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亞綸自走砲對準柯文哲 劈頭:跨年是否封殺我

疫情前電視圈已五窮六絕 到了谷底還可以繼續打洞

胡瓜對電視圈的未來悲觀,認為之後重播率倍增。圖/民視提供
胡瓜對電視圈的未來悲觀,認為之後重播率倍增。圖/民視提供
2020-03-14 12:28聯合報 葉君遠

(★該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

各行各業都因疫情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電視圈在這波大浪襲來前早已五窮六絕,如今更雪上加霜。綜藝大哥胡瓜預言,未來各電視新節目將不斷減少,重播狀況愈來愈嚴重,直逼NCC要求自製率的臨界點。套一句張大春過去形容出版圈的話,原以為像斷崖式的雪崩,沒想到,到了谷底,還能打洞。

大陸因疫情影響,國民待在家追劇成了常態,各網上電視劇的點閱直線上升,數字大噴發。台灣電視節目,先不談疫情,過去也受天候、假期影響,只要那天大雨、寒流,民眾不出門待在家看電視,收視率普遍升高。如今疫情嚴重,許多人宅在家,結果研究收視率的專家發現在這波疫情之下,除了新聞台和體育台數字上揚,一般節目數字幾乎沒有變動,換句話說,根本從中沒獲得任何好處。

原因是,民眾關心疫情,會看新聞台,而大型運動賽事舉辦時觀眾不再入場群聚,喜歡的,仍在家守著電視,其他各綜藝節目、戲劇,則以很小的數字微幅跳動,因為台灣觀眾打開電視的少了,上網追劇、看節目,那種算不出收視的人口多了,廠商看數字買廣告,數字不長進,根本帶不進收益。

從另一個角度說,就算數字變好,各行各業都受影響,原本有預算花錢買廣告的廠商如今要自保都來不及了,誰還有餘錢去下廣告?家中開飯店的三立主播張齡予就道出家業受到的影響,甚至比當年SARS還可怕,「SARS只在亞洲,而且當時迅速封起來,如今肺炎擴散各國,外國旅客也進不來了。有些飯店開始放無薪假,礁溪某飯店甚至把全體員工全部資遣,閉館等疫情結束重新來過。」裁掉所有員工,不是得付大筆資遣費?「至少比無底洞似的虧損下去強,對比虧損,付資遣費算小事情。」

張齡予家在宜蘭、花蓮分別各有一家飯店,目前住房率剩下一成。本報資料照
張齡予家在宜蘭、花蓮分別各有一家飯店,目前住房率剩下一成。本報資料照

她坦言,若3個月內疫情沒有趨緩,將賠掉去年一整年的盈餘,等於去年從年頭忙到年尾,完全白幹一場。其實最近有上網訂高雄飯店的都知道,幾家市中心的商務飯店、文旅,每晚房價已打到骨折,這些過去每晚要價2千左右的房型,如今都降到4百多,等於是多少換點現金的概念。而這些災難只發生在觀光旅遊業?當然不是,曹西平每天在西門町看店賣耳環,他說,「你去看那街頭,冷清到令人害怕,過年前還人潮洶湧的,短短一個多月,竟然變這樣。」

做餐飲開了3家餐廳的女藝人ㄚ頭說,「真後悔選餐飲。」ㄚ頭店裡多了大量外送訂單,生意為何每況愈下?她說,「消費者改叫外送,不來店內消費,你想想,外送便當一個120元,利潤極低,接再多,也抵不過一家人或一群朋友來店裡點一桌菜。」幾個股東甚至開會提議,在之前有賺,這波沒賠太多的狀況下希望退出股分,見好就好。當年,SARS差不多半年,而且因為鎖在一個區域沒有擴散,影響不大,如今新冠肺炎散到全世界,國與國之間劃清了界線,內需緊縮,大家有危機意識不敢花錢,工廠沒訂單了,餐廳客人少了,內需緊縮,國外遊客不來,那影響是以倍數計算。

Y頭詹子晴透露餐飲的無奈。圖/TVBS提供
Y頭詹子晴透露餐飲的無奈。圖/TVBS提供

詹惟中說,房市會不會跌,就看下個月了。圖/禪定的居提供
詹惟中說,房市會不會跌,就看下個月了。圖/禪定的居提供

詹惟中擅長房市,他分析當年SARS的狀況,前3個月房市只有小幅波動,第4個月開始遽烈下滑,「原因是,很多中小企業前3個月還能苦撐,手頭上還有現金,但撐到第4個月了,口袋不夠深,或玩慣槓桿原理的人周轉不靈,急需現金才能活下去,只好把手上房產拿出來變現,急著賣,就便宜,所以當年在SARS買房的人,都大賺一筆。」這話呼應了張齡予的說法,也呼應了這兩天避險的金價竟然大跌,因為手上沒現金的人,連金子都拿出來賣了,新冠肺炎疫情正要進入第3個月,房市下個月會不會重現資金斷鏈的往事,應該可以預期。

廣告進不來,電視台沒收益,節目就愈開愈少,NCC規定每個電視台每年有一定比例的自製節目,各電視台為了不賠錢,只好這台向那台買節目重播,而原本做帶狀節目的從每周播5天再減成3天,或許最後每周只做2天,其他都改成重播,胡瓜說,「播到最後,就是大家做到NCC要你自製率,低空飛過可以換照的門檻就好,而且你慢慢發現,會下廣告的,只剩下賣藥的,跟手遊,消費性產品只會愈來愈少。」

徐乃麟開新節目,現場擠進大批記者,連他都嚇一跳。本報資料照
徐乃麟開新節目,現場擠進大批記者,連他都嚇一跳。本報資料照

開年後幾乎沒什麼新節目開,記者會、活動也幾乎取消,跑線的記者幾乎都只能自己不斷打電話問新聞,不再有過去跑場每兩三天見一次面的榮景,每次記者會上相見,就如同久別之後的重逢。徐乃麟13日開了新節目,他走到記者會場門口往裡望,意外發現小小攝影棚內擠滿2、30個記者,嚇了一跳問,「怎麼這麼多人來?難道我又出事了?是不是上次那個女的又來鬧了?」我大笑回他,「乃哥,你沒出事,而是記者們都沒事,現在有場子去,有事情忙,就阿彌陀佛了,謝謝你讓我們有事做。」

演藝圈的明天過後會怎樣?勒緊褲帶想辦法活下去成了必然,電視台虧損、藝人沒節目、記者沒場子、觀眾不看電視了,更將成為常態。

(★該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

高雄的商務飯店在訂房網上已打到骨折了,這間過去每晚均價是2千台幣。圖/取自網路
高雄的商務飯店在訂房網上已打到骨折了,這間過去每晚均價是2千台幣。圖/取自網路

高雄的商務飯店在訂房網上已打到骨折了,這間過去每晚均價是2千台幣。圖/取自網路
高雄的商務飯店在訂房網上已打到骨折了,這間過去每晚均價是2千台幣。圖/取自網路

《瞧夯片》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吳朋奉 何超儀 許孟哲 金馬獎 茄子蛋 金鐘獎 台北電影節 謝和弦 米可白 愷樂 周揚青 哈利 總舖師 羅志祥 By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