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吳宗憲打疫苗會暈眩 女星昏了5天像鬼壓床

新冠病毒映射出的灰暗人心 《法醫女王》寫下的警世寓言

日劇《法醫女王》。圖/擷自推特
日劇《法醫女王》。圖/擷自推特
2020-03-24 08:00噓!星聞 卡爬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不少國家都成為疫區,越來越嚴格的邊境管制措施與搶購物資的浪潮,再再顯示一般民眾對於未知疾病的恐懼。然而,這並不是近年人類遭遇到的第一次大規模,從21世紀初的SARS,到近年陸續爆發的MERS與伊波拉,這樣的流行疾病從來都沒有消失,而是不斷以不同的樣貌介入這個世界。

醫療劇是日本影視作品中極為受歡迎的一個類型,然而以流行病學為背景卻少之又少。有一說,是比起漫長的防疫、抗疫,觀眾更期待看見能夠快速、精準解決疑難雜症的神醫。

只不過,即便觀眾的接受度或許不高,但是編劇野木亞紀子仍願意將關乎流行病學的元素放入《法醫女王》這部作品之中,除了呈現出人類面對這類疾病時的渺小、社會對於罹病者的恐懼。同時也透過故事中人的經歷,呼喚著觀眾對於流行疾病的重視。

石原聰美主演、野木亞紀子編劇的話題之作《法醫女王》,不但在播出之時引起熱烈討論,主題曲《Lemon》的歌詞與劇情契合,也成為觀眾朗朗上口的歌曲。雖然已經是2年前的作品了,但是至今仍是不少人心中的經典之作。

野木亞紀子選擇以「無名之毒」為《法醫女王》揭開序幕,故事圍繞在一名被診斷因心臟病發而死亡的患者身邊,解剖醫生們透過各式方式,一步一步地探究他的真實死因,從心臟病、毒殺,到後來的MERS。隨著死因認定的不同,外界對於死者的認知也逐步改變,同時也展現出人類在面對未知疾病時的恐懼,那便是最真實的樣貌。

  

《法醫女王》中,野木亞紀子透過MERS這樣一個由冠狀病毒引發的疾病,所拋出的問題是:整個社會如何去應對這個病不熟悉的疾病?以及,如何去應對罹病的人?

多數的民眾透過媒體報導與網路社群建構對於MERS的認知,包含致死率、傳染途徑,以及採取必要的防護與隔離措施,接著作為死亡案例,死者的人生被媒體,以至於民眾放大檢視、人肉搜索,每個電視名嘴似乎都成為了流行病學專家,然後講出一句又一句不負責任、似是而非的話。網友則隱身於網路之後,透過匿名的方式發起獵巫,彷彿貫徹了自己的正義。

「去死啦」、「活動生化兵器」、「公布他的住家地址」、「沒有資格活著!什麼,已經死了唷」,等各式各樣的文字充斥著,或許死去的人已經沒有感覺,但是活著的遺屬卻必須承受各式責難,卻無法反擊。

野木亞紀子透過這樣的情境,敘述了一件事,瘟疫其實就像一面照妖鏡,映射出人類最原始的劣根性,這樣的行為不是自保,而是以置身事外的心態看著好戲。然而這些言詞、行為對於阻止疫情並沒有幫助,反而助長火勢蔓延,將情況推往失控邊境。

這並不只是存在於戲劇之中,面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此時此刻,世界各國都在發生的事情,當然,台灣也不例外。

對於海外歸國者的不友善,甚至大舉到他們的臉書出征、對於確診者的歧視,不但到學校與工作場所站崗,更繪聲繪影地勾勒出他們的私生活、對於日夜堅守崗位報導的記者,竭盡所能的言詞羞辱。當然,還有對於任何個人提出的建議或質疑,只要不合這些躲在螢幕之後的鍵盤魔人們的意,那也會成為攻訐的對象。

對於防疫失靈的日本而言,《法醫女王》也像是一部預言,面對肺炎疫情,不論是為了奧運而不願承認疫情擴大、隱匿院內感染的政府,或是隱身在推特或5CH等社群上的網友,嗜血的程度並不亞於台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然而當劇情走到了尾聲,接露了死者其實不是帶原者,而是院內感染的受害者,輿論逆轉,彷彿過去曾經的傷害都不存在了。

誠如劇中主角三澄美琴所說,隱瞞病毒外洩,就跟散播無名之毒一樣。許多原本不會死的人都死了。不過,面對新冠肺炎的此時此刻,無名之毒的本體不只是病毒而已。

防疫固然優先,但請不要因此放棄生而為人的光輝。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