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惟仁跌倒住進加護病房 家屬不希望外界打擾

Hebe拒接麻將遊戲 S.H.E.三人合體代言落空

就算散光家產 余天也要一路前行

余天(左)努力幫女兒余筱萍競選。本報資料照
余天(左)努力幫女兒余筱萍競選。本報資料照
2018-05-01 12:27聯合報 葉君遠

政治是一條不歸路,尤其對一個藝人而言,往往人還沒走到盡頭,已家財散盡,甚至妻離子散。今年71歲的余天,在演藝圈地位崇高,好好做節目,他絕對不愁吃穿,但他偏偏要弄髒雙腳,走入深不見底的池水,如今都水深及腰,他還執意前行。

上周,他進棚錄華視「天生王牌」,得知節目被砍,家裡經濟即將斷炊,他嘆氣,為了政治這條路,多年來他已賣掉5棟房子,如今只剩北投住家,而且還拿去銀行二胎,每個月光利息,就要15萬來付,跑線同事問我,「余大哥是真的沒錢了嗎?」

是的,政治是一條極為花錢的路,弄得余天阮囊羞澀,兩手空空,我真的相信,余天沒錢了。不然他不會在前年被民視停掉手上唯一節目「三星報喜」後,四處尋求復出機會,後來老友郭建宏當了華視總經理,想方設法幫他在華視開新節目「天生王牌」,只不過,沒想到不久郭建宏先被華視鬥倒。

這年代做節目除了實力,還得帶點運氣,如果他爭氣,收視率挺得過去,華視不至於動他,但在無線台,余天的說說唱唱觀眾也許早看膩了,「天生王牌」的收視連1都做不到,上周數字更來到0.2,這成績被弄下台,真怪不了別人了。

余天到底圖什麼?圖到後來,台中兩間房、台北包括忠孝東路、仁愛路和南京東路的房子都處理掉了,他仍毫無退縮。雖說權力是男人的春藥,余天都71歲了,還花錢買包沒用的春藥幹什麼?

余天(左)和賀一航在華視主持「天生王牌」。圖/華視提供
余天(左)和賀一航在華視主持「天生王牌」。圖/華視提供

他進演藝圈超過40年,表演、主持、歌唱的掌聲都經歷過了,那成就感對他來說也許早已麻木,或許正義感使然,或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偶然進了政治圈,他發現那種掌聲跟過去單純對他的歌喉讚美完全不同,這成了另一種不同的刺激,在任何一個演藝圈大場子裡,你都見得到他出現,余天是來主持正義的,是來幫大家解決事情的,於是他不在乎葉啟田為了政治妻離子散,看不到老友高凌風曾一蹶不振。

頭洗下去了,怎能站起來說走就走。

但說從政沒什麼好處,那倒也不盡然。以前農夫種田辛苦,都會想盡辦法要子女好好念書,別有一天跟著父母這代一樣勞力,余天若真覺得從政像種田,也不會在當立委時把兒子余祥銓拉進來當助理,前陣子又把女兒余筱萍推上火線選議員,只是余祥銓像長不大的孩子,天天上報,爭議太多;余筱萍聰明些,但每天宅在家,突然被余天拱出來,賣了房子投入初選,最後還是打不過其他人,成了落選第一名。

余天身為家中支柱,對兒子余祥銓也極盡愛護,當立委時提拔他,主持時也找他來幫忙。圖...
余天身為家中支柱,對兒子余祥銓也極盡愛護,當立委時提拔他,主持時也找他來幫忙。圖/華視提供

余天在這方面還是很有guts,兒子笑罵由人,他沒關係,女兒選輸了,他一句「我吞下了,不然怎辦?」,沒多廢話,這點我很欣賞他,因為他畢竟是家裡的支柱,能扶就盡力扶,盡了力仍扶不起,大哥從沒第二句話。

跑新聞時常跟余天閒聊,他對記者總有問必答,率直從不造作,記者們多半在化妝室裡跟他聊完就離開趕場,有一回我停下腳步,在棚內看他為「天生王牌」錄影彩排,都已年過古稀,他的歌喉仍充滿爆發力,手上麥克風離得遠遠的,聲音貫滿全場,在演藝圈,他是個不可多得的人物,紅了這麼久絕非意外,雖然說藝人和政治人物,在職業欄上都該填上「表演者」,但他只靠正義感,外加心機不夠深,最後勢必成為別人手中的棋子。

李亞萍(右)前二個帶陪著女兒余祥萍(中)選舉跑場。本報資料照
李亞萍(右)前二個帶陪著女兒余祥萍(中)選舉跑場。本報資料照

李亞萍怨,「嫁給你真倒楣,沒加入民進黨的話,光跑大陸商演能賺多少呀?」,余天在「三星報喜」結束後,失業許久,家中每月開門要40萬開銷,讓她壓力過大一度出現「鬼剃頭」,前兩個月余筱萍投入選舉,又花了5百萬,如今都像丟入水裡。余天能怎辦呢?只能苦笑,71歲,本該是享福的年紀,以他這40多年演藝圈的深耕,至少不必為米缸缺米而擔心,但他在受訪時仍透露,已經登記出任新北市民進黨黨部下一屆主委,也會繼續幫候選人輔選,這路,看來他打死不退了,除非有一天民進黨不再需要他,或是連住家都保不住了,余天會突然醒來。

老實說,他如果在政途上會亂來,今天也不至於弄成這樣。而把政治當興趣,還真害人不淺。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