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CE轉型解析/用「蠶食轉型」保留可愛 找回帥氣的初衷

2018-12-22 13:40大娛樂時代 陳皓嬿

圖/擷自臉書
圖/擷自臉書

「TWICE轉型解析/TT紅翻天 JYP卻用SIGNAL毀了她們?」一文最後,我們提到Twice的正規專輯改版主打歌〈Heart Shaker〉,因為是由歐美作曲家創作,少了過去Twice歌中「撒嬌」、「嬌媚」等亞洲女孩才有的元素;而這個「去甜美」的爽朗風格,成為2018年Twice幾首主打歌的定調。

我們先來看Twice在2018上半年發行的作品:

第二次轉型二次修正:〈Candy Pop〉、〈What is Love〉、〈Wake Me Up〉、〈I WANT YOU BACK〉的清新爽朗風格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如前段所言,整個2018年Twice「去甜美的爽朗風格」唱法幾乎固定了,沒有再做太多的調整,2018年幾首主打歌也如前篇末段提到的,除了〈What is Love〉和〈BDZ〉由朴振英作曲外,其他作品都是歐美作曲家的作品,風格一致許多(沒有撒嬌元素)。

因此接下來的討論我會把重點放在「視覺」的調整上。

日本第二張單曲《Candy Pop》和南韓第五張迷你專輯《What is Love》基本上會被我歸在同一個風格,這個時期的Twice主題大概是「糖果」,因此用了大量鮮豔的色彩,不過服裝穿搭上還是延續之前YA片的美國青春少女路線,只是用色更大膽。

《Candy Pop》封面。 圖/擷自naver
《Candy Pop》封面。 圖/擷自naver

《What is Love》的專輯封面。 圖/擷自臉書
《What is Love》的專輯封面。 圖/擷自臉書

《Candy Pop》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Candy Pop》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What is Love》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What is Love》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這個清新爽朗時期的Twice仍是可愛的(應該說,她們暫時不會脫離可愛兩個字),但你可以從妝感上區分出這是「淘氣俏皮的可愛」,跟之前「軟萌粉嫩的可愛」或「古靈精怪的可愛」並不一樣。

看一下《Candy Pop》的成員概念照,同樣是一身紅衣,再對照回《the Story Begins》的嘻哈造型,感覺是否大相徑庭?

《the Story Begins》概念照。 圖/擷自推特
《the Story Begins》概念照。 圖/擷自推特

《Candy Pop》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Candy Pop》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而《What is Love》的眼妝和《Signal》時期比較接近,都使用大地色系的啞光眼影,且不強調臥蠶的打亮,但又比《Signal》的顏色再深一些、暈染的範圍也更大,加重的妝感使她們看起來比一年前更加成熟。

專輯同名主打歌〈Candy Pop〉跟〈What is Love〉的MV對照起來也很有趣,先來看影片(上方是〈Candy Pop〉MV,下方是〈What is Love〉MV):

同樣玩角色扮演,〈Candy Pop〉的目標受眾大概是小女孩?服裝跟故事情節走回和〈TT〉類似的娃娃路線,Twice扮演了少女漫畫(根本就是小魔女DoReMi的翻版吧)人物,編舞上也仍有小碎步動作。

〈What is Love〉的受眾設定則老得多,它cosplay了和〈Cheer Up〉相同的電影梗。不過〈Cheer Up〉選的電影感覺只是單純為了cosplay而找了和Twice成員形象相符的角色來搭配,〈What is Love〉選電影的方向則很明確,找了多部探索戀愛的經典電影,緊扣「What is love」的命題。

令粉絲意外的是,《What is Love》同名主打歌再度由朴振英操刀,因此MV還沒播出前,粉絲都很擔心朴振英會不會重蹈《Signal》覆轍,寫出一首Twice唱來尷尬、很難紅的「怪歌」。

沒想到,這次連朴振英都「自宮」,放下他最擅長的復古騷靈音樂,寫了清新爽朗的曲調給Twice。

大概這位製作人終於摸索到在「他想賦予Twice的個性」和「廣大粉絲期待Twice應該要有的模樣」之間的那個平衡點是什麼了,他改掉《Signal》時犯下太過躁進前衛的失誤,讓Twice「蠶食」式地一點一滴轉型。

怎麼個蠶食轉型?我們接著看下去。

真正要算得上「清新爽朗風」,特別是明顯「爽朗」的特質,我覺得是2018年中Twice在日本發行的單曲《Wake Me Up》和翻唱傑克森五人組(Jackson 5)的經典《I Want You Back》。

也是從這個點開始,JYP開啟一個非常好玩的操作:讓專輯封面視覺跟歌曲和MV略微「脫軌」,常常讓粉絲光看專輯封面以為是這種風格,歌和MV出來之後卻是那種風格。

我們姑且稱其為「一次改一項」轉型策略。如果你記得以前念書上過的實驗課,老師有說,每次實驗只能有一個可改變的「操作變因」,剩下其他變因都是「控制變因」,必須要維持不動。

