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妹主播公開「一劍浣春秋」真面目!老司機集體朝聖

無關黑白,只有自我 – 庫伊拉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2021-09-13 18:30噓!星聞 普羅米修士

早在二月,就有朋友傳來了《庫伊拉》(Cruella)的前導預告片要我瞧瞧。

無獨有偶,在四月時又有另一位朋友傳來了《庫伊拉》的另一部預告片。這位朋友還問道: 「你覺得庫伊拉是什麼主星坐命?」(有些人就是入戲頗深!)

六月初又有朋友提醒我:「電影快上演了,要不要分析一下惡女庫伊拉的主星?」(可惜後來受到疫情的影響,電影只在串流影音平台上映!)

既然中文片名都已經叫做「時尚惡女」了,那麼重點必然就是「惡」了!最偷懶的作法,就是把古書的那一句「殺破廉貪俱作惡」搬出來應付!(反正這些主星根本也不在乎自己被當成惡人!)

但是電影中只有庫伊拉配得上「惡女」這個稱號嗎?若要比起來,庫伊拉的對手-男爵夫人的惡行也不遑多讓!

虎母無犬女

所謂的「惡」,必定是在行為舉止上有些異於常人之處。從另一個觀點來看,便是能夠突破社會常規或是一般人在道德上的自我克制,做出其他人不太敢做的事。

所以一般人所認定的「惡」,通常不會只有念頭,而是必須有實際的行為或是行動的表現。因此,「惡」的背後除了有殺破廉貪這些行動派的主星之外,更要加上具有不同程度殺傷力(暴戾之氣)的煞星,來產生推波助瀾的效果。

在命理的理論中,有些主星與煞星的組合代表明顯的暴戾之氣;例如七殺、破軍與擎羊、鈴星的組合。兩星與擎羊的結合叫做「劇鬥」(正面衝突),與鈴星的結合叫做「暗鬥」(背後下毒手)。

庫伊拉

命宮組合-破軍、擎羊(子位,對宮廉貞天相)

子位的破軍又稱「英星入廟」格,和午宮的破軍皆是破軍系列中較佳的組合。除了具有高人一等的才華,並配備開創事業的爆發力與衝勁,能夠創造流行的風潮或是抓住時代的脈動,為自己帶來名聲並且快速地崛起。

或許有人要問:「那麼艾絲黛拉呢?她和庫伊拉的區別或關係是什麼?」

從外在的形體來看,艾絲黛拉就是庫伊拉。而在庫伊拉的眼中,艾絲黛拉是無力將事情搞定的弱者,也是她必須擺脫的軟弱過去。

但如果從命理的角度來看:庫伊拉代表命宮的本性-破軍、擎羊,艾絲黛拉則代表必須修飾以示人的遷移宮-廉貞、天相。一如庫伊拉在劇中的兩面性:艾絲黛拉代表象徵溫和、光明、守規矩的白,庫伊拉則代表象徵仇恨、暴力、叛逆的黑;也就是子位破軍會有的雙重個性傾向。

而每個人的第一大限(童年時期)就是純然本性的表現。

細數庫伊拉的童年行徑,就是破軍的不按牌理出牌,以及破軍加擎羊的以暴制暴。

庫伊拉在前導預告片就已說道:「從小我就意識到我對世界的看法與其他人不同!」

在她替玩偶穿衣服時,養母提醒她:「不是那個圖案,妳必須依照這個圖案,凡事都要按照規矩來。」但是庫伊拉嫌玩偶的衣服很醜,一把將它撕裂,展現破軍破壞與消耗的本質。

養母對她的教養是不斷地提醒她: 「要有禮貌、要乖、要友善!」,但是庫伊拉不斷訴諸暴力解決霸凌的作法,終於被學校開除。

庫伊拉自己也說:「我挑戰的不是她(養母),而是整個世界!」

那麼雙重個性當中的廉貞天相,什麼時候才會出現呢?

