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金曲嚴重超時 背後3大病因不除將年年再犯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2020-10-06 08:47聯合報 記者葉君遠/即時報導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金鐘、金曲和金馬國內三大娛樂盛事,如今完成其二,但金鐘紅毯加典禮長達7個半小時,金曲接近7個小時,明明是美好的事,卻因過度冗長而適得其反,雙金年年都辦,而且每年都遭遇同樣問題,為何總是無法徹底解決?

金曲和金鐘本質上有所不同,金曲單純頒給唱片圈相關工作者,共有27個獎項;金鐘則包含了綜藝和戲劇兩個領域,超過40個獎項,所以金鐘獎肯定長過金曲,於是金鐘只安排了3段表演,而金曲則共安排了10段演出。

曾國城、炎亞綸負責金鐘最後一段,但流程嚴重超時,兩人也無力回天。本報資料照
曾國城、炎亞綸負責金鐘最後一段,但流程嚴重超時,兩人也無力回天。本報資料照

從製作方的角度來說,事前精算了主持人的講稿、表演者的段子和各種播出影片的長度,若沒出錯,「應該」都能在時間內完成預定目標。但每個接手辦的人,都想做好做滿,「沒預留任何空間」,最後都敗在「頒獎人的致詞」和「得獎的發言」這兩塊地雷。

主辦單位給頒獎人致詞、和得獎者發言時間,都是1分30秒,也就是90秒。

許多頒獎人一上台先自我介紹(很多根本不必要,誰不知你是誰)、再一段沒有意義的寒喧,有的很久沒跟觀眾見面,還硬要來段脫口秀,好玩就罷,無趣的更多,最後還加一段宣傳最近作品,超時成了必然。有一年,聰明的主辦單位就是考慮到雙人頒獎你一言我一句拖了大家時間,乾脆頒獎者都只請一位,沒人跟你鬥嘴鼓,一個人說也無聊,典禮進行異常快速。

今年金鐘「我在市場待了一整天」製作人劉志雄的9分鐘發言被網友、媒體拿出來撻伐多日,重點不在他如何忘情在台上噴口水,而是他身為節目製作人,更該明白管控節目長度的重要性,明知發言過長會壓縮其他得獎人時間,他仍執意做自己,是為自私。金鐘獎得獎項目超過40個,只要每個超時1分鐘就好,典禮長度將為此增加40分鐘,而許多頒獎人、得獎人,發言絕不只超過1分鐘。

「我在市場待了一整天」製作人劉志雄的9分鐘發言被網友、媒體拿出來撻伐多日。本報資...
「我在市場待了一整天」製作人劉志雄的9分鐘發言被網友、媒體拿出來撻伐多日。本報資料照

之前某製作人曾經丟出把技術類獎項和藝人分開的理論,他是從節目好不好看的角度去思考,覺得典禮就是一場秀,觀眾想不想看最重要,結果被許多人抨擊,說幕後人員的發言權和檯前藝人同等重要,但技術人員發言在前,若每一個都不管時間後果,後面大獎的藝人發言就完全遭切割,大家都要幕前人尊重幕後人,但「劉志雄們」有沒有尊重排在後面的藝人該有的發言權呢?

而觀眾真的想看的,是後面那些大獎得獎者,卻是不爭的事實。

金曲獎和金鐘獎不同的是,身為唱片圈盛事,好看的就是穿插其中的表演項目,尤其是前面技術性獎項觀眾認同感不高,所以頒幾個獎就來一首歌,才能炒熱場子,過去每年都是8段,今年突然安排了10段,從事前規劃的紙上流程上來看,若每一個段落都落實時間表,是沒問題的,但錯就在安排得太滿,完全沒有伸縮的空間,一旦頒獎人、得獎人成了未爆地雷,明明11點就可以完成的典禮,就一路走到快12點了。

