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主持人白天做居家清潔、晚上接代駕 節目挺進百大卻拆夥

2024-01-24 10:55 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大磊(前)、蝗虫做「殺時間機器」3年餘兩人吵過幾次架。圖/殺時間機器提供
大磊(前)、蝗虫做「殺時間機器」3年餘兩人吵過幾次架。圖/殺時間機器提供

由圈內兩位幕後經紀人蝗虫、大磊製作的「殺時間機器」在上萬個Podcast節目中,靠獨特搞笑功力殺進前10分之1強,即便成績如此優異,但Podcast歷經3年已殺成紅海,如今累積高知名度後,大磊卻因喉嚨長繭、並成為經紀公司老闆後,因為責任加重而選擇離開,讓死忠聽眾一片惋惜。

蝗虫和大磊都是電視圈裡的資深經紀人,疫情期間,居家辦公讓Podcast崛起,兩人討論後開啟為通勤、無聊聽眾服務的念頭做了「殺時間機器」,當時市面上的節目還不多,望去仍是一片藍海。蝗虫說,「我一度辭掉經紀,全心做『殺時間機器』,剛開始為了能支撐夢想,我去接居家清潔、熊貓外送及深夜代駕,這些都是不花腦子的工作,就是希望全力把節目做起來」。

蝗虫做清潔人員,每小時3百,加上外送、代駕,身為旁觀者,遇過情侶打架、黑道糾紛,他在不同工作中看盡社會各層人生百態,而這些都化為他在節目中分享的趣事和養分。大磊後來開了自己的經紀公司「光意娛樂」,旗下包括喬喬、謝翔雅、阿諾高慧君等超過10多個藝人,並找回老友蝗虫一起工作。蝗虫才辭掉做了半年的居家清潔,但代駕已經成為他下班後的日常,至今仍然持續。

兩人錄節目之初大磊說話相對客氣有禮,第2季之後,他忍不住開始全力調侃蝗虫,沒想到聽眾反應出奇的好,兩人發現這條路是可行的,抓到節奏後收聽率扶搖直上,但就算是好友,也有不慎越界的時候。大磊笑說,吵得嚴重的狀況有兩次,蝗虫說,「有一次是他完全站在兩個來賓那邊,戰線拉開變成3打1,整集都在『電』我,結束後我很生氣寫了一大段訊息給他」。

大磊回憶,「我常玩笑會開過頭,但若是我言詞傷人,我是會先道歉的人,那次就約出來在摩斯碰面講,蝗虫臉超繃,當時我心想,如果他現場發瘋,我就立馬離開,所幸他沒有」。蝗虫解釋,自己不僅要主持,還要想怎麼剪接、後製,玩笑開到後來跟主題完全沒關係,「我已經快錄不下去,大磊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人,沒想那麼多」。

但就是因為兩人一莊一諧,彷彿齒輪互補,蹦出絕佳默契,死忠聽眾愈來愈多,去年耶誕節,他們辦了一場開播以來第一次的粉絲見面會,很可惜,因為大磊要離開了,這也是最後一次,大磊說,「平時對著麥克風,錄完不知道大家反應,直到見了面,才知道有多感動」。

兩人節目正式拆夥,並非兩人關係發生問題,大磊說,「因為我們常在節目中鬥嘴,有聽眾問我,是不是真的討厭蝗虫?怎麼可能,沒感情我們怎麼可能做了這麼久。主要原因,是我長期胃食道逆流灼燒喉嚨導致長繭,另一方面,我自己開了公司,壓力和責任比過去更大,夜深人靜時想到,要對投資夥伴、藝人和同事負責,必須先把工作上的事穩定下來,至於開刀,醫生要我再思考一下,畢竟術後要休息兩個禮拜到1個月」。

節目做了3季,2百多集,蝗虫本想在大磊離開後放棄「殺時間機器」另起爐灶,但他也放不下這3年多來累積的聽眾和流量,坦言要花一段時間思考第4季要該如何開始,「也許是我做一個人單口節目,或另外找新的搭檔,但也害怕大家放不下大磊,這對未來新的搭檔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壓力也會非常大」,他是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對未來,他也要想好才能繼續往下一步走。

蝗虫和大磊的Podcast節目「殺時間機器」。圖/摘自臉書

蝗虫和大磊的Podcast節目「殺時間機器」。圖/摘自臉書

更多新聞報導

#高慧君

上一篇

啦啦隊女神秀秀子和曼容 cosplay遊戲主角大秀S必殺技

下一篇

不是鼻咽癌!何厚華病逝原因曝光 熊美玲淚吐內幕

最新文章

獨/林子閎自揭高中心魔  談Spexial合體給了答案3個字

獨/林子閎自揭高中心魔 談Spexial合體給了答案3個字

獨/瘦子喜迎二胎!老婆「懷孕5個月」浪漫追極光

獨/瘦子喜迎二胎!老婆「懷孕5個月」浪漫追極光

藤岡靛空降「誰是被害者2」 目睹檢察官指揮抓人:好瘋狂

藤岡靛空降「誰是被害者2」 目睹檢察官指揮抓人:好瘋狂

地震後玉山變矮了 TVBS記者首攻頂拚到雙腳見血

地震後玉山變矮了 TVBS記者首攻頂拚到雙腳見血

相關新聞

哈燒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