所謂「蠶食轉型」就是這個邏輯。

以《Wake Me Up》來說,視覺跟歌曲的印象落差就非常大。其專輯封面是這種「華麗時尚」的成熟風格,就是你在麗仕洗髮乳廣告常會看到的場景,讓你預期歌曲會是像少女時代《PAPARAZZI》那樣強烈的作品。

《Wake Me Up》專輯封面。 圖/擷自臉書
《Wake Me Up》專輯封面。 圖/擷自臉書

《Wake Me Up》概念照。 圖/擷自官網
《Wake Me Up》概念照。 圖/擷自官網

結果沒想到MV出來後,同名主打歌〈Wake Me Up〉竟是超有精神又陽光、替社會新鮮人加油打氣的歌,曲風爽朗到一個不行:

而《I WANT YOU BACK》的專輯封面是同樣成熟、時尚、大器的時裝舞台:

《I Want You Back》專輯封面。 圖/擷自官網
《I Want You Back》專輯封面。 圖/擷自官網

但MV跟歌也是沒有最爽朗只有更爽朗!(Jackson 5本來也就不是走什麼時尚霸氣的路線,又不是碧昂絲)而且我非常訝異在背景音樂比她們平常的電子舞曲還要簡單的情況下,Twice卻有別以往,在這首歌展現渾厚飽滿、有力卻游刃有餘的聲線。

Twice過去並不是沒有詮釋過 Soul、Funk 或 Doo-Wah 這類黑人靈歌,2016年8月她們在洛杉磯的 KCON 特別舞台,曾演出在 Sixteen 選秀生存戰時表演過的曲目〈Uptown Funk〉,那時候的聲音還是軟弱無力、太過輕柔的狀態,像小孩開大車,無法駕馭這類要踩在重拍上的歌曲:

不曉得這算不算是Twice「準備好要轉大人」的信號?

第三次轉型:〈Dance the Night Away〉、〈BDZ〉、〈Yes or Yes〉的帥氣力道風格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在維持唱腔不動的前提下,2018下半年Twice推出三張新專輯《Summer Nights》、《BDZ》和《Yes or Yes》,皆引起粉絲熱烈的討論,因為她們在編舞上棄小家碧玉,舞步變得大動作且充滿力度,算是出道以來相當大而令人有感的改變。

這三張專輯釋出的封面和概念照仍舊和歌曲風格脫離,以致於觀眾在MV首播的當下既錯愕(因為猜錯了)又驚喜。特別是,這三張專輯一開始出現的印象都是在暗夜、黑暗中,因此大家一直覺得歌曲可能是比較性感、詭譎、有點殺氣的路數。

但別忘了,Twice的轉型有多小心翼翼!當「保留粉絲最熟悉的元素」是不可動搖的天規時,不管Twice怎麼轉型,都一定還是會有一個核心固守在那裡,告訴你「Twice就是Twice」啊!

《Summer Nights》是《What is Love》改版專輯,也是Twice第一次推出的夏日專輯,它的專輯預告照長這樣:

《Summer Nights》預告照。 圖/擷自臉書
《Summer Nights》預告照。 圖/擷自臉書

和前面《Wake Me Up》味道有點像,閃亮的背景加上成員們身穿小禮服,讓人猜測曲風是不是華麗的夏夜祭典、派對風格。

在某次MV還沒公開前的直播中,也曾有粉絲問Twice隊長志效「這次成員穿上泳衣跟無袖上衣拍MV,所以Twice要走性感路線了嗎?」,志效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Twice是絕、對不可能走性感路線的」,對自己的團體定位非常清楚界線在哪。

一旦跨足性感那條線,Twice就不再是Twice了。前車之鑑我們之前在性感女團Stellar的故事中看過,是血淋淋的教訓。

果然,主打歌〈Dance the Night Away〉MV出來讓粉絲預測落空,歌曲還是陽光爽朗的路線(笑)!可是編舞和之前的Twice舞有巨大差別,〈Dance the Night Away〉動作強而有力,過去細碎的動作幾乎都沒了:

下面影片是〈Dance the Night Away〉舞蹈的完整版。可以看得出來舞步比之前激烈很多,不僅四肢完全展開,腿部的動作也不再只是小跑小跳起立蹲下而已,有許多要真的跳踢、抬90度的動作(舞台上的沙都飛起來了)。

