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女星赴港拍片卻被逼走性感路線 一怒結婚、息影

胡冠珍從小學業成績就出色,外型又好,得天獨厚。圖/報系資料照片
胡冠珍從小學業成績就出色,外型又好,得天獨厚。圖/報系資料照片
2018-11-14 10:23聯合報 蘇詠智

早年的娛樂圈並不流行所謂的「人生勝利組」,不少紅牌藝人都是原本家境欠佳、必須小小年紀就闖蕩銀壇扛起全家大小的生活,直到經濟將要起飛的1980年代初期,才冒出好幾位「天之驕女」型的紅牌女星,有著令人羨慕的學歷與出色外表,氣質、形象都和傳統的女明星有所差別。其中和胡茵夢、胡慧中並稱「3胡」的胡冠珍,就是最為得天獨厚的一位。

胡冠珍本名胡競英,一路以來在學業表現就沒有讓人失望過,早在念古亭國小的6年級就已經成為北市慶祝兒童節大會的總主席、在兩千多位小朋友面前演講,小小年紀已具備大將之風,之後果然一路考到北一女、台大,眼看就要迎接燦爛美好的未來,然而老天爺卻為她安排了更不一樣的道路,讓她成為銀幕上閃閃發亮的話題紅星。她在念北一女時就開始客串擔任模特兒,雖然涉足外界視為「大染缸」的娛樂界,還是沒有忘記要K書,有時和友人到舞廳跳跳舞,一等到音樂變慢就找時間背英文單字,回到家還要再念一點書才就寢。而她在台大外文系就讀時,電影圈人士相中她清麗的外表,先是香港名導吳思遠對她驚為天人,她從影處女作卻是和瓊瑤片名導劉立立的另一半董今狐合作,由董今狐為香港的電影公司拍攝的動作影片「佛掌皇爺」,雖然這部片子劇本出自名家倪匡之手,卻沒有締造太亮眼的票房,胡冠珍這個藝名本是她為了跳上大銀幕所取的,但最後「佛掌皇爺」廣告上還是打她的本名胡競英。

翻攝自民國69年自立晚報
翻攝自民國69年自立晚報

第一炮沒有打響,胡冠珍的星運並沒就此告一段落,還是不乏片商對她深感興趣。剛巧這時候林青霞由於被視為秦漢婚姻中的第三者,形象跌到谷底,身心俱疲之下決定赴美遊學,國片影壇開始需要新的搶眼美女,胡慧中以「歡顏」崛起後迅速爆紅,彭雪芬也在「拒絕聯考的小子」票房開出佳績後聲勢3級跳,「一代新人換舊人」的氣氛籠罩國片圈,片商對條件好、沒氣焰的新秀極為感興趣,新人的機會就更多。在此情況下,胡冠珍的處女作失利並沒有嚇跑對她看好的編導,反而再接再厲要找到一條對的戲路將她捧紅。曾經從台灣赴邵氏發展的作家導演潘壘,將曾拍過台語片的鄉土奇案故事「火葬場奇案」再度搬上大銀幕,找胡冠珍演片中坎坷悲情的女主角,將她又取了另一個藝名葉如丹。丹是紅色的意思,這名字有「楓葉轉紅」的美麗意象,又暗喻「大紅」之期望,可惜「火葬場奇案」又沒熱賣,葉如丹又被嫌聽來像「滷蛋」,因此用過一次又沒再用,她下一部電影「無花果」,廣告上又改回本名胡競英。

翻攝自民國69年自立晚報
翻攝自民國69年自立晚報

其實對新人來說,名字一直換,觀眾還沒熟悉就又改,並不容易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不利大紅。但胡冠珍沒奢想過一片爆紅,又不太會拂逆導演或影片公司老闆的意思,所以也沒反對自己的藝名一再被改。所幸否極泰來,前面幾部片未立大功,她之後獲當年頗有分量的永昇公司新片「假如我是真的」敲定成為與譚詠麟搭配的女主角,這部改編自大陸傷痕文學的影片意外在金馬獎上大獲肯定,鄧麗君主唱的主題曲也紅遍大街小巷,譚詠麟更登上金馬影帝、風光返回香港,胡冠珍在大銀幕上總算交出亮眼的成績單。這部片中她終於用上胡冠珍這個藝名,比之前用本名或是葉如丹的反應都好,此後胡冠珍就正式成了她在幕前演出時使用的名字。「假如我是真的」之後,她的影壇行情一路上揚,沒兩年已是台灣當紅小旦之一,也有來自小螢幕的邀約,她樂得嘗試各種不同的表演方式,甚至玩票出了專輯。

