這次演奏會的選曲橫跨了他人生不同階段的代表作。

如說曲目第十首「Aqua」是其1999年發行的專輯「BTTB」(指的是Back To The Basic)。他在疫情期間彈奏過,有著祝福之意。片中演奏的20 首代表作品,從他在YMO時期的實驗電子音樂,到他為市川準「東尼瀧谷」、大島渚「俘虜」、貝托魯奇「末代皇帝」、「遮蔽的天空」所創作的電影配樂。

特別的是你可以聽到他教授在彈奏他重編的「Tong Poo」(東風)時暫停了一會兒,與在彈奏「Bibo No Aoroza」(美貌的青空)這首他常演奏的曲子時,他平常都會即興想找出適用的和絃,但也茫然了一下,之後要求「再來一次」,這些片段照理說會被刪除,但教授與他的家人仍保留下來了。

如坂本龍一堅持被311海嘯調過音的鋼琴尤為可貴般,他也不迴避發生錯誤的人生,與被疾病改變過的身體所彈出聲音的忠實可貴。

我想,人生少有機會能在戲院靜靜聽著一知名音樂家為其所相信的而做「天鵝之舞」般;是歌詠生命的演出。這樣的一個巨人在這次演奏會不久後便去世了,留下這次的演奏會,就如坂本喜歡的俳句中所寫的「蝴蝶墜,其聲轟然。」一個生命以他最美的方式落幕了。我覺得,在這混亂的時代,沒有比這部片更勵志的了。

上一篇

星希亞肺腺癌病逝!吳淡如曝交情認「這2年狀況不好」

下一篇

美乳女神上圍太傲人道歉?網笑虧:真有歉意嗎?

最新文章

哈燒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