新的改變沒趕跑觀眾,反而讓粉絲大為激賞,不僅首播橫掃各大音源榜一位,還用歷史新高分拿下六大音樂節目的冠軍,專輯大賣30萬張。

有了〈Dance the Night Away〉打前哨戰後,Twice緊接著在日本推出正規專輯《BDZ》。《BDZ》是推土機bulldozer的縮寫,同名主打歌再度由朴振英操刀,他受訪時表示這是一首「象徵Twice用推土機推倒高牆,展開全新的開始」的歌;我認為,這段話也明確預告「Twice就是要轉型了」。

來看看《BDZ》的專輯封面跟成員概念照:

看起來很殺的《BDZ》專輯封面照。 圖/擷自臉書
看起來很殺的《BDZ》專輯封面照。 圖/擷自臉書

《BDZ》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BDZ》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照片一釋出,別說軟萌了,幾乎快跟可愛掛不上關係了!成員穿上運動風格跟軍裝風格的衣服,畫了眼神很殺的妝,這100%就是帥翻的girl crush路線不是嗎?

MV首播時,前幾秒粉絲還很興奮,因為場景是烽火連天的暗夜,由成員Sana嚴肅地唸著旁白,感覺接下來會是很搭戰爭片、槍戰片的旋律。

但不是。

主歌一響起,呃,抱歉,還是活潑開朗的曲調,場景忽變,是有點kuso搞笑的搶救人質大作戰故事,搭配頓點明確、大動作俐落的俏皮舞步,Twice仍舊是〈Dance the Night Away〉的那版Twice:

最後(終於最後了),再看Twice11月剛發行的最新轉型作、第六張迷你專輯《Yes or Yes》。

個人認為,這張專輯最有趣的地方是視覺跟歌曲算是對上了,但舞蹈又跨了一大步,跑得更前面一些。

這是《Yes or Yes》的專輯封面,我想這應該也是第一次專輯封面做得這麼素,還大膽地把Twice的臉放得這麼小吧,只佔畫面的十分之一,讓人感到強烈想跳脫「主打美貌」的印象。

《Yes or Yes》專輯封面照。 圖/擷自臉書
《Yes or Yes》專輯封面照。 圖/擷自臉書

成員概念照則是以黑幕為背景的華麗賭場。和之前比起來,可愛的元素真的被弱化許多:

《Yes or Yes》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Yes or Yes》成員概念照。 圖/擷自臉書

〈Yes or Yes〉的MV開頭和〈BDZ〉一樣詭譎不安,但音樂響起後,也跟〈BDZ〉一樣,是令人安心的爽朗曲調!(又讓大家猜錯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我猜這大概已經變成JYP讓Twice從可愛轉型到有個性的固定套路了)

再讓我們看看〈Yes or Yes〉的舞蹈:

〈Yes or Yes〉的編舞有很多需要力道甩出去、丟出去的動作。例如一開始前奏要把整個上半身往後丟坐、主歌開頭需要把臀部或肩膀往兩側甩、 副歌要把手臂丟出去,主歌第二段得快速抖胸跟向下甩手、Bridging髖部要很有力才做得出來的螃蟹抖腿。

跟〈Dance the Night Away〉只要把重拍頓點明確做出來不同,〈Yes or Yes〉大部分動作都要仰賴核心肌群去帶動胸腔、腹部跟四肢,核心不夠有力是跳不起來的,也因此影片中成員跳完個個都很喘,甚至還累到得在原地蹲一下才站得起來。

把〈Yes or Yes〉跟最紅的〈TT〉拿來比對可以發現,這兩年間馬不停蹄工作、頻繁回歸的打工少女Twice,真的走得蠻遠,到可以和軟萌可愛拉出明確距離了。

《Yes or Yes》的轉型成績如何?

MV首播後一個月,觀看次數已經準備破億,同樣於所有音源榜橫掃實時榜、日榜跟周榜的冠軍,並在強勁對手如EXO、Blackpink等藝人環伺之下,拿下三個音樂節目的一位、一個二位、一個三位,專輯銷量維持過往成績,賣超過30萬張。

當紅旗艦商品,沒有不能轉型的道理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在記取《Signal》太過強硬躁進而功敗垂成的教訓後,JYPE透過「轉型三部曲」的主打歌操作,將Twice帥氣、健康、有個性的特色,以一種不違和、不讓人不舒服、不破壞大家最愛她們可愛清新特質的前提下,花了三年,終於從初出道的〈Like OOH-AHH〉舞台慢慢帶回她們的身上。

先打好人氣的硬底,再回過頭細細修型,不管這個世界喜歡你討厭你什麼,都清楚知道自己的風格跟特質而不被動搖,也毋需與其衝撞或說服,只待看準恰當的時機、形塑適當的氛圍後,再慢慢舒展出「自我」來。

(我認為Twice每張專輯的非主打歌也扮演了重要的市場試水溫角色,有機會再另外寫一篇來聊)