胡冠珍曾在台灣影壇大為走紅。圖/報系資料照片
胡冠珍曾在台灣影壇大為走紅。圖/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電影經過了最繁盛的1970年代,到了1980年代初期逐漸走下坡,觀眾的心被港片抓走,一堆台灣女星都應邀赴港拍片,胡冠珍自然也引起香港片商的注意,這一次爭取到她的是邵氏,此時邵氏已近強弩之末,眼看用港人熟悉的港星也難以和後起之秀嘉禾、新藝城比拚,乾脆向台灣挖角,認為香港人看台灣女星仍有新鮮感,且台灣女星外型美麗也還算知名度不弱。然而邵氏在邀請台灣女星赴港拍片的片商中,讓最多台灣女星本來充滿期待最後敗興而歸,胡冠珍不幸也成為其中之一。

胡冠珍初次前進邵氏,看起來得到的禮遇還不差,那時還有胡慧中、徐淑媛、呂秀齡等都接受邵氏的邀約,然而星運最佳的卻是在台灣嶄露頭角但尚未走紅的王祖賢。胡冠珍在邵氏第一部戲「鐵血錦衣衛」,飾演男主角梁家仁的妻子,乍看之下戲分幾乎跟著梁家仁從頭到尾,並不算特別糟,但她全程陪著丈夫、兒子逃避追殺,根本沒戲可演,「花瓶」地很嚇人,讓不少對邵氏有期待的台灣女星都開始小心,引以為鑑。

在邵氏的第一部片沒有發揮,第2部片竟是舊片重拍的「愛奴新傳」,胡冠珍演的就是片名中的愛奴,是整個故事的主角,照說應該不會再有被當成活道具的問題了吧?不料這部片的故事本就充滿豔情、懸疑、色羶腥,胡冠珍從教書先生的女兒墮入風塵、淪為娼妓,和鴇母余安安發生不尋常的情愫,又勾引余安安旗下的殺手張國柱發生肉體關係,尺度比她在台灣影壇中的玉女路線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台灣媒體看到她與余安安的煽情劇照就寫她前往香港為搏出名,連裸露都可以,讓她悶悶不樂,深感被冤枉。她堅持自己在片中頂多到穿泳裝的程度,而真正露點、激烈的床戲其實是替身代為上陣,然而導演楚原的剪接手法一流,很多人誤以為是她本人。

胡冠珍與余安安在「愛奴新傳」的宣傳畫面上就有煽情互動。圖/摘自HongKong ...
胡冠珍與余安安在「愛奴新傳」的宣傳畫面上就有煽情互動。圖/摘自HongKong Cinemagic
胡冠珍在「愛奴新傳」最後成了唯利是圖的拜金女。圖/摘自新浪博客
胡冠珍在「愛奴新傳」最後成了唯利是圖的拜金女。圖/摘自新浪博客
余安安(左)與胡冠珍在「愛奴新傳」都超越了以往的演出尺度。圖/摘自imdb
余安安(左)與胡冠珍在「愛奴新傳」都超越了以往的演出尺度。圖/摘自imdb
翻攝自民國73年自立晚報
翻攝自民國73年自立晚報

「愛奴新傳」在台灣數度送檢都未能過關,胡冠珍對大銀幕的事業也覺得意興闌珊,心情一度糟到有長假寧可飛到紐約,也不想返台,而她的身邊已有企業家護花使者,彼此感情也算成熟,眼看已論及婚嫁,她順勢走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為人妻母。有意思的是,胡冠珍揮別五光十色的演藝圈,反而更發揮自己強韌的毅力,不想只當老公身旁的漂亮嬌妻,她又回到學校念學位、考到會計師執照,從女星變成女強人,開創出往後另一段的璀璨人生。她之後曾當了緯來電視網副董事長、亞視行政總裁、宏碁財務長兼發言人等,資歷非常傲人。

「影壇2胡」胡冠珍(左)與胡慧中,都曾從台灣紅到香港。圖/報系資料照片
「影壇2胡」胡冠珍(左)與胡慧中,都曾從台灣紅到香港。圖/報系資料照片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