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級評論/逃不過景氣差 綜藝咖酬勞縮水、砍半迫使外務百花齊放

2023-09-12 09:57 聯合報 葉君遠
張菲當年的「綜藝大哥大」風光無限,阿妹也經常上節目。圖/中視提供
張菲當年的「綜藝大哥大」風光無限,阿妹也經常上節目。圖/中視提供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近來和幾個主持咖討論到酬勞問題,如果在綜藝圈待超過20年,都能明顯感受到「此時」跟「過去」的不同,走得長的,都經歷了費用減少甚至砍半的痛苦,台灣不僅民眾普遍低薪,站在娛樂圈的人感受更加明顯。

唱片圈的歌手,過往靠發片就可以賺錢,這20年來實體專輯漸漸沒落,發片只是向歌迷宣示有新作,歌手要賺錢,要靠一場場的巡演及廣告代言。

綜藝圈也是如此,主持費跟20年前只降不升,許多人甚至酬勞砍半,做節目是為了在電視上維持曝光聲量,才能多接業配、拍廣告,兼做YouTuber、開Podcast,或對開店投資副業有幫助。

港星草猛當年也上張菲「綜藝大哥大」。本報資料照

港星草猛當年也上張菲「綜藝大哥大」。本報資料照

由盛轉衰的變化就在這20年內溫水煮青蛙般發生,可以從綜藝大哥張菲講起,2002年他主持中視「綜藝大哥大」開播時風光無限,他每周錄影前會抽空跟記者聊心情,節目前後做了9年,到了後期,經常可以在化妝室裡聽他對於酬勞發出怨言。

他嘆,節目開播時,談好每小時費用45萬(因為是周末黃金檔大型綜藝節目,每集2個小時,等同他錄一次可領90萬元),幾年下來市況愈下,高層多次來跟他談共體時艱要求打折,他在節目收攤前,閒聊時談到,「從45一路砍,我都配合,現在要砍到22萬,再砍,我就不做了」。

「綜藝大哥大」在2011年9月正式停播,這9年,從他薪資水位變化,就可以看出綜藝圈的潮起潮落的速度,他退出7年後,華視再邀他復出主持「綜藝菲常讚」,但也只做了8個月就收攤,因為電視台再也無力負擔,此後,只見他四處遊山玩水,路上有媒體遇到他問想不想復出,他都給了答案「想,但大環境不好,也真的沒辦法」。

菲哥當年應該想不到,他不願再做的「低標」,竟是現在綜藝主持的「天花板」,能觸及差不多數字的,也只有胡瓜和吳宗憲。

許效舜坦言酬勞是過去的一半,但他心存感激,左為威廉。本報資料照片

許效舜坦言酬勞是過去的一半,但他心存感激,左為威廉。本報資料照片

20年前的綜藝圈,真是輝煌年代,光靠主業就可以賺到錢,許效舜回憶,當年他的「鐵獅玉玲瓏」每集酬勞10幾萬起跳,經過這麼多年他步入耳順之年,重新接外景節目,每集錄影起碼2個工作天,酬勞卻已是當年的一半。

許效舜沒有怨言,仍感謝製作單位「賞飯吃」,他理解演藝圈不可能再回到那年代,如果環境如此,就調整自己的工作心態,「有工作該知足,沒想過這把年紀還有人會想到我,感恩!」

10多年前的談話性節目主持人如于美人、吳淡如,每集可以拿到8萬,小S、蔡康永「康熙來了」甚至每集可拿15萬(個人),但時過境遷,如今于美人的談話節目每集5萬,而她的「超級紅人榜」從製播到去年酬勞已經對半砍了,許多主持人也都如此。

薪水是當年的一半,但物價早已噴飛,這一來一往,真實呈現在台灣社會的體感貧窮。上述提到的,都還是在大浪中仍站得住的藝人,其實有更多人早已沒節目,被淡出綜藝圈。

以前的張菲、張小燕,都因為製作單位無力負擔原有的水位而讓他們提早退休。就算是如今的頂流胡瓜,也曾多次被製作單位要求共體時艱,他說,「我可以減,但有一個原則,如果把我減下來的主持費,拿去挹注節目,我沒問題,但削減我的錢,進電視台口袋,我無法接受」。

吳淡如、謝震武當年節目酬勞不低,後來也陸續降價,最後節目收攤。圖/年代提供

吳淡如、謝震武當年節目酬勞不低,後來也陸續降價,最後節目收攤。圖/年代提供

董至成游走兩岸,深感兩邊娛樂圈的不景氣,左為過去搭檔胡瓜。本報資料照片

董至成游走兩岸,深感兩邊娛樂圈的不景氣,左為過去搭檔胡瓜。本報資料照片

回台灣3年的董至成提到另一個話題,「現在通告費用少的可憐,幾千塊錢請你上節目,還得錄3小時。以前我價碼可高了,沒好幾萬怎可能請到我,現在就求溫飽,還是夠的,絕對比上班族好太多了。」

綜藝圈,區分「主持人」和「通告咖」,通告咖的酬勞遠少於主持人,便宜的2、3千元就有,到頂差不多2萬,因為費用不高,製作單位一般不會再要求降價,唯少數製作費低的節目會先告知狀況,打個折少1、2成,這狀況行之有年。

董至成說的,應該是當年他上綜藝節目的通告價碼落在2萬左右,而多年後,節目製作費愈砍愈低,大多找的是幾千元等級的通告咖應對,高酬勞的資深藝人的空間大幅縮水,要不就是他降價求售,不然,就是節目愈接愈少。

他疫情前本已轉往大陸發展,花了2、3年打通各地製作公司人脈和資源,沒想到一場疫情襲來,他回台灣碰上妻子求去,家沒了、工作也丟了。在台灣留了3年,以為疫情結束大陸恢復,結果出發走了一趟,發現那邊狀況已然驟變。

他表示,「到了那裡,大學生、底層工人至少一半以上陷入失業,我走了一輪跟過去合作過的公司聯絡,發現北、上、廣、深圳重要城市的製作公司、傳媒一半倒閉,就連當年我在北京簽約的經紀公司也不見了,現在都改直播賣貨。」

無論是娛樂圈,或是整個社會,這20年的一整個世代,是好是壞冷暖自知,大家只有勒緊褲帶,繼續前行。

(★「udn星級評論」專欄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

葉君遠

葉君遠

一次意外,搭上坐看繁華的雲霄飛車人生,過程有俯衝、有驚險,當然也有徐徐微風。熱愛這個工作,因為每天游走不同綜藝攝影棚,遇見不同的新鮮事,也因為工作,讓我走遍大山大水,體會幸福的每一刻,工作是食物,旅行則像呼吸,兩者對我來說,缺一不可。

最新文章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