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炎亞綸在咖啡廳的那個晚上,謝謝你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2018-10-11 17:54聯合報 梅衍儂

算一算,逐字稿有7千多字,炎亞綸真的非常會講,還幾乎沒廢話,每個段落都是可用的,專訪前,我不擔心聊不出哏,因為這個人,光在臉書發個文都能掀起地震。

可是這次訪問,我並不是以找新聞的角度,而是內心對他充滿了疑問,身為鄉民,我是真的向炎P發問求解,就算答案都是舊聞也無妨。

一開始,我真的非常怕他,和他還不算熟,從他過去臉書的發言,我猜這個人是否看什麼事都不順眼?我甚至還看過他和網友你一言我一句開戰,別人罵他娘炮、愛化妝,他竟也回罵。打破了我對於公眾人物的框架,真正戰神。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曾公開談國中遭霸凌,報導裡他說原因是「長得太帥遭嫉」,整篇調性輕鬆又搞笑。只有真正被霸凌的人才知道,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如果真的能像這個理由一笑置之就好了。

他也曾試圖保護自己,但是反抗不一定有效果,反而促使對方號召更多同伴,「因為有幾個人欺負我,其他人不跟著一起就很奇怪,我會遇到比較游離的朋友,有時候對你很好,有時候對你很冷淡。」他依稀記得,國二被霸凌得最嚴重,「現在這個社會就是這樣,迫使人家選邊站,只要別人的思考跟你不一樣,就是群起圍攻,這是非常畸形跟荒唐的集體意識。」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聊著聊著,話題就到了憂鬱症上。他先提起韓團,而眼淚是我先掉的,因為誰也沒有預警,會聊到鐘鉉。

一直把專訪當成是自我療癒的一種方式,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裡找尋解答,心也許會更清明。我困在鐘鉉的疑問裡很久,找了資料、看了書,想試圖多了解憂鬱症,文字讀完了,可是我卻沒有更接近的感覺。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我和他分享去年的12月18日,身為粉絲,我是怎樣一邊發抖著手一邊寫鐘鉉這條新聞的,邊擦眼淚,一邊聽炎亞綸說:「他讓我感受到他面對的壓力有多大,你必須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做這決定,我完全可以體會,常常人都是走在edge上面,我到底要放棄還是堅持要走完這一段,也許走完就海闊天空。」

曾經因為聽到「地質學家」或相關新聞而笑的我,或許也是霸凌者之一。看著炎亞綸深陷當時的痛苦情緒,我驚訝又帶著歉疚對他說,我沒想到這件事給你這麼大的傷害,他沒太大反應,似乎早就習慣,「因為不是當事人,你永遠沒辦法感受,我覺得這是大家最容易忽略的事情,你在旁邊看想阿那又沒什麼,很快就會過了,但在還沒過的那段時間,你知道那個人到底承受了什麼。」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炎亞綸談到昔日受霸凌難忍落淚。記者田俊彥/攝影

所以對憂鬱症的人,「就聽吧,打開你的耳朵,打開你的心,去感受他,這是最重要的。」

那個下著雨的晚上,在咖啡廳裡,透過他,我好像知道了,不要逼自己一定要去了解,不要執著答案,就多一份為別人著想著心就好。

離開的時候,我們抱了抱。

「謝謝妳。」

其實是我想說,謝謝你。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炎亞綸專訪。記者徐兆玄/攝影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熊熊 孫安佐 咘咘 張柏芝 Bo妞 高雲翔 賈靜雯 方大同 蔡少芬 安柏赫德 伊能靜 周潤發 王樂妍 秦昊 孫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