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鼠可能有職災 雞做這些防血光之災

這場夢好難解...萬眾矚目「罪夢者」成台劇「避雷針」

「罪夢者」的呈現手法是電影規格。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的呈現手法是電影規格。圖/Netflix提供
2019-11-07 11:51聯合報 杜沛學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如果說「我們與惡的距離」超越台劇天花板,「罪夢者」可能就是台劇避雷針吧,確實超越了台劇一些之前無法達到的程度,但又闖入了敏感禁區,以至於成果發表後,觀眾反應有褒有貶。

「罪」劇作為Netflix第一部華語原創影集,又集結了重量級台灣演員,這樣的卡司陣容,在現今台劇環境下實屬難得,因此勢必受到極大關注與討論,觀眾與業界也必定會拿著放大鏡檢視。

「罪夢者」擁有超強卡司陣容。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擁有超強卡司陣容。圖/Netflix提供

在看劇前,卡司太閃亮,可能很多人忘了讀一下劇名,「罪」與「夢」緊扣全劇,所有觀眾都將是「解夢大師」,以下為個人「解夢」觀點,有雷慎入!

透過一些宣傳,看劇前只大概知道這是一個外省黑幫背景的故事,主演們上演兄弟情、入監服刑戲碼,確實忘了「夢」在劇中佔很大比例,原來,整整8集都只是張孝全飾演的「丁常全(阿全)」所做的一場夢,甚至還有「夢中夢」、「預知夢」等元素。如果真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認真看完全劇的觀眾,可能稍微會有種「被耍」的感覺。

一開始看到「老夏(陸一龍飾)」在獄中去世,還「靈魂出竅」,結果過了一會兒又突然重演這一段,好像阿全會做預知夢一樣,這也呼籲了最後結局,他可能是預知了若加入黑幫的下場。

對於老夏的身分,如果入獄也是阿全的夢境,那他僅是透過做夢認識此人,而劇中透過報紙報導交代老夏入獄原因是殺了情敵,最後阿全與兄弟們到老夏家夜遊發現老夏與自己媽媽的結婚照,兄弟們都說老夏是阿全爸爸,阿全卻否認,稱老夏是「仇人」,可能老夏殺了阿全的生父,在夢中扮演救贖阿全的角色,是一種贖罪,就像阿全也對自己殺的司機的兒子有想贖罪的心態一樣。

很多人說看不懂「罪」劇到底想表達什麼,如果只看前半段,有種想凸顯黑道暴力美學的錯覺,加入黑道還可以有錢、有車、有美女,甚至殺人入獄後還可以隨便逃獄,這不太符合社會道德觀。然而最終的大魔王可能不是殺人犯,而是道貌岸然的掌權者;同時,鎖住殺人犯的永遠不只是監獄,更多是心理的折磨,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如果一切都只是一場夢,也代表內心藏著罪惡感的深淵,最終還是教育了「歹路不通行」吧。

「罪夢者」最終應仍是要表達「歹路不通行」。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最終應仍是要表達「歹路不通行」。圖/Netflix提供

在故事架構上,「罪」劇確實給足了觀眾討論空間,如果要說一切都是夢境的話,也難以挑出什麼不合邏輯的毛病;但在陳述手法上「太過電影」,導致許多觀眾看前面幾集就想棄劇,這也是電影與電視劇不同之處,雖然都是編、導、演,但戲劇需要一個引人入勝的開頭,電影則會較重視驚爆、開放觀眾討論的結局。

「罪」劇還有點懸疑推理的成分,戲劇上也有很多這類的作品,但「罪」劇沒有發揮「追劇」吸引力,戲劇一集接一集要有讓觀眾「心癢癢」的感覺,但「罪」劇把所有推理重點都放在最後一集許光漢的台詞中,雖然讓人有「恍然大悟」的快感,但前面幾集早已失分,花太多時間在鋪陳背景,搞得觀眾看不太懂,只聽到一堆髒話、看到打打殺殺的畫面,以及演員們吞雲吐霧抽菸、滿嘴紅嚼檳榔。

王柏傑(左)與張孝全在「罪夢者」中入監服刑。圖/Netflix提供
王柏傑(左)與張孝全在「罪夢者」中入監服刑。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有許多打架畫面。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有許多打架畫面。圖/Netflix提供

「罪」劇是一個「影集」,應該要做到結合電影及戲劇的優點,也就是要有好的畫面、卡司、格局,戲劇有更長的時間說故事,但也不能把時間浪費在讓人看不懂的劇情上,髒話、打鬥必要的可以有,但太多就會讓人不耐煩了。尤其現在的觀眾都不喜歡浪費時間,若不喜歡的故事,頂多被「雷」1、2個小時,但以「罪」劇8集來說,等於要花一般電影4、5倍的時間,開頭若失分,無論結局多驚爆,勝算也少一半了。

「罪夢者」中上演逃獄戲碼。圖/Netflix提供
「罪夢者」中上演逃獄戲碼。圖/Netflix提供

不過在鋪陳這方面,許光漢的角色安排仍相當令人驚豔,從初登場的白淨獄警,到黑幫小弟,最後原來是全劇大魔王,從天真臉孔演到面目猙獰,看到他作為演員的韌性,也是台劇中前途備受看好的新星。

許光漢在「罪夢者」中的表現令人驚艷。圖/截圖自youtube
許光漢在「罪夢者」中的表現令人驚艷。圖/截圖自youtube

「罪」劇導演陳映蓉過去作品都是電影,第一次挑戰戲劇編、導、剪接,難以立刻拋開製作電影的理念,不過也帶給觀眾全新的觀劇感受。如果要說尺度,「罪」劇確實比其他台劇更腥辣,但以Netflix在日、韓製作的「AV帝王」、「李屍朝鮮」來說,「罪」劇又沒有那麼腥羶色,關鍵還是「猛藥」也是要「對症下藥」,過多或不合邏輯都不適合。

「罪」劇突破了過往台劇框架,在業界的聚焦程度如同避雷針聚集閃電。就像所有的影視作品一樣,有人喜歡也會有人不買單,但不可否認的是,「罪」劇已經很努力想做出點什麼不同了,而這股電光石火,一直都是台劇的養分。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高以翔 鄧麗君 藍鈞天 林志玲 范瑋琪 謝和弦 王瞳 丁春誠 AKIRA 李詠嫻 黎明 葛仲珊 馬俊麟 陳美鳳 陳子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