這是扛起公司飛漲股票責任的大勢女團,謹慎而大膽的作風。

有這層底氣,在正式演出場合吐果汁、扮醜或放飛自我,真的都只是無傷的小菜一碟,甚至對接下來繼續擴大展現自我的她們加分。

從Twice成員「九人九色」的角度來說,在自己的特色和團體當前風格對不上時,先收斂等待也是重要的功課。

讓我們看回文章一開頭提到愛亂用臉的「俞又亂」定延,她可以說是Twice的轉型指標。

定延一直以來的形象就是短髮帥氣的girl crush擔當。

從出道前就一頭搶眼短髮、在Twice擔任第三主唱和帥氣girl crush角色的她,在選秀競賽中是排名前段,歌唱表演實力和投票人氣分數都很高的成員。

可是因為定延的嗓音比較渾厚有力,較缺乏柔軟可愛的元素,因此在Twice早期走軟萌路線時,她分配到的歌詞秒數一直都不多。

別說不到第三主唱該有的份量,甚至還比非主唱但聲音形象皆可愛的成員如Sana、Mina來得少(而且越來越少),喜歡她的粉絲每次回歸也都很心疼她被邊緣化。

當第一主唱志效跟第二主唱娜璉在主打歌往往有少則20秒、多則60秒的分配時,定延除了〈Knock Knock〉時期分到21秒之外,其他曲子她的分配秒數都在15秒以下。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圖/大娛樂時代提供

一直到〈Dance the Night Away〉開始往力道方向轉型,定延的秒數才超過15秒,並終於在〈Yes or Yes〉拿到31秒的分配。

和秒數同步變化的還有她的髮長跟人氣。

在Twice發行《What is Love》之前,定延的造型都是短髮,極短的時候甚至是小男生的髮長,所以還因此被叫「定哥」,讓她相當難過。

由於帥氣擔當在Twice不若可愛討喜,定延在南韓的人氣雖然一直保持在前段班,但在海外或跨國平台的觀看次數跟知名度始終不高,粉絲直拍數量跟專屬社團也少得可憐,跟全球人氣王子瑜一比,常常連她的一半都不到。

雖然定延私下表示過自己的個性其實很女生、並不man,說她也想像其他成員一樣把頭髮留長,但都遭公司否決。

可是《What is Love》發行之後,定延的「髮禁」解除了。

她在2018下半年轉型三部曲中,有了頭髮及肩甚至接髮過肩的造型,加上本來就精緻的五官,近期每次回歸都令粉絲驚豔,說她越來越漂亮,YouTube上的單獨直拍影片排名也不斷往前。

定延「髮禁」解除,越來越漂亮。 圖/擷自kpopping.com
定延「髮禁」解除,越來越漂亮。 圖/擷自kpopping.com

我忍不住做了以下推測:

如果說「帥氣有個性」是Twice原本想走,卻因為市場反應而不得不先放在一邊的核心形象,那麼在可以大方展現這個特質的時機到來之前,這個形象就得先濃縮,暫時存放在某個成員身上。

她就是定延。

在對的時機來臨之前,定延這艘「帥氣保種」的「諾亞方舟」必然不能留長頭髮、讓自己往女性柔美的方向發展。

因為一旦「帥氣個性」形象完全消失在Twice中,觀眾將不再覺得該元素是Twice以生俱來的一部分,日後Twice也很難再將「帥氣個性」撿回來,可能只得一路萌下去。

而當Twice全員漸漸在轉型過程中,培養出能耐去駕馭帥氣的特質跟角色時,定延便能卸下保種任務,開始展現自己女性化的一面,和其他成員取得新的平衡。(從最表面的髮型來說,至少娜璉、Momo、志效、Mina、彩瑛都嘗試過短髮造型了,不過沒有定延短就是了)

因此,從定延的存在感配比和形象調整,可以間接過程Twice的轉型進程,當然更別提分配秒數極稀少(有時候一首歌只分到五、六秒的程度)的rap組彩瑛跟多賢,我相信Twice年紀再大一點、更往成熟的方向轉型時,她們的重要性和存在感會越來越高的。

看看下方Twice的「第一期粉絲會員招募」和「第二期粉絲會員招募」的宣傳照轉變,就已直接地說明Twice風格轉型的企圖了。

圖/擷自naver
圖/擷自naver

圖/擷自naver
圖/擷自naver

花了近兩萬字細述Twice的風格轉變歷程,只是想傳達一件事:

如果哪天有人跟你說,一家公司的當紅旗艦商品絕對不能轉型不能動,請跟他說說Twice細緻的轉型故事。

※本文經作者陳皓嬿授權使用

星聞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TWICE 趙詠華 宋慧喬 比基尼 蔡允潔 鄧紫棋 林依晨 宋仲基 勝利 賴雅妍 周子瑜 孫安佐 Kiwebaby 走光 周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