當子位的破軍在第二大限走到兄弟宮時,個性便會有所轉變,也是一般人所認知的青春期。而第二大限走到兄弟宮,大限的主軸便是同儕間的相處。(如果第二大限走到父母宮,大限的主軸通常就是親子之間的相處與互動)

而第二大限命宮的主星是亥位的太陽。太陽是一顆關注於同儕關係的主星,因此庫伊拉和賈斯伯、赫瑞司共同生活,相依為命。而同宮的祿存,也讓她的個性轉為保守、溫和。

因此,當開始染髮,代表她進入第二大限;要將庫伊拉隱藏起來,不再衝動惹事,乖乖地當個艾絲黛拉。

但是亥位的太陽畢竟是落陷的主星,也代表這種同儕關係是依附在一種上不了檯面的本質。因此三人所組成的是流浪街童團,並以聯手竊盜維生。

男爵夫人

命宮組合-紫微、七殺、鈴星(亥位)

七殺本就是一個自律性高的控制狂,而控制的背後,就是確保事情會依照他們的預期來發展。而怕麻煩的個性,總希望做事能一次到位;一再延宕或是遲遲無法有具體結果的情境,總是會令他們焦慮,甚至抓狂。

當男爵夫人的助理交代庫伊拉要準時上班時,特別提她: 上班時間是清晨五點。(不知是否要暗示男爵夫人工作室是「壓榨勞力與智力的血汗工廠」?)

當庫伊拉依約在清晨五點上班進入工作室時,整個工作室已是人馬雜沓、人聲鼎沸。

男爵夫人自己在偷懶、睡覺嗎?並沒有!

她還要向所有員工精神訓話一番!(看來男爵夫人治軍嚴謹!)

自律性高的人或許可以要求自己清晨五點起床工作;但是要求員工清晨五點上班,大概也只有極度控制的七殺才說得出口。

既然不到清晨五點就起床工作,中午需要小睡片刻也是可以理解。但是男爵夫人的小睡片刻,卻是以分鐘來計算,時間一到便即刻起身,繼續工作或進行下一個行程。既然連自己的休息時間要精準計算、嚴格執行,又怎能容忍員工較為寬鬆的工作作息呢?

因此男爵夫人看著員工休息時,就會喃喃自語:「是的,去吃午餐吧!你們這群懶惰的笨蛋!」對員工而言,午餐是休息也是放鬆情緒的時刻;但是對於在車上解決午餐的男爵夫人,可能期待員工們像她一樣,用最短的時間解決午餐,然繼續工作,為她賣命。

紫微七殺的組合,本質上就有個性霸道、獨斷獨行的特質,自我主義觀念濃厚;甚至欠缺家庭觀念,因此不適合婚姻生活。這種個性如果是往符合世俗價值的方向發展,就會成為企業、軍隊中帶兵遣將的領導者;如果朝驚世駭俗的方向發展,則可能成為一方之霸的幫派首領。

這種自我主義的極致發展,就會成為只關注自己、輕忽他人;而紫微七殺原本就有對事積極,但對人冷漠的傾向,加上鈴星更形雪上加霜。因此男爵夫人唯我獨尊、冷血的個性也就不怎麼令人意外了。

她割傷了艾絲黛拉,卻視若無睹,也毫不在意;大發脾氣甩椅洩憤時誤傷了僕人,卻抱怨僕人擋道;更不用提她特意用香水噴保鑣喬治的眼睛,以及用電擊棒電擊僕人,來表達自己對於眾人的不滿意。

「不喜歡小孩」本就是七殺的天性。男爵夫人得知自己懷孕後卻不開心,生下女兒後要求男僕約翰將她「處理掉」,也就不足為奇了。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一山難容二虎

在電影中,庫伊拉以一句「十年過去了」交代了她的青春期,也意味著她的第二大限已結束。

從命理的角度來看,庫伊拉第三大限命宮的組合是武曲、陀羅(對宮貪狼)。由保守、溫和的第二大限轉為較陽剛、積極的第三大限,雖然並不像第一大限原始、躁進的本性,但也不會是個乖乖聽話、守規矩的大限。

大限的轉換讓庫伊拉有所感應: 「覺得自己該做點什麼事,卻又不知道那是什麼?」

破軍的草根性,堅信只要努力,必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因此得到利伯提(Liberty)的工作機會時,她也不介意由最低階的工作開始做起。

武曲是一顆聽命行事的主星,有了煞星陀羅,雖然蠢蠢欲動但也不似擎羊般地躁動;而對宮貪狼的表現慾望,讓她不斷地想要藉機向人展示自己有才華的一面。藉著酒意將利伯提的展示櫥窗大肆改造,卻因此引起男爵夫人的注意,而得到她夢寐以求的工作機會。

進入男爵夫人工作室,庫伊拉努力工作。工作表現受到肯定之後,她又到攝政公園的噴水池前,悼念養母:「我真的很想成為妳想要的艾絲黛拉,而且大致符合了!」-也就是低調、出人頭地!

但是,如果這些也是庫伊拉想要的,就不會是「妳(養母)想要的艾絲黛拉」了!

破軍畢竟是破軍,一切平順並無法讓它滿足!(破壞才是!)

表面上,庫伊拉破壞的是男爵夫人的事業。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庫伊拉也破壞了艾絲黛拉-那個包覆在外用以示人的溫和形象,以及養母希望的乖小孩。

這個過程並不是一步到位,而是藉著破壞男爵夫人在事業上的三個重要活動,逐步完成。

黑白舞會

其實庫伊拉只是想藉著舞會將家傳項鍊拿(偷)回來,不僅因為項鍊是養母生前交代她要好好保管的重要物品,也是她與養母之間的重要情感連結。

對於賈斯伯與赫瑞司而言,把項鍊拿(偷)回來並不難,但是要有人同時進行聲東擊西、轉移眾人焦點的任務。

在構思與討論的過程中,賈斯伯提醒艾絲黛拉(也就是尚未完全蛻變成為庫伊拉的艾絲黛拉),她會被男爵夫人認出,甚至於工作不保,因此力勸她放棄。但是艾絲黛拉執意要將項鍊奪回,於是構思讓庫伊拉去分散保全的注意力。

這個時期,艾絲黛拉仍是主導者;在其他人的眼中,她仍是那個尚未蛻變的艾絲黛拉。庫伊拉只是聲東擊西、轉移焦點的權宜之計,必要時才會出現。

但是在大鬧黑白舞會之後,庫伊拉終於明白: 男爵夫人不僅拿走了家傳項鍊,更是殺害養母的元兇。因此在情感上有更多的理由,讓她用盡心思對付男爵夫人,奪回家傳項鍊。

春季系列的展示

大鬧黑白舞會之後,艾絲黛拉消失,庫伊拉開始主導。就像庫伊拉對童年玩伴安妮塔(也是報社記者)的解釋:「我不是艾絲黛拉,她已經消失了,我是庫伊拉!」

庫伊拉本來是艾絲黛拉在黑白舞會的權宜之計,但之後卻成了常駐在艾絲黛拉的身上;而艾絲黛拉只有在她去男爵夫人工作室工作時才會客串出現。

庫伊拉開始強力主導, 倨傲的姿態破壞了夥伴間(賈斯伯與赫瑞司)原有的合作默契。剛開始他們只是覺得她無禮,但是念在她受到喪母之痛的影響,勉力支持。但是一直接受庫伊拉無禮、蠻橫、霸道的對待,男性成員開始感到厭倦了!

其實這也是破軍常會有的交友問題:翻臉像翻書的情緒波動,當然也會反映在與朋友的相處上。當其他人不知如何面對破軍這種動輒翻臉的情緒性反應,只好保持距離、敬而遠之;兌現僕役宮的暗星巨門-易犯小人,難得知心益友,不知不覺中將身旁的人全都變成了自己看不順眼的暗黑小人!

黑白舞會上的庫伊拉只是初試啼聲,修改了男爵夫人的作品,卻讓原創者大感驚艷。但是在男爵夫人的春季系列展示之前,庫伊拉不斷利用男爵夫人出現的場合,展開一系列的挑釁;除了展現自己創意與設計的天分,同時也挑戰男爵夫人時尚教主的地位。

男爵夫人的作品及裝扮,走的是氣派、華麗的路線;庫伊拉則是走頹廢、搞怪、破壞的風格。尤其是由垃圾車倒出一堆破布(包括庫伊拉),但破布最後卻成了庫伊拉禮服的裙襬,隨她揚長而去,並吸引眾人驚異的眼光!

無論是在時尚界的地位、知名度,或是作品的風格,庫伊拉與男爵夫人的比拚,頗有破軍對決紫微的架式。也難怪庫伊拉在破壞男爵夫人的春季系列展示,回到家中喃喃自語道:「The Queen is dead!」

慈善晚會

在得知自己真正的身世之後,庫伊拉的確經歷了自己所提到的「悲傷的歷程」- 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報復。

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庫伊拉試圖修補先前被自己破壞的夥伴關係。從獄中救出賈斯伯與赫瑞司後,庫伊拉大打親情牌(家庭牌) – 用「你們是我僅有的家人」來說服兩人與自己重修舊好。也再度展現雙重個性中的廉貞與天相,彷彿艾絲黛拉又回來了!