「預留空間」,這是近年接手辦獎,沒經驗的新人製作該面對的問題。

而說到新人接班,過往,資深的製作人面對資深的藝人,上台前可以再三叮嚀注意長度,藝人多半會顧忌,而當新人接手,每個中生代、資深的藝人都成了新人的前輩,新人根本壓不住那些衝出來的表演欲。此外,接棒的主持人也都太年輕,以前那些主持大哥大姐,看到場子失控,得獎人突變成話嘮,適時跳出來用趣味方式打斷、提醒,新生代的主持人面對得獎、頒獎的大哥大姐完全不敢出手斷句,何況今年金鐘找來幾個戲劇、唱片跨界演出,一心只想把排好的段子演完,自顧不暇了,怎麼可能注意到超時。

金鐘獎主持人找來4位戲劇圈藝人主持第一段內容。本報資料照
金鐘獎主持人找來4位戲劇圈藝人主持第一段內容。本報資料照
曾國城、炎亞綸負責金鐘最後一段,但流程嚴重超時,兩人也無力回天。本報資料照
曾國城、炎亞綸負責金鐘最後一段,但流程嚴重超時,兩人也無力回天。本報資料照

有些得獎人上了台,一路從小學老師謝起,謝天謝地謝家人,得獎那刻激動無可厚非,但金鐘、金曲獎辦下來,你可以看到一個現象,超過半數的得獎者台上拿著手機照稿念,要知道,無論你是幕前或幕後人員,都是娛樂圈裡的一員,上了台,講心情,在闡述內心感激時,若能不必看稿,說得言之有物,甚至精準在時間裡表述完畢,不僅令人尊重,拿獎光榮,同時也成了整個典禮中表演的一環,會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這件事,得獎者從入圍那天開始有一個月的時間好好準備,金鐘獎的高怡平、金曲獎的阿爆,都做了極好的示範,上了台,與其低頭看手機制式把小抄念完,真的不如放下手機,用你真誠的眼神,去面對台下、電視機前熱愛你的觀眾。

高怡平上台原本想拿出眼鏡看稿,一秒決定不看,全程對著觀眾說心底話。本報資料照
高怡平上台原本想拿出眼鏡看稿,一秒決定不看,全程對著觀眾說心底話。本報資料照
阿爆拿獎時完全不看手機,發言準備充分,內容紮實有物。台視提供
阿爆拿獎時完全不看手機,發言準備充分,內容紮實有物。台視提供

今年的「三金」頒完兩項,只剩下個月金馬獎了,對於冗長典禮,近日有人提出可以把獎項分兩天辦,或把頒獎典禮提早到下午就開始的想法。

分兩天辦,那是要把技術獎項跟藝人獎項分開,又會有一堆人批評主辦單位不尊重幕後人員,或兩者混合再拆,而要怎拆,又是個棘手問題;若提早到下午辦,電視台下午沒收視率,而且把時間拉長,那將讓不精準的時間更加擴大,只能治標,無法治本,該做的,是要學會如何更精準的控制時間才是,要不然,幹嘛不中午或早上就開始頒?但觀眾會因此有耐心看嗎?

奧斯卡經常在得獎者還在發言時,就把鏡頭切到觀眾,然後直接進廣告,因為奧斯卡全世界都在看,轉播最大,不能擔誤時間最重要,但這若發生在台灣,肯定被罵死,說不尊重得獎者,過去就因為加了提醒鈴聲、降麥克風而被批評多年,但事無兩全,我們常常想愈尊重一些人,反而累壞了另一些人。

王若琳在金曲拿下「最佳國語專輯獎」時說了一段話,「大家努力在疫情當中辦一個慶典,覺得很感動。」是呀,大家都不容易,今年三金只剩金馬,還有一個月時間,主辦單位該看前車之鑑,想盡辦法讓典禮更流暢精準。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金曲獎主辦單位想辦法在廣告破口用警語提醒得獎人,上台須注意發言時間。圖/讀者提供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星聞
+ 噓!超多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