圖/擷自IMDb
圖/擷自IMDb

雖然庫伊拉回到攝政公園的噴泉前,對養母悼念時說道:「我不是可愛貼心的艾絲黛拉,儘管我盡力了,我始終不是!我是庫伊拉,天生聰穎,天生愛使壞,加上一點瘋狂…」但是「瘋狂」只是她展現個人風格的方式,骨子裡卻未必瘋狂。

子位破軍的福德宮必然是紫微天府的組合,除了理性、務實、保守之外,更帶有霸道與霸氣,這也是庫伊拉這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底氣來源。

細數庫伊拉的終極報復手段,其實是經過精密的算計。安排所有人扮成庫伊拉的風格,用群體的力量製造壓力,打擊男爵夫人的信心;將艾絲黛拉名下的財產全數轉由庫伊拉承接;設計自己以艾絲黛拉的形象出現,並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男爵夫人謀殺,製造讓男爵夫人入獄的罪名。

報復及摧毀,並不需要犧牲生命,而是讓對方一無所有!

要摧毀的,不是只有對手,也包括阻擋自己前進的障礙!

無關黑白,只有自我

相較於庫伊拉戲劇化的身世與劇烈起伏的情緒,男爵夫人雖然態度高傲,但是七殺的「冷」與鈴星的「酷」讓她冷靜自持,少有狂喜狂怒的情緒表達。

以一般普羅大眾用普世價值的觀點來檢視男爵夫人,大概都會認為她冷血、沒人性,動輒傷害生命,是個大奸大惡之人。

但是,如果以男爵夫人的觀點來看: 身旁盡是一些無能之輩,值得珍惜嗎?僕役宮並無主星,而是借對宮的天機、天梁,從她的視角來看: 員工、部屬、合作夥伴盡是只出一張嘴,毫無行動力的廢材,毫無可用之處。

她對商業上的合作夥伴直言不諱,如數家珍般地描述他們偷雞摸狗的勾當與無能之處。

介紹她的律師羅傑時,她輕描淡寫地說道:「這是一個沒有能力的人!」

對於前來分析案情的警察局長,她冷冷地說道:「謝謝你的寶貴時間,以及一如往昔的無能!」

慈善晚會舉行前,她對於保鑣還沒找到庫伊拉大表不滿:「為什麼我是唯一有能力的人?」

僕人約翰說出了她的心聲:「一定非常地累人!」

(身旁盡是無用之人,搞得自己事必躬親,當然非常地累人!)

當仍是艾絲黛拉主導個性的庫伊拉貼心地替她準備午餐時,男爵夫人感嘆:「終於來了一個有能力的人!」

而這個在她眼中屬於少數有能力的人,卻是承接了她的個性與特質!

相對於對其他人多是命令、斥責或是嘲諷,男爵夫人對於庫伊拉其實是另眼相待。當庫伊拉完成春季系列展示中的精心巨作時,男爵夫人邀請她一起喝酒慶功,並且用訓斥的口吻鼓勵她。

妳對我很有幫助,如此而已;一旦妳沒有用處,就只是塵埃罷了!

妳不能在乎其他人,其他人都是障礙!

如果妳在乎障礙物的渴望或感受,妳就完了!

如果我在乎任何人或事,我可能就完了;就會像許多優秀的女人一樣,才華被埋沒,滿腹委屈!

妳的才華足以創立自己的品牌,但問題在於妳有沒有殺手級的直覺!

…關於庫伊拉,我很矛盾,她才華洋溢,大膽又出色;但她偏要搞得你死我活,我只好選擇我活!

這段話其實就是男爵夫人唯我獨尊的人生觀!

生兒育女對她的人生目標毫無幫助,所以就像塵埃一般,沒有留存的價值。

雖然欣賞才華洋溢的庫伊拉,卻仍是她事業上的阻礙;動手掃除障礙(推下懸崖)也是理所當然。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喜歡仍是嬰兒小孩,自然也不喜歡已經長大成人的小孩,更何況這個小孩還處處找她麻煩!)

一時的挫敗,並不會讓走在武曲貪狼大限的男爵夫人就此收手,善罷甘休!

就此罷手,不會是殺破狼的本性!

※本文經作者普羅米修士授權使用

最新文章
+ 噓!超多
星聞
+ 噓!超多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想找誰

鄧佳華 李雲迪 汪東城 金宣虎 小禎 郭忠祐 董至成 黃明志 魷魚遊戲 杜忻恬 炎亞綸 丹尼爾克雷格 YouTuber 連千毅 